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霞对话九口走召(二)—赤裸又怎样

九口走召简介:

1988年生于中国荆州,现旅居北京

自由摄影艺术家

九口的外貌是高冷的花样美少男,但其实接触起来,他是非常容易接触的邻家大男孩的性格。他的出现满足了每个女孩心中的梦想,在这点上,我常戏言你们男人是不会懂的。而他的外貌给了每个陌生女孩子“安全感”。这就是为什么每天都有数不清的陌生女孩子在微博上约他拍摄,不光拍摄,还想和他成为朋友......

而他,对于这些外来的邀约,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的。而他的镜头,永远是文艺、浪漫、青春不羁的。他是天赋使然的,并非专业摄影出身,但却拍出了年轻女孩的渴望和忧郁。而这些女孩子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少了那些专业的造作和扭捏,非常自然和单纯的呈现在镜头里。这也是九口的外貌带给他的优势。

说实话,选择九口作为访谈对象,我其实想要鼓励大部分年轻人,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能做的事,自然而然的创造艺术。打开思维、丢掉禁锢,抛弃封建,勇于尝试......这才是你之所以为年轻人应该做的。


以下是访谈内容:

小霞:霞

九口:九

霞:那时开始“月经”那个计划了吗?

九:对。这个项目开始定的是每月拍一个女孩。

霞:噢,所以月经的含义是一个月拍一次。

九:对。我当时的状态,特别想把这个项目做好,每个月快要拍时,我发现时间过得特别快,已经三个星期没有拍了,最后一个星期非常的焦灼。

霞:你是一个懒惰的人吗?

九:我不觉得懒,如果懒我坚持不到现在。


霞:一个月拍一个是不是有点少?

九:那时我有工作,一个月拍一个我觉得恰如其分的感觉,我想变得有计划一点,一个月一个就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我如果一年拍一个人,跟拍那种,那是另一种感觉了。但我想拍不同的女孩,把这个事情持续下去,就像每个月打卡一样,那样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和足够的时间去消化。

霞:我以为月经是拍摄女性月经期间的摄影,原来只是取月经的周期。

九:那是我当初的想法,所以才定到一个月,每次到快拍的时候,我的心情跟女人要来大姨妈一样,非常焦躁那种,非常脾气不好。

霞:是有点胆怯吗?或是不愿意了?怀疑自己了?


九:不是不愿意,就是快要拍了,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拍成什么样,结果什么样,遇到什么事情,因为不像现在,现在已经拍了一百多个女孩,肯定会有很多经验,最开始的时候,非常茫然未知的心情,最开始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跟那些女孩去打交道,怎么去讲话。

但是我又一个月必须执行一次,如果不设定这个的话也许很快就会放弃,会给自己很多台阶,所以就定成这个必须去执行。最开始表现时很像月经,真的是执行时发现真的很像月经了。

霞:你拍女孩这件事你自己觉得是色情的么?

九:我觉得我自己去拍时不觉得是色情的,我一直觉得对任何一个东西的看法要取决于观者自己的内心。我毕竟也是一个男人,从青春期过来的。你内心是什么,你看到的就是什么。


霞: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样的家庭成长起来的?你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他们支持你吗?

九:我爸妈是比较传统的人,他们也没有受过很高的教育,但是比较明事理,他们会觉得我做的这个事情他们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他们却可以理解和支持我。大学毕业后我就开始自己写稿子,赚钱生活,就没有再找他们要过钱,他们觉得一个男人如果独立的话,他不去违法犯罪,都是可以的。

霞:父母思想还是挺开放的?

九:这不是开放,他们是自己没受过太高的教育,他们认为不懂的,他们就不会去干涉,比如最开始我去写小说拿稿费,已经不需要他们来养我的时候,在他们眼里,写稿子就能养活自己,就这件事情他们觉得儿子已经长大了,他只要不去犯法,也不用去管他。到现在也是这样。


霞:看照片上,你爸爸好年轻啊。

九:爸爸已经过世了。他20岁的时候生的我,突然去世的,脑溢血的那种急病。

霞:妈妈呢?还在荆州吗?

九:对。和奶奶在一起。所以家里管束更少了,现在我成了家里唯一的男人,家是我在撑着,我也不会特意去养家,只不过从传统观念,家里就一个男丁,我必须要撑起来。


霞:你大学时是工科男?

九:对,说实话,大学真的什么都没学到,我大学毕业了,连我们班同学都不认识。

霞:也许你上一个艺术大学更适合你。

九:这种事情很难说,我是从大学毕业之后才开始写作,这之后才开始拍照,并不是大学给予我什么,那个时间和机会,让我抽离出我高中的教育和环境,让我更加自由,更加自我,在大学我主要做的事情是,我一个礼拜早上的课从来不去上,睡觉。每个礼拜的下午我会去上课,其他时间都是在别的学校玩,就跟其他专业,学电影的混在一起。


霞:你还搞过摇滚对吧?那时候就留这么长的头发?

九:那时还没有这么长,那时也没有特意的做乐队,只是好玩,主要还是做电影这块,当时我们在武汉大学有一个咖啡馆,在里面做长期的艺术电影的放映,特别冷门的一些电影,经常也没几个人去看,做那种事情比较多一点。

霞:你所有的这些事情其实都预示着你未来即将是这样的一个人。

九:如果现在来看是这样,但当时不会觉得未来会怎样,只是当时觉得这样挺开心的,也不知道该干嘛好,就那样子的生活了。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