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霞对话九口走召(三)—赤裸又怎样

九口走召简介:

1988年生于中国荆州,现旅居北京

自由摄影艺术家


很多人看到九口的作品后,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和期待,还有种种猜测和质疑,这些对于九口来说,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说这些质疑和尖锐的问题他早已习惯,而我,没有去问那些尖锐的并且没有任何意义的问题,那些好奇,我会去网上做功课、找答案。不想再次伤害他,也许对于他这并不算是伤害。

与人们想象的相反,他有一位六年更久的女朋友,一直在一起,是一位设计工作者,其实从开始创作到现在,一直有她的支持和陪伴,这不免让很多男性和女性都为之大跌眼镜吧。但这就是事实,这个世界上,艺术家是需要一个无条件支持他理解他陪伴他的人的,不是吗?


以下是访谈内容:

小霞:霞

九口:九

霞:拍摄了这么多女孩的身体,在你看来跟其他摄影家有什么不一样的或是独到的地方?

九:最开始拍摄是因为我喜欢,现在我觉得我对女人的爱不像一种男人的爱,比如我把女人当上帝,如果说超越性欲感情本身的话,我觉得女人是种了不起的存在,我更倾向于母系社会,我其实挺反感男权的。

霞:那你交女朋友什么要求呢?

九:其实我的性格还是比较强势的那种。


霞:那你对女朋友的概念和其他女性的概念还是不同的?

九:对,不一样。对女性是观念上、生活实践上的区别。在生活之外我会对女性更抱有超出现在社会的尊重,现在的男权对女性很多的不平等,我并不是特别追求女权,更多是一种平权,女人应该在社会上获得她们应该有的东西。

就是因为通过创作本身不断地拍摄和女性接触,才发现女孩子有很多遇到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在男权的社会中,先天的原因,也不是她们想要这样,是社会造就的问题,所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真正的平权社会才会让更多女性过的更开心一点。

举个简单的例子,很多女孩子找我来拍照,其实她想拍,但是她们会有很多顾忌和束缚,实际是男权对于女性身体价值的体现,认为身体是一种价值,一种筹码,作为将来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至于在此受到的困扰,实际上我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


霞:其实她们自己的内心是不在乎这件事的。

九:对。

霞:这个社会赋予女孩的压力太多了。

九:对。换句话说,让一个男孩子去拍裸照,社会会给他更多宽容。

霞:你一直以来没有相机?

九:对,我现在的相机还是别人借我的,借我都快大半年了。

霞:你觉得相机就是一种工具?没有特别把它当回事,比如要买特别高档次的。


九:对。完全没有。

霞:你就觉得留影像就够了?

九:对,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是蛮了解器材的,因而没有相机,一是现阶段没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非常合适的工具。当然也不可能一个厨子永远用别人的刀,但如果没有那把顺手的刀,就没有去强求那个东西,而且就我的拍摄来说的话,对于器材的要求也并没有达到那样的级别。

比如拍风景,肯定需要一个非常好的相机,因为最终的呈现跟器材是密不可分的,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认为我的作品绝大时候并不是依靠器材,更多还是女孩子的表现和感觉。只是天比较黑的时候,需要大一点的光圈,很多时候这样的情况下才会需要器材,其实有时手机就能完成,有阵子我一直是手机拍照。


霞:你们拍摄的地点一般都是女孩子的家?

九:对,要是外地来的女孩子是需要酒店。

霞:你的价格高吗?

九:我不收费。我为什么要收费,如果要收费就成了真正的工作了,真正的为人服务的工作,所以我一直不会去考虑收钱。

霞:这点和我一致啊,我的访谈也是不收费的。完全的兴趣使然。那你的经济来源是什么?

九:有很少的一部分作品在销售。


霞:你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

九:在乎也没什么用。

霞:开始时会在乎吗?还是一直都不在乎。

九: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我拍照是我跟女孩子们之间的事情,其他人无所谓,我每次拍照就是一次约会,照片只是约会的一个附属品,如果那个照片拍的不好,我们也不会觉得怎么样,起码我们下午过的很开心,别人觉得好不好,其实没所谓,我们是实践的发生人,我们感觉不一样,人们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霞:你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九:设计。我们在一起都6年了。


霞:挺久的了。她很支持你做这个?

九:完全支持。

霞:不会因为这个而争吵之类的?

九:不会。就是偶尔会开玩笑,去年有出去拍照,有时会说是不是想我在外地的小情人了,都只是开玩笑的。她不会有任何反对。

霞:你觉得随着时间年龄的增长,会改变想法吗,比如会有一天厌烦女性的人体吗?

九:不知道,真不知道,这种事情很难说,从一个艺术家生命来说,最好的创作也就那么几年,如果我变了,不奇怪的事情,如果我不变,反而比较奇怪。


霞:有一天你会变得喜欢拍摄男性人体了吗?

九:不会。也不是绝对不会,最开始我拍过男孩子,男人我太了解,有一种感觉,我太知道一个男人如何好看,不用沟通就能够很好的拍好,也许是我的天赋,拍男的就不像拍照,没有乐趣可言,没有任何火花,拍的好像挺没意思的,我也不大喜欢男人,拍几次会发现都是这样的。女人就不会。

霞:你拍裸体比较多?

九:对,拍裸体更符合我的需求和趣味,另一方面,很多人拍穿衣服的比我好多了,我也没必要在那条路再走了。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