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ler Tran:光与影的人体艺术

摄影是绘画之子,人体摄影在摄影诞生之初就有了。1840年,法国摄影师巴耶尔伪装成溺水自杀者的自拍照,就是一张摆拍的人体照片。美国现代摄影之父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在1900年代拍过人体。尤金·阿杰特、布拉塞在1920-30年代都拍过人体。安德烈·柯特兹在1930年拍摄过很著名的变形人体。就连布列松也有几幅人体摄影作品。欧美的人体摄影自摄影术诞生以来,出现了众多的杰作和大师:1920-30年代的曼·雷、爱德华·韦斯顿、赫伯特·李斯特,1940年代的哈里·卡拉汉,1950年代的比尔·布兰特,1970-80年代的罗伯特·梅普尔索普、拉夫·吉布森、让卢普·西夫,以及1950年代以来始终活跃在世界摄影界的人体大师吕西安·克莱格(1934—2014)。1920年代直到现在,长达100年,他们是100年摄影长河中最耀眼的人体摄影大师,都代表了自己时代人体摄影的顶峰。

  人体摄影的概念当然来自人体绘画,这是古希腊美学的伟大传统,讲求自然、纯粹的直观,超越于政治、社会、伦理的目的之外,是一种存在的热情,纯然之美。我们平常所说的人体摄影,是一个相当宽泛的概念,似乎所有以人体为创作对象的摄影都叫人体摄影。但是,荒木经惟的作品大多数都是私写真,简·索德克在地下室拍摄的人体并不注重人体之美而是表达社会观念,赫尔穆特·纽顿、理查德·埃韦顿的更多是时尚情色摄影,斯潘塞·图尼克拍摄成千上万的人体,那已经是行为艺术、景观摄影。他们作品更多关注的是性和别的问题,而非纯粹的人体之美,所以并不在我认为的人体摄影经典的范畴之内。

    近期将介绍欧美当代的人体艺术摄影,作品全集也将陆续更新在VIP群里。点击阅读原文获取入群方式。

  Kesler Tran美国时尚摄影师,现居洛杉矶及纽约。专业拍摄时尚,美容等摄影题材。他擅长通过逆光来表现若隐若现的女性躯体,以及暧昧不明的色调来凸显作品的情绪。色彩浓烈,即使只是看着这些图像,也能感受到烈日的炙热。

  

  天气变凉,暖意先从视觉开始蔓延。

  

  人体的思考不一定要借助完美的整体来表现。局部的片段特写,也可以使人体艺术摄影走向理想的彼岸。

  

  模糊的局部片段,通过局部变形产生一种错觉,使人体构成似是而非的变幻莫测的视觉诱惑。

  

  以人体的局部为拍摄重心,强调人体局部的趣味性或象征意义,以其更为细腻的描述或更为精确的提炼,构成局部特写的人体艺术摄影作品。

  

  Kesler Tran善于用镜头创造和讲述故事。他镜头下的模特自然、俏皮又充满了性感。

  

  Kesler Tran通过柔光等技巧,使模特成为合适的拍摄题材,同时借助了古典印相工艺的典雅精致的画面效果,产生古典浪漫的风格特征,直逼古典绘画中的人像效果。

  

  Kesler Tran很多作品保持全片的橙黄色调,让观影者仿佛也置身于阳光之下与模特一起沐浴阳光。

  

  摄影进入20世纪20年代以后,画意方式的人体艺术摄影渐渐退到了后台,但是摄影中的古典、唯美的人体永远是一种可以复兴的主题。

  完美的光线、影调和色彩,通过模特经典的完整造型,结合唯美的背景,逆光下,构成了具有画意色彩的人体艺术摄影作品。

  

  Kesler Tran镜头下的人体充满了诱惑和情绪,拍摄手法大胆,比起人物轮廓和细节,他更重视的是作品所需要传达出来的氛围,虽然止步于色情边缘,但依旧让人遐想连篇。

  他的人体作品给人最初印象是形式感,线条感,光影感。用逆光来拍摄,黑白的形式展现,主体和背景形成一定的空间感。水中模特的轮廓散发着圣洁的光芒,构图对称,线条优美流畅,柔美的同时形式感又很很强烈。

  

  人体之所以是最美的,是因为没有一种线条、轮廓比人体的线条、轮廊更生动、柔和、富于变化和富有韵律美了;也没有一种体积、形态比人体的体积和形态起伏更匀称、有力、更有弹性和更有节奏感了;更没有一种色彩比人体的皮肤色更鲜嫩、滋润、透明、更有光泽和更具生命的感觉了。

  人体是美的,人体艺术摄影是人体美的结晶。今天,由于人体美具有特殊的审美价值,除了雕塑、绘画外,人们已经在电影、摄影、芭蕾和体操、游泳、滑冰等艺术和运动中,用各种不同的语言去表现、创造、赞美人体美。它不仅给人们带来艺术美的享受,而且也陶冶着人们的审美情操和艺术趣味。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