关于人体摄影

人体摄影是非常敏感的话题,然而回避是不明智也是不可能的,面对逐渐成熟起来的中国人体摄影,于是也就有了下面的一些散乱的想法。短暂的历史和永恒的人体。

  人们在关注他们所生存的自然和人与人关系的社会的同时,人类的身体在当代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尤其是随着原始裸体习惯逐渐向文明过渡,人们在各种社会文化条件制约下小心地调节审美感、性感和羞耻感三者之间的美系,形成生活中相应的裸露界限与伦理尺度。在现实中的裸体"地盘"小而又小的情况下,人们便通过艺术进行宣泄一于是赞成人体可以作为一门艺术的观念认为:人体艺术是摆脱了服装标志等种族、职业、尊卑等外在社会特征而对人本身价值的赞美,是把人的形象提炼成最纯粹的、没有任何附加标志的"人"。我们暂且不说是否脱去了衣服就等于是对人体形象的提炼,仅从历史的渊源中体验人体艺术的发展关系,至少让我们看到了人体摄影作为一种社会的必然,所展示出来的强大生命力。

  160年前摄影诞生,面对有数千年历史的绘画、绘画中有无数经典的女性人体杰作时,摄影家,尤其是男性摄影家的勇气丝毫不小于在伊甸园中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迅速将镜头对准了女性的人体,不惜让裸体的女性在镜头前曝光几分钟,以满足感光度极低的底片要求。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是摄影师在举重若轻地拨弄了快门和光圈之后,留下的科学与艺术的结晶。摄影家镜头中的人体,从此便拉开了她的序幕,一时间让人目迷五色,不知所措。

  同时人们还发现,人体摄影不仅仅是摄影师单方面的实践,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也得到了女性本身的认同,并希望摄影师将自己的美丽以更多的方式记录在镜头中,留下足以珍藏的视觉记忆。比如早在1855年,摄影术诞生还不久的日子里,法国摄影师尤金·杜里尔就为女性留下过一些纪念照"套装",很像我们今天的女性写真留影后的组合。画面的左面是一幅比较大的女性肖像,右上角则是她的人体写真,右下角则是一幅女性和鸟在一起更为自然的照片。据说当时的一些大家闺秀很喜欢拍摄诸如此类的留影,并相互之间传阅媲美,成为一种使我们今天还不太习惯的时尚。

  即使是在传统的封建意识相当浓厚的中国,早在摄影艺术传入中国不久,就有摄影家开始对人体摄影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很多著名的摄影大师也都以能涉足人体摄影人领域而自豪。比如在半个多世纪前,一代宗师郎静山先生就创作过许多精美的人体摄影作品,并在世界上频频获奖,也为中国摄影留下了意味深长的话题。

  如今,不管摄影师镜头中的人体是一种梦幻般象征的符号以及迷蒙的、田园诗般的躯体,还是新鲜而充满肉欲的躯体有着如同混凝土、玻璃、钢铁板的质感;不管摄影师选择聚焦自己的身躯还是模特儿的身躯,是将朋友还是将情人作为拍摄对象;不管他们以直接逼近的纪实,还是付诸于激情的抽象或构成,或者是将人体转换为其他的生命形态,如风景,或是幻想……不管他们的动机是科学的,审美的,还是政治的,摄影师还是会发现人体无尽的潜在可能。

  也许,直接以人类身体本身作为实验对象的人体摄影恐怕是迄今为止最令人惊心动魄的艺术实践之一,它突破了地域文化等种种限制,已经成为全人类无可回避的话题。浏览这本弥足珍贵的人体摄影画册,回顾这次大展所经历的风风雨雨,一切恐怕都在不言之中了。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