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体遇上宋画,到底美不美?!

关则驹,1941年出生于中国广东省阳江县,中国著名画家。关则驹曾任广州画院高级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广东分会理事,广东油画研究会副秘书长。现为美国画室画家,美国肖像画家协会会员,广东画院特聘海外画家。


关则驹是一位执着而勤奋的写实主义画家。动荡年代中特有的人生经历,严酷的绘画技巧训练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塑造了这样一名功力深厚风格突出作品丰富的绘画大师。画家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坚持不懈地写实,他的画于雅静平实之中洋溢着一种内在的热烈,明朗的情绪和饱满的色彩似乎是画家永恒的基调,而对于细节的逼真刻画又无法不使你发出阵阵赞许的惊叹。



在阳光初投的练功房、在紧张而有序的化妆间、甚至在撒满鲜花的舞台上,你似乎触手可及那曼妙的裙纱;嗅着女舞者的淡淡汗水气息;聆听着她们之间的切切私语;跳跃的红舞鞋,闪耀的红面庞……


看关则驹的画,不必积蓄多么深厚的艺术理论,不必准备刻意的哲理附和,画面中细腻的笔触,平凡而真实的景象,饱含颂扬美的热情,一点一点地为你打开画家心中那高贵优雅、纯洁无瑕而又洋溢着青春之美的芭蕾世界。

鹤语记春秋

簪花仕女与猧儿

用古画是我突然之间的灵感,

我用古画做背景,衬托前面的人体,

从绘画视角上做个对比,

一个现代人和一个远古的人。


梦萦春江



一个新鲜的,一个陈旧的。

一个平面的,一个立体的,

我要两方面照顾,国画是平面的,

边线比较清楚,要表现出线条的感觉,

好跟前面的裸体相呼应。


仙禽告瑞



我用的材料也不同,

前面的人体用油画颜料,

后面的古画用丙稀,是用水来调的。

一个用油画笔,

后面用中国毛笔来画。

花之影鹤之舞



这样我越画越觉得自由很多,

画面的时空交错,也很舒服、和谐。

(古画)开始是作为一个背景来画

后来也成为一个主体,

古代和现代相对无语。


恒古的远蹄声

打上灯光,有很神奇的效果。

古画有的画在纸上,有的画在绢上,

时间长了,有些变色或剥落,

反而有种厚重的历史感,

我放在后面刚好衬托前面的人体。

十多年来我的画风虽然有所改变,

但我有我的风格,

一画出来就像我自己。

——关则驹

踏花归去马蹄香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闻香

春犁

暗香

暗香浮动

远古的蹄声

画家与模特

关则驹的艺术,

不仅能迷住艺术修养丰富的内行,

对于初涉美术者也有强烈的感染力。

他的中国风系列,

表达出一种真诚、温馨与宁静,

让观赏者与画作融为一体。


夏之韵

他对环境、心境及形体的写实感

捕获到生命的一剎那,

比生命本身更为真实。

特别是他在作品中

展现的对人体的重新认识,

他的人体绘画渗透着

人类细腻、脆弱及高尚的感情。

穿花裙的女孩

紫藤树下

作为观赏者,

面对他那细腻而又生动的油画人体,

坦荡、自然的脆弱——

在中国古代名画前的憩息

——我们能够瞥见画中她们的灵魂。

旗袍少女

陌上秋风


樱花·少女

小鸟与少女

少女和小提琴

花季少女

绿色阳台

初秋的白桦树

悠闲的日子

加州阳光

胭脂水

红瓶

妈妈到林里去了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