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女性人体摄影案例

人体摄影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变革和发展,西方女性人体摄影以满足观赏者的内心欲望,注重人体美感的表现形式,逐渐演变成彰显女性的内在表现力,最终使女性人体摄影与社会的思想潮流、时代背景相融合,表达创作者的独特思想、内心情感以及人性自由的追求,展现人体摄影对生命的绝对解释。 人体摄影艺术是建立在人们对人体美感的认知基础上的,具有其独特的美感。柔和的身体曲线,细腻的皮肤质感以及丰富的形体姿态,这其中都蕴含着奇妙神秘的美感,曼妙的人体拥有着神奇的力量,能够轻易地唤醒人们对美丽的感知,提升对人体艺术的理解和体会,给人们带来各种奇妙的感受。摄影师罗伯特·梅普尔普的作品《黑暗中的舞者》(图 2-3),采用优美的形体线条以及温柔的色调,运用极其柔和的光线,揉合模特细腻的肌肤,表现出一种强烈健康的阴柔之美。这幅作品通过静态的女体形象表达出创作者的内在思想。费雷德的摄影作品《甜》(图 2-4)将一位安静酣睡在藤椅上的美丽女性作为表现对象,女子的睡衣轻轻滑落肩旁,身形曼妙,女性的柔美姿态达到了极致,是一幅极为难得的人体艺术作品。但这与《野夜》系列作品所要表达的主题观点完全不同,前者是将女性作为满足观赏者内心欲望的一种人体摄影,半裸的身体,似遮非遮的胸部,这些只是停留在人体本身的美观的表达层面。而《野夜》在拍摄创作中并不局限于人体的本身,通过表现人与自然的关系,表达出作者对自然、对生命的情感。另外,爱德华·韦斯顿的作品《凯莉斯的裸体》(图 2-5)也采用了《甜》的同一种创作方式,与《野夜》所要表达的内容完全不同。在作品《凯莉斯的裸体》中,主人公是爱德华·韦斯顿的妻子凯莉斯,她低着头,双手抱着膝盖,迎着柔和的光线,以全裸的姿势坐在毯子上。凯莉斯裸而不露,爱德华·韦斯顿通过细腻的光影刻画,表现出了女性人体的纯粹美感,向人们展现了女性胴体的天然魅力,这是造物者赋予的天然美丽。


每一个成功的摄影作品都是摄影师的情感宣泄、情感表达的结晶,而摄影则搭建了摄影师内心世界与现实生活之间的桥梁。同时,如果仅仅追求构图、光线、色调的完美结合,摄影师是无法创作出一件优秀的摄影作品。因此,创作者更应该关注所选择的素材本身,表现现实素材所具备的艺术特性。例如,在《水中女神》(图 2-6)的拍摄过程中,摄影师霍华德通过特色化的场景来展现主题的美丽姿态。女性主体在水中的舞姿,配合周围的冷色调,倒映的形体,搭配着女性人体上的薄纱,组合成了一幅极具动感的画面。霍华德将主体的纯洁无限、神秘曼妙展现地淋漓尽致,宛如飘荡水中的女神。水本身是难以被拍摄者所驾驭,其色调变化微妙,随环境的不同而改变,具有变幻莫测的光影效果,摄影师可以塑造出具有新奇视觉效果的画面。作为一种视觉游戏,对读者而言具有夺人眼球的震撼力。而《野夜》系列女性人体摄影作品,则与之完全不同。作品中没有使用任何光线来表现人物的立体感,更没有华丽的衬托,画面简洁到几乎以黑色为背景,用一种深沉的表达来展现人与自然的水乳交融。通过女性人体与夜幕中麦田之间简单和朴实的视觉关系,表达出人与自然和谐的美好愿望。  


 简·索德克认为,裸体更能表现人体纯粹、自然的美感,能够深刻地表达人类对摆脱约束、追求自由的渴望,更能引起人们对人生的反思。简·索德克的作品(图 2-7)采用地下室 “造像”的手段,这不同于《野夜》系列作品,取之于自然,呈现出一幅幅没有人为干扰的画面。但两者却有相似之处,即用不同形象的画面表现出同样的拍摄理念,表达人们对于自然的渴望和生命的探索。又如莱恩·麦克金利的作品(图 2-8)选取野外草坪作为拍摄环境,两个裸体少女躺在绿葱葱的草地上,姿态各异。近处的少女平躺在一条呆萌坐立着的狗面前,稍远处的少女正对着画面,半躺在草坪中,手中紧握着一条胳膊般肥硕的大蛇,看似不可能出现的画面却非常和谐地融为一体。远处起伏的翠绿色树林和深蓝色的天空作为背景,暖色调的裸体肤色和坐立着的狗,以及悬空在少女手上的蛇相互对比呼应。女性人体、狗、蛇、草地、树林,蓝天等,这些各自不同的元素浑然一体,构成了一幅超现实的完美画面。这幅作品不仅展现了女性主体浓郁的生命气息,还体现出人与动物、自然、天地合一的和谐气氛,让观赏者感受到人与自然万物的和谐之美,引发人们对于生命、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思考。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