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加丽—她用这样的方式出名

在当今社会中,出名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你并不必然要去出名。但是,在所谓演艺圈里,出名对每个人来说,就是一种必然,就像哈姆雷特那著名的选择一样。于是我们看到了各种出名的方式,而对于演员汤加丽来说,选择以真名拍个人裸体写真的方式出名,就变成了一种必然的选择。尽管她本人面对舆论的惊讶,对此有许多不得已的解释,出名以后又被其他人以诉讼方式借机出了一回名,显示出成名的艰难,但是如果把这些都看作是出名所必须付出的成本,那她也值了。显然她也是这样看的,于是她就把这样的出名发扬光大,又在今年推出了新的写真集,态度愈加坦然,声势愈加浩大,她成功了。被迫一拍成名根据网上提供的资料,演员汤加丽1976年出生于合肥,曾经跳过很多舞,拍过一些电视剧,还在电视广告中抛头露面,但都是一些小角色,比如丫鬟之类,籍籍无名。但机会只青睐有准备的人,她有出名的准备,于是机会找上了她。2003年3月她是这样说的:一年多前(2001年),有家网站要建立一个演员资料库,我经朋友介绍前去拍照,正好赶上他们为一个活动寻找内衣模特。他们见我身体条件不错,就竭力游说我。我当时觉得他们的工作态度很认真,艺术上也颇有想法,就这样答应下来。结果照片出来的效果还不错,在他们的鼓动下我就拍了一批写真照片。这些照片我原本是打算自己留作纪念的,也算是让青春不留白。但是,那家网站表示要留下照片,将来有机会提供给一些艺术类杂志发表。我当时以为他们所说的那些杂志应该是国内一些专业的艺术杂志,而且也应该就是几张而已,所以就跟他们签了份合同。但是我没有想到,去年夏天(2002年),他们突然对我说,要将所有照片集中起来出一本写真集。我一下就急了。因为他们握着的那份合同,从法律上讲是可以钻这个漏洞的。这时有个朋友对我说,与其让他们出不如自己先出,这样他们就不可能再出了。所以说我出这本写真集确实是被迫的。我并不是有多伟大,并不是说我想当中国的什么什么第一,开什么什么先河,更不是为了给自己进行炒作。这本写真集其实去年9月份就出来了,我一直低调处理,原本想印个5000册,业内人士看看就行了,结果现在已追印到15000册。我是真的不想以此作为一个噱头来宣传自己,近来找我拍片的一些摄影师以及导演都被我谢绝了。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背离了我的初衷,后来对此书进行的有关宣传活动,也是被出版社催的。我知道这事我控制不了,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出写真集完全是被迫的》2003 年 02 月 13日 凤凰网)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由此她声名鹊起,虽然有很多人在网上骂她,她也似乎因成为所谓“争议性”的人物而愤愤不平地指责新闻界,但她确实因为成为“第一人”而收获赞誉、关注、诉讼和片约。与官司共成长古语说得好,树大招风。汤加丽一被逼成名,最先惹恼的却是其摄影师。张旭龙先是在去年1月份状告新浪网,认为他们在登载其作品时竟然在照片中的某些位置打上了马赛克,“这是对我以及这个行业的严重侮辱!”他向法院提出,要求新浪网站立即停止侵权,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并承担一定的精神赔偿。这还没完,他又把矛头指向出版社和汤加丽,张旭龙认为,书中将自己的艺术创作署上了模特的名字,已侵犯了他的署名权。同时,被告擅自对书中作品任意裁剪,且未支付报酬,已践踏了作品的完整性。所以请求法院判令人民美术出版社立即停止对其侵权行为,销毁库存的《汤加丽人体艺术写真》一书;在《中国摄影报》上公开道歉;并支付使用这些作品的 15万元报酬等费用。去年9月12日判决出来了,法院和了稀泥,明显是偏向出版社一方,只赔了署名权,而没有赔那 15 万。(参见《〈汤加丽人体写真〉案审结 人美社被判道歉》 2003-09-12《北京娱乐信报》)他咽不下这口气,去年11月19日又去告汤加丽,要求被告在《中国摄影报》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支付原告著作权报酬206080元。(《汤加丽写真再起纠纷执行总监要求赔20万》 2003-11-27 《北京青年报》) 虽然是当被告,但是这层层递进的价码,俨然成了汤加丽身价的晴雨表。难怪她在接受采访时对原告出奇的大度:“我以前对人体艺术是抵触,甚至是嗤之以鼻的,在和张老师接触之后,我才慢慢接受和深深喜爱上了这项艺术。”是骂没白挨,官司没白打。如今,汤加丽的事业是如日中天:2月计划拍摄电影《隐私窗对窗》、3 月拍摄电视剧《女人不是水做的》、4 月拍摄电视剧《牡丹仙子》……明年她还打算创办“汤加丽女子俱乐部”,出品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舞蹈健身服装。(《面临生死考验 汤加丽再拍裸体写真学会勇敢》 2003年12月10日《北京青年周刊》)在这些影视剧里,她自然是绝对的女一号了。于是她再接再厉,去年年底,又推出了第二本写真集,据说,这次走的是青春、自然、充满阳光的路线,居家造型、户外造型、职业造型均有诠释。而更为重要的是本次写真集定价高达78元,比原来贵了10元,版权问题也一并解决了。(《汤加丽拍裸体写真上瘾 秘密拍起第二本》 2003年08月07日新华网)2004年初,又传来她最新的大胆尝试:《成都晚报》报道说,1 月 1 日,她亮相江苏卫视的新闻栏目《1860新闻眼》,当了一回主播。该报引述专家的话说,她此番以主播的身份“献身”,是“挑战内地新闻栏目传统尺度”之举。这是否应验了一句成语:一招鲜,吃遍天?!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