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醉—中国裸体艺术的第一人

陈醉——中国裸体艺术的第一人


陈醉,学者、画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系第九、第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 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美术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理论研究室主任,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委,中国向联合国申报“非遗”评审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U3875P843DT20131217154546.jpg


陈醉先生以裸体艺术的研究与创作而被学术界和艺术界所熟知。尤其是他积几十年的探索和实践所塑造的人体形象,弥散着灵肉一体的香艳气息,早已成为他的艺术领域中极具特色的风格化符号。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艺术符号的形成与出现,标志着他的绘画与传统的人物画创作逐渐拉开了距离。同时也代表着当代人物绘画的先锋性,深深地打下了时代的文化烙印。

浓霜过后更知情


研究人体,在西方一直比较深入,且司空见惯,在中国就见得比较少了。陈醉先生功不可没,这个领域,他是个开拓者。在当代画坛,陈醉先生向来以敢写守度、敢破常规而被人津津乐道。他的绘画大胆而又自由、直白却富蕴藉,已然成为当代人物绘画领域的一个典型样本。实事求是地讲,我认为他更大意义还在于,以其扎实的学术根底和蓬勃的艺术激情,展现出中西合璧的文化追求和借古开今的革新精神,在很大程度上丰富和拓展了人物绘画的美学内涵。


陈醉先生是一位清醒而又担当的艺术家。他无意于去表现那些着染习气的古装仕女、逍遥隐士以及现代人物,而是以健康的裸体女性的形象探索着“美”的存在。在一篇题为《冰肌玉骨更堪怜》的文章中,他这样感叹:“健康女性的肌肤的确非常美,尤其少女白里透红的质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在陈醉先生的笔下,没有传统仕女的了无生气、没有都市女性的个性张扬、也没有邻家少女的含蓄羞涩,而是散发着天真的妩媚和纯洁,是充满着生机的性感和美感,是交织着复杂的情感和情绪。在比较系统地赏读了陈醉先生的人体画作之后,我认为其实他是以一种反抒情的方式进入绘画的。在他所营造的艺术空间里,扒光了层层的虚伪,让真相毕现、让真情流露、让真美呈现;他努力把那种香艳的美、俚俗的美、婉约的美转化成为一种“赤诚相见”的性情和“一丝不挂”的大雅。当然,他还以同样的方式告诉我们,美是一种可感可触的存在,生命是可以在本真中栖息的。








当代的人物画创作可以说是异彩纷呈,各占其象,各俱其格。陈醉先生描绘的大都是普通的女性,她们或卧或躺,或跪或坐,或尽情舒展,或顾怜自艾,以形体的千姿百态来展现情感的多元与善变。在人体的表现方式上,陈醉先生没有一味地追求体积,也不重视形体的把握,而是让人体适当变形,以腴、拙、稳来表现人物的气质。陈醉先生笔下的女性是美的,但这种美不以追求女性的秀气和灵动为圭臬。这是一种别致的美,美得真实而朴素、美得平凡又富有诱惑。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