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走召:我只是一个帮女孩实现愿望的人

九口走召:我只是一个帮女孩实现愿望的人

                                                              ——访谈摘录                         


嘉宾:九口走召

1988年出生于湖北荆州

现旅居北京

代表作品:《Menstrual》、《Masturbation》、

《Night tour》、《After goya》、

《Cave project》、《#昨晚我梦到九口了#》、

《Exhibition》等。 

   

主持人:李楠

1989年出生于河南商丘,现居郑州。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摄影专业本科毕业,

南京师范大学大学硕士毕业,

现任教于中原工学院。

因为你懂得原因,小编为部分作品打了特殊马赛克!

关于那些姑娘

主持人李楠:大家好,【有艺谈】第三期为大家请来了摄影师九口走召。“九口走召”是其本名“曹超”的分解式,他因拍摄女孩的身体而出名,从2011年开始“坚持每个月拍摄一个姑娘”,但现在似乎每个月拍摄不止一个了。九口老师好!可以把你的来路介绍一下吗?许多人很好奇,哪里跑来的,男的女的?

九口走召:我是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出生于中国荆州。

李楠:目前为止共拍摄了多少姑娘?最大的多大?最小的呢?

九口走召:两百多个,最大的几近中年,最小的未成年。


▲《Menstrual》

李楠:在你和这些姑娘的接触过程中,你会不会对她们有一个整体的印象,什么特点?

九口走召:我觉得她们都是她们那个生活圈中最特别的那个,这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纹身或者每个人都读村上春树那么具象的表现,一个人的特别能从她的气质、她的表达中感觉出来。

李楠:有没有出乎你意料的姑娘找你拍照?

九口走召:暂时没有呢,我认为所有人都有拍的可能性,我不会因为她的身份、年纪感到意外。

▲《Menstrual》

李楠:有没有被摄者爱上你的,或者提出肢体接触的?如果有,你如何处理?

九口走召:你猜?你觉得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这是你的答案,我没有答案。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觉得他们不是要我一个答案,而是希望在我这印证他们的答案。如果我给了一个答案,但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也不会相信。每个人都想要自己的答案。

李楠:这其中有没有后悔的,让你删照片或者不让发表、展览的?什么原因?

九口走召:有几个,多数是因为新的恋爱对象介意,也有后来分手后说可以发表的。

▲《Menstrual》

李楠:介入这一题材的难度还是挺大的,你是如何介入的?如何和被摄者取得信任?面对这一题材,你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九口走召:目前没有什么困惑,我的工作更像是以逸待劳,守株待兔,等着姑娘来找我。更多的时候姑娘信任我才来找我的。


▲《Menstrual》

李楠:你拍的女孩都非常美,身材长相都属于上乘,拍摄的时候会挑选吗?

九口走召:在拍摄之前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有很多人说“你拍的女孩颜值都很高啊”,我觉得这件事是这样的。首先,作为摄影师应该是把他觉得好的或者女孩觉得好的地方记录下来,从这个方向说,我一定不会刻意去拍难看的照片。


从另一个方向来说,我认为人在浏览照片或者信息的时候,会有一个筛选,就是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我拍了这么多女孩,总有人对我说“你拍的女孩身材都好棒”,“你是不是只拍大胸的”,“你拍的女孩都好漂亮”,但是,客观来说,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拍了很多不同身材的女孩,我也没有刻意去掩饰什么。确实有的女孩就没有别的女孩身材好,或者没有那么美,但总有人会这么和我说,所以,我觉得很多时候是观者自动把一些信息过滤掉了,留下的是他自己感兴趣的。





▲《Menstrual》


我只是一个帮女孩实现愿望的人

李楠:你拍的人体和通俗意义上的人体摄影感觉完全不一样,你认为你和人体摄影师的区别在哪?

九口走召:从我工作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当一个人体摄影师,我只是觉得拍女孩这件事情是我喜欢的,并没有说一定要去展现身体或以身体为主线去表现。我的兴趣在于不同的女孩会给我带来不同的故事,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我觉得我更像一个纪实摄影师,而不是一个人体摄影师。

我只是去记录一件事情,并没有去刻意把身体的部分提炼出来,然后把它放大。我之前开玩笑说,如果我是个人体摄影师的话,就不会去拍这么多女孩,我只需要挑一个长的最好看,身材最好的使劲拍就行了。我觉得我的工作起点和人体摄影师就不一样,这可能也是大家感觉我的照片和人体摄影不一样的原因。

李楠:在拍摄过程中,你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会指引他们吗?

九口走召: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帮女孩实现愿望的人。我不是导演型的摄影师,不会去导演拍摄的过程和细节,只是帮被摄者拍照片而已,用我的方式来拍。




▲《#昨晚我梦到九口了#》

李楠:你照片里的女孩看起来都自然、放松,和以往人体摄影中女性扭扭捏捏、半推不就的感觉完全不同,她们不再被动,而是一种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她们会不会只是把你当成一个记录者而已?或者说摄影师的主导地位在你这是不是被削弱了?这些女孩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九口走召:对,我只是一个帮她们实现想法的人,我并没有说一定要拍到什么样的照片。我的工作流程是一个女孩来找我拍照,我事先根本不知道她长什么样,身材如何,之后她告诉我地址,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就直接去找她,见了面就开始拍。

李楠:如果说你的作品是你和这些女孩“双方的合谋”,你同意吗?

九口走召:可以这么理解啊!首先是这些姑娘主动来找我拍照,之后的拍摄我也会尽量满足姑娘的要求,最后在发表的时候也是由姑娘们来选择发表的,整个过程都有她们的参与和抉择。


▲《#昨晚我梦到九口了#》



用女性主动的展示去消解那些本来需要包裹和隐藏才凸显出来的“女性身体价值”

李楠: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当我们在搜索引擎里搜人体摄影的时候,出来的几乎全是女性人体,人体和女性就这样被死死的绑在一起了。有一些人会认为女性的这种被观看,是男权社会中对女性的一种歧视和消费,是男女性别差异带来的不平等,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九口走召:首先,人体摄影并不是只和女人的身体绑定在一起的,也有无数拍摄男性身体的人体摄影。搜索引擎中的结果,是搜索目标的模糊、标签化以及算法的结果,在这里这个论点是没法成立的。

我觉得在我的工作中讨论“歧视”是个伪命题,在这里的歧视更像是这个社会的映射。男权社会物化了女性的身体,而在我的工作中反而是在用女性主动的展示去消解这些本来需要包裹和隐藏才凸显出来的“女性身体价值”。




▲《Exhibition》

李楠:相比于你为什么拍这些女孩,我更好奇的是这些女孩为什么找你——一个陌生男人拍摄自己的“裸体”。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对待人体、性这些问题都是非常保守非常回避的,但是在您的作品里,比如《Menstrual》(月经),基本上都是女孩主动联系您拍摄自己的身体并且愿意留下”证据“。对于这种变化,您是怎么看的?为什么现代女孩会愿意主动展示自己的身体。

九口走召:我觉得有时代的原因吧,因为互联网这种传播方式加速了信息的传播。以前要想获得一个信息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翻很多书或者问很多人,现在一秒钟之内就可以获得。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传统的观念可以迅速的被甩掉,我的工作如果放在十年之前是无法想象的,但现在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大家对一件事情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比以前高的多。      


▲《Masturbation》

李楠:《Masturbation》(自慰)这组作品记录了女性自我满足的整个过程,我看到在你的作品阐释中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说自慰好像是男性的特权,男性刻意忽视女性的自慰行为是自身恐惧的表现。当女性作为独立的个体被满足时,男性是非常不愿意面对的,他们想控制女性,至少在性这件事上,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九口走召:这个作品阐释是一个我没有拍过的女孩写的,她本来也想拍这个项目,但是因为当时不在我身边所以没法拍,但是她完全理解了我这个项目的目的和意义,所以她帮我写了。

AV里大多有女孩自慰的画面,但AV拍摄的目的本来是服务于男性的,在我的工作中,我意识到女人的性其实是可以很独立的,甚至和男人没有关系。虽然她是表演给男性看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女人的一种挑衅式的宣战:“你看我自己,我这样做也可以,甚至不需要你”。我在拍的时候还意识到一件事情,虽然我置身在那个环境中,但是我是被完全隔绝在外面的,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Masturbation》



关于生活与新作品

李楠:你的女朋友如何看你的作品和工作方式?如果有一天她反对你继续拍摄,你会怎么办?

九口走召:这是我的工作啊,她挺喜欢的,很支持我啊。反对我继续拍摄?不会吧,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反对我,找不到什么理由啊。我觉得两个人能够在一起是因为对方做了什么,而不是因为没有做什么,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不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李楠:除了拍照以外,你还喜欢自己做饭,食色性也,关于美食和美色你有什么心得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吗?

九口走召:我觉得做饭和拍照会有类似的地方吧,都是属于创作,都会有一个成果的体现,都能满足一种欲望,是人基本的需求吧。

▲《Menstrual》

李楠:你介意观者把你和日本的摄影师作比较吗?

九口走召:一开始我觉得太抬举我了,后来我觉得他们的理解好像有某种问题,现在我觉得随便吧。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人很饿很饿的时候,在他眼中,一碗米饭、一份炒饭、一个寿司都是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他不会太在意它们味道上的差别、工艺上的差别。就像很多人看我的作品也是这样子,他要说我和荒木经惟一样,说炒饭和米饭和寿司都是米,我也没有好反驳的,我需要和他解释这其中味道的差别,技艺的差别吗?好像不需要。我觉得当一个人吃的足够饱,足够多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能品出味道的差别在哪了。

李楠:看你最近在苏黎世有展览,展出的是什么作品?

九口走召:是的,这次展出的是新作品《Reach Enough When Say》,是一本不是书的书。简单来说就是文字用照片的材质作为载体,然而文字本身又是虚构和纪实的混合。它既是一本书也是一本相册,是小说也是日记,是文字也是图像,是虚构也是纪实。


▲《Reach Enough When Say》

李楠:看到这些文字,脑子里会想象出一个画面?

九口走召: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阅读本身会让人想象一些画面;二是文字本身在无法解读的时候也是图像。准确地说,我用做铂金照片的工艺印了文字。

李楠:之前的作品《洞穴壁画》也是用文字表现的,文字对你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九口走召:《Reach Enough When Say》算是《洞穴壁画》的一个延伸,我拍照以前就是写小说的,所以一直有写作的习惯,这本书里记录了我拍的姑娘的故事和我在柏林驻留的日记。


▲《洞穴壁画》


李楠:谢谢九口老师的分享!和你聊完之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姑娘主动找你拍照片了!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