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 九口走召人体摄影


九口走召

人体摄影师


我最初走上摄影的路便是受九口老师的影响,他的镜头直击女性身体最私密的地方,却又透着绝对清纯的味道。九口从出现在公众视线便饱受争议,他以女体作为载体去诠释他的艺术,有人对他充满质疑,恶语相向;也有人说他是当今中国最炙手可热的人体摄影师,无数的姑娘排着队想在他的镜头前曝光自己。


【1】情摄九口

九口走召来自湖北,现在不过27岁。提起国内的人体摄影师,他的名字绝对不会陌生。很多人觉得九口走召这个名字很奇怪,或者是另有深意,但九口说,这只是因为曹有九口,“曹”姓的简笔字有时就被写为“叴”,九口走召,只是他本名“曹超”的拆解。九口喜欢把自己的摄影定义为“情摄。”他认为自己是在做艺术,而摄影只是他工作的媒介。他的作品并不能用情色或者色情去定义,怎么理解全凭观者的内心见解。

【2】喜欢做一个记录者

九口说自己是无意开始摄影的:“我之前写东西,做过一段时间模特,交过几个女朋友是摄影师。当时我对摄影也没兴趣,直到一个女朋友要出国,她送了我一台相机,说你拍点照片给我看一下吧,就开始拍照。”他说自己的性格适合有条理地做一件事,而无主题的拍照并不适合他,他觉得最简单的就是拍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喜欢女人,那就拍女人好了。”

对于拍摄,九口说他并不喜欢控制任何事。“比如姑娘约我,我不会关心她是谁,不会关心她长什么样子,她的一切我都不知道,直到见到她才开始去了解她。拍照的地方也是姑娘来选,比如她家里。我更多是倾向于去记录这些东西,某种意义上它是一种个人的纪实,虽然它融入了很多我的个人因素,但它仍然是纪实的一种。”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记录者,在某个地方与某个姑娘相遇,用镜头了解她,记录她原本的样子,不用预演,也不用摆拍,他甚至不会去安排她应该做什么。

【3】摄影并不需要刻意讲究器材

九口说自己去摄影的时候,并没有注意手里用的是什么器材,有时候是胶片,有时候是拍立得,有时候是手机,有时候也会借朋友相机用一下,“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没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但是相机只是记录的载体,摄影并不拘泥于器材。”这也是我最欣赏九口的地方。在国内,随便抓个摄影爱好者都有自己的长枪短炮,摄影专不专业就好像跟器材挂上了钩,拿个小一点的机器都会被质疑,而九口却常常拿着个手机或者拍立得就外出约拍,却仍然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不用自己的相机开始可能是某种偶然,如果你非要找到一个必然因素的话,那就是我买不起相机。当然并不是一定买不起(便宜的几百块的也有),只是我觉得那不重要。”


【4】不要轻易否定你不了解的东西

谈到艺术并被大众接受与否的话题,九口认为:“我觉得当代艺术不是为了‘审美趣味’而服务的,所以即使某些作品引起反感也是正常的。观者也很容易把‘喜欢不喜欢’和‘好不好’混为一谈。人们真的要学会不要轻易否定你不了解的东西。”

人们总是习惯对于他们不了解的一切报以敌对或者曲解,在一个看似开明,却对露着乳沟都大加责难的时代,人人仿佛都“正义”了起来。很多人对九口的作品并不理解甚至视他为洪水猛兽,认为他的作品低俗下流、重口味、充满了色情。其实九口只是怀着一颗真挚的心去探究女性,因为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女性。



很多人说九口走召的风格很像荒木经惟,但我觉得比起荒木,他的作品更多了几分细腻的柔情,看起来很露骨直白,但却透着不容亵渎的纯情。像九口这种边缘艺术家在中国或者并不能更多地被主流接受,生活艰难,支持着他们创作的是独立思考的风骨。九口近年已渐渐被大众接受,在国内也连办了好几场影展。衷心希望这些像九口一样的人,能越走越远。



九口走召,1988年生于中国荆州,现旅居北京。

把摄影作为自己的表达手段和艺术语言,用欲望作为动力记录当下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并与这个现实世界互动。
曾获得第五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优秀摄影师奖,入选《城市画报》85后精英榜。自出版《青年》、《之后》、《Emma》、《F Love》。作品曾在元典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亦安画廊,宋洋美术画廊等地展出。

除了摄影师亦有写作者及模特多重身份,跨界于多个领域,与Fujifilm,Lane Crawford,MaxMara,I.T ,Lomography等品牌组织有过密切合作。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