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当人体模特!

这回看真切了,王老师的学生竟然大部分都是女娃儿,这让我傻了眼,这么多女同志我怎么脱?

图丨源自网络

01:

“不!我觉得您的形体才代表了人体美!皱纹、肌肉、骨骼无一不镂刻了岁月与苦难的痕迹,代表了生命与力量,这是普通模特所不具备的,您真得太合适了。”在我面前说话的中年男子,自称姓王,是湖北XX学院的素描老师,邀请我去做他们学校的模特。

不过这个模特可不普通,是人体素描模特,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裸模。

我看了看自己的大肚腩、干瘪的肌肉和松弛的皮肤。

这样的我,能去做模特?自己都怀疑自己,而且我不觉得身上有撒子岁月与苦难,人老了不都这样?苍苍老矣,行将朽木。

不过对方提到的一小时60/100的报酬让我很是心动。因此我也耐心地听着对方极力的劝说。

一个小时之后。

“一个小时真的100?”我再次确认。

王老师点了点头。

我沉默了片刻,“行,那撒子,我如果不愿意,随时能走?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我愿意呢。”

王老师掏出一张名片给我,让我随叫随到!

02:

上述场景发生在5年前,那段时间,我正处于失业阶段,且年过半百,工地上的许多体力活已经做不了了。

遇到美院王老师是一个偶然,学生们学素描,需要一位形体模特,他觉得我的形象合适,就找上了我。

当时我还怀疑,对方是不是个骗子,否则一个小时百十来块钱,还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或干什么重活,这比我年轻时在工地上干活还好太多了。

而且这模特需要脱衣服,这也是个问题。我自己倒没什么,又不是年轻小姑娘,一把年纪不怕人看了去,也不怕人说闲话。但要是因为这丢了闺女的脸,或者影响他们小俩口的感情那可不妙。

我结婚晚,只有一个闺女,她妈在闺女7岁的时候就走了,这些年,我忙着挣钱,也没顾得上陪她、教她。反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闺女从7岁那年就开始洗衣、做饭照顾我这个老爸,后来考上了大学,还像她妈一般生得漂亮。

闺女毕业后在外地工作,前些年嫁人了,在那边定居了下来。让我过去,我没乐意。城市的房子金贵哩,闺女那房子也不大,有了孩子,她公公婆婆还要过去带。我去不像话,人家会说闺女不懂事儿。

我思来想去,最终觉得这活儿还是可以干。60元(半裸)—100元(全裸)的时薪,一次1—4个小时,每周3—4次,一个月好几千的收入,让我很是心动。而且不限年龄,老了也能干,我还能挣一笔养老钱,到时回乡下老家,不用麻烦闺女。

至于闺女那边的影响,两个城市,隔着上千公里,不至于不至于。

03:

记得第一次去工作的时候,还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裸模嘛,当然得脱衣服。

本来觉得没啥,临到头还是会觉得尴尬,但拿了钱就得把活干好,扭扭捏捏误事儿,还不像样。所以我一进教室,啥都不看,就当着老师和20来号学生的面开始脱衣服,我以为应该这样的。

王老师连忙阻止了我,“我还得先讲课呢,您先去后面休息一会儿,等会再叫您。”

好吧,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但更尴尬的还在后面。

等学生们进入人体模特速写阶段,就需要我出场了。这回看真切了,王老师的学生竟然大部分都是女娃儿,这让我傻了眼,这么多女同志我怎么脱?

哎哟,我这把老脸哦,顿时烧得通红。

假如都是年轻后生仔,那没什么,反正我也一大把年纪了,可是这这这……,我心里直犯怵。

王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

“老先生,不要有心理负担嘛,人体模特在绘画学生眼里就好比一块石膏画像,她们见识的可多了。”

王老师说完话,学生也是哄堂大笑,不过这笑声没什么恶意,反而像是驱散了紧张、尴尬的氛围。

脱!

眼睛一闭,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很快我就脱了精光,然后老师指导我该如何站立,后面渐渐就进入正轨。借着眼角余光,我看见学生们都在认真思索、作画,画笔的沙沙声此起彼伏。

“活了大半辈子,居然还不如这些年轻的娃儿坦坦荡荡。”我内心自嘲反省,也就放开了。

做人体模特不仅需要绝大的勇气,敢于面对世俗的眼光,也需要绝佳的体力。当我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足足有20分钟,我开始感觉到手脚酸麻,脖子酸痛,但我需要保持整整1个小时不动,还好常年在工地干体力活锻炼得多,我总算坚持下来了。

那天中途休息时,有学生跟我说,他画过许多人体模特,就我是最敬业最厉害的,能坚持1个小时一动不动。

后来,我和学生们慢慢就熟悉了。课间中途休息时,有人给我面包吃,有人给我接水,还有人跟我聊天。一般下课后,他们不会先走,而是等我穿好衣服出来之后才走。有时在外面,认识我的学生碰见我了,还会叫我一声老师!

我不是老师,但是耳濡目染多了,我也渐渐摸出了一点门道。

画穿衣服的模特是不成的,因为那样观测不到肌肉与骨骼,而人体之美正在于骨骼肌肉所形成的线条、力量之美。人体裸模对于美院学生是极其重要的。有时有一个好的敬业的人体模特,那能省很大功夫。

老师所教导的站姿也不是胡乱站的,有许多讲究,比如光线,多是侧对着光线,能够更加凸显人体身上的线条,利用阴影来增强立体感。或者根据当天的教学重点,突出人体的某些部分。

甚至有时候,课间看看学生们画的我,我还能跟学生们交流交流。虽然太高深的理论讲不来,但是哪儿好哪儿坏,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

为了方便工作,后来我直接租住到学校教职工宿舍里,这样老师一个电话,我就能马上赶到教室。平常时间就在大学城里面摆摆地摊,卖卖生活用品,也能有份额外的收益。

在我看来,学生时代真是好时光,专注、上进、善良,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裸模素描放到艺术的高度上,可当做一门手艺在认真地学总是没错的。

对我而言,这也许是最好的安排了。安稳、平静又热闹,学生喷薄的青春,似乎也感染了我。我好像还可以再快活很多年,还可以去追求,也许有一天我可以成为一名老艺术家。

04:

我所在的,主要是一些艺术院校之间,做教学素描人体模特,这行也得讲究职业素养。

在去之前,洗澡,换干净衣服,这是最基本的。

姿势的保持。轻易不能动,动了人体骨骼不会变,但肌肉会变,不同角度的学生所看到的面是不一样的,动了也会有影响。

准时!有时候别人是万事俱备,只差模特了,学生老师都在那等着呢。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的原因去耽误几十个人的时间。

不怕冷不怕热。学生们上课不像种庄稼分季节,那是一年四季。夏天很好,教室里有空凋,很凉快。可冬天人就遭罪了,特别冷,就算开了空调,一旦脱了衣服,还是冷。没办法,锻炼身体是要紧事儿。

另外这行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年轻人很少干这个,就算有,那也只是图个新鲜,或者赚个快钱,不会长期坚持。

有一个同行,大家也许听过,年纪最大的人体模特王肃中,在当地多所院校都有合作,还当主角拍了电影,很多媒体报道过。不过他的儿女因为觉得丢人,要与他断绝关系,令人扼腕。这让我也很担心。

人体模特丨王肃中老人

我还认识个叫小庄的同行,他40来岁,无儿无女,也不想认真工作,每天总是游手好闲,喝酒赌博,但游手好闲也需要开销,要是让他认真找一份工作,那他是不愿意的,也没有亲人能接济他。

这个来钱快,时间短,正和他的胃口。但就算是这,他也经常迟到,在课堂上乱动,属于职业素养不好,许多老师学生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意他来做模特。

05:

裸模,这个行业与传统观念相悖,直至今天,也依然是见不得光的。在大多数人看来,裸模这个职业就是在出卖自己的尊严。

我从不跟人说起我的工作,一直告诉闺女的是,我在大学城附近摆摊做点小生意,卖点生活用品。毕竟隔得远,本来一直以来相安无事,直到那一次。

毕竟老了,一次气温陡降,在教室开着空调还是冻感冒了,连续咳嗽了一阵子,跟女儿说了没事没事儿,就只是普通感冒。可没想到,她突然回来了。

有一幅我的裸体素描画没来得及收起来,是一名学生送给我的作品,我觉得画的好,很传神,就留下了,当做一个纪念。

女儿看到素描画的一瞬间,“啊”地惊叫了一声。

我听见声,赶紧从厨房出来,看到这一幕。我心想:这下算是完了。

女儿的脸迅速由白变红,变得通红;然后眼睛也开始泛红,像她小时候,我晚上临时有事,不得不出去赶工,留她一个人在家一样,她委屈地翘起嘴巴,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盯着我看,却不说话。

我只好把事情原委告诉她,那天没吃成晚饭。

沉默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女儿又开始极力劝我跟她去遥远的另一个城市,去跟她一家生活。

我还是拒绝了,但没有告诉她原因。

养儿防老,养儿防老,我们几百年的习俗都是这么下来的,但我可没听过“养女防老”的。即便你孝顺,你念着情,你愿意,但你以后要因为这背多大的压力、受多少委屈啊?

你说至不济,你每月再多转我些生活费,让我别干这个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小两口每月要还近万的房贷,你之前每个月给我的钱,也还是瞒着家里那口子偷偷给我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事情不偷不抢,凭本事挣钱,我也喜欢,不丢人。你们隔着远,你不说,我不说,不会碍着谁。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