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走召的一百多个女孩和一个姑娘

九口走召: 摄影师。1988年生,现旅居北京。以“每月拍摄一个姑娘 或者更多”的摄影计划不断与姑娘们“恋爱”,贪恋女性美,妄用瞬间变永远。

知道九口走召,是因为他的《#昨晚我梦到九口了#》系列作品,这个183公分的高瘦男孩为人极为低调,永远带着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在传统认知下,他镜头下的大尺度又清新的女孩们让我们为难致极,特别是处在满屏广电总局“减胸”扫黄的风口浪尖上,九口走召实际是在挑战观众的底线。


对于他及他的作品,被媒体和观众问及的问题大多是“为什么叫九口走召”,“为什么要拍女孩”,“你是怎么拍的”,“有没有和你拍摄的女孩产生关系”,对于这些敏感的目光他都觉得“没有关系”。九口用外部环境的黑暗,对应着人们对于性及裸体的盲区和有意回避,却“用光照亮小黑屋,用镜子让观众看得更清…


很多认识和注意到九口的观众,可以说就是从这件《合奏》开始的。2013至2014年期间,两个尺寸共14版数的《合奏》先后参加了今日美术馆的“亚洲青年艺术家提名展”、第二届元典当代摄影节“浮世相——新摄影大篷车计划”,当时拍卖图录上印着的还是他的本名“曹超”。



文艺工科男变“情摄”高手  

原本工科毕业的九口,并不像多数人通过外貌感受到的那般高冷。这位说普通话还带着点湖北节奏的高瘦男孩,甚至在长长的尾音和停顿间有着很多语气词。吃惊的事情会“哇”,好笑的事情会“哈哈哈哈”,愉快的事情结尾会用上“哟”或“哦”,身上所散发的磁场在“少女系花美男”和“妇女之友”之间随意切换。




九口走召本人


九口走召也并非他的本名。曹有九口,“曹”姓的简笔字就是“叴”,“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小时候舅舅教我写自己的名字‘先写一个九,下面一张口’就是曹”。九口走召,只是他本名“曹超”的拆解,也并不像多数人臆想中的哗众取宠,自2011年正式开始拍摄《月经》系列以来一直使用。


《月经》系列

《月经》系列

2011年前后,已经渐渐从一名青春文学写手的九口,转变为当时武汉珞珈山一家非常有名的文艺书店店长,开始自己尝试拍点照片。一份稳定的工作让他摆脱了之前房租每月一百八,稿费千字八十的境遇,使得读书期间厮混于大学电影社中拍短片、看电影的时光与过往以及数段与女摄影师的感情经历,发酵成愈发对摄影的兴趣。

  

“每到年底我总会整理自己的思绪,总结一年的收获与来年的计划,不然我就觉得一年就白过了。”2010年的年底,九口在自家的卧室做了一个影展,展览之后他就在琢磨“2011年我要干什么”。那一年,他看了很多写真集,大部分是来自日本的摄影师的作品,让之前对于拍人物没有兴趣的九口开始觉得“拍女孩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让我的姑娘不再辛苦


截止到2014年底,九口的《月经》项目一共拍了140个女孩,这期间他坦率的告诉别人说不免会有生理反应。当人们问他女朋友介不介意时,他说“我在书店工作时就和她在一起了,她了解我从最开始到现在的一切创作,应该说除了我自己,就只有她最了解我创作心态的变化。”


这样的“情摄”并没有因为他的居住迁徙而停止。由于书店的过于理想化经营,也由于武汉的生活过于平稳顺当,2012年2月,他牵着心爱的姑娘就来了北京,先后从后海的老房子搬到了京旺家园的一室一厅,靠姑娘的每月工资维持着家里的支出。“我到现在都没有工作,说实话主要靠她养家,现在偶尔会卖点作品,但一开始来北京主要靠接一些商业活动来赚点小钱打打牙祭。”


九口的《F lover》中,用私人的角度记录了2010年至2013年姑娘璿花的身影。《F lover》既是For lover,亦是取自Flower的误拼,花是璿花之名,一语双关。一个摄影师很难不将他的镜头对准自己的爱人。这组照片在2013年7月被编辑成册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写真送给了她。本是抱着“记录头发的长度”的初衷,有意或无意地拍下爱人的瞬间,从蘑菇头到如今齐腰的长发,九口慢慢拍着,也慢慢爱着。


《F lover》之2012.6.13 你正在生我的气

《F lover》之2010.6.20 你在鼓浪屿的石头上


每天九口都会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一张他掌勺的晚饭照片,“我现在是家庭煮夫”,和他交流“女主外,男主内也挺好”,他说“等到我哪天真的主外,她就不用上班了,让她操心家里的事。”每个月,九口都盘算着花销,卖了作品就将两人写下的购物清单拿出来看看可以把惦念着的什么物件给买了。

没有固定收入对于九口来说似乎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我不算是富裕家庭出来的孩子,所以我对生活的要求没有那么高。以前三四百块钱能过一个月,到现在在家做饭,花钱也没有那么多,自己的物质欲望也并不强烈。而且我也不是器材控,甚至连相机都是借别人的先用着,这些可能别人需要花钱的地方我就没有花销。”


“我要是能多赚点钱就好了,这样我女朋友就不用那么辛苦了。”那时,我的脑子里浮现是他家客厅的沙发,抵墙放的沙发靠背上,除了他冲印出来的“女孩”,还有错隔摆放的各种布偶,以及书架上除了写真集外,还有一排排的儿童绘本,那时他说“她喜欢”。  


璿花喜欢单纯的东西,九口走召的作品里有。干净简单的黑白背景、充分尊重被拍者的意愿、基于对女性最原始的好奇和喜欢……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