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紫”:一个被冦名为“行为艺术”的商业炒作

那个化名“苏紫紫”的中国人民大学女生, 在经历数月地下商业摄影裸体模特生涯之后, 在某商业场所“裸体邀请十数位记者采访”——这个行为被她自称为“行为艺术”《采访》。

4.png

“苏紫紫”在事后对媒体这样解释这个“行为艺术”的主题:“我偏要以一种赤裸的状态去看你, 那是一种逼视, 一种挑衅, 对男权社会的挑衅。凭什么你说我好看就好看, 说我不好看就不好看。你有什么权利去评价一个生命, 难道我们不平等吗?我是个女人, 我怎么样都好看。就是这样!”[4]

从媒体发布的报道和图片来看, 在这个所谓“行为艺术”的活动中, “苏紫紫”不但没有对她所宣战的“男权社会”采取“逼视”和“挑衅”的行为, 反而对在场的数十位代表“男权社会”的男性记者示以友好和亲昵。值得注意的是, 在这个被自称为“挑衅男权的女权主义行为艺术”中, 其合作者与观众, 都是男性, 除了表演者“苏紫紫”外, 女性被彻底隔绝了。

更重要的是, 声称“除了战斗之外, 我一无所有”的“苏紫紫”, 以裸体的状态邀请“代表舆论, 代表公众”的男性记者“采访”自己, 却不是要他们向男权社会传达自我的反抗, 而是要他们向社会证实“我是个女人, 我怎么样都好看”。这样的行为显然不是用自己的裸体抗议男权社会, 而是在向男性献媚。

2011年1月16日, 北京798艺术区千年时间画廊举办作品《采访》的发布会。墙上挂着三幅裸体“苏紫紫”和记者对坐的照片, 配一首诗:“我始终只是和你面对面坐着, 不管衣冠楚楚还是全身赤裸, 而你, 在我的眼中看到了什么?究竟, 是你还是我?”

在另一则报道中, “苏紫紫”与记者有这样一番对话:“当男人看到你裸体照片的那一刻, 你靠什么让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审美而不是性?”面对记者的提问, “苏紫紫”优雅地晃了一下头, 说:“眼神, 我的眼神传达出来的是内心的纯净。”

在上述两则报道中, “苏紫紫”都在解释她的“行为艺术作品”《采访》。第一则报道的内容要点在于“苏紫紫”的提问:“你在我的眼中看到了什么?究竟, 是你还是我?”这一提问当然会让熟悉存在主义哲学的读者联想到萨特关于“凝视”的哲学命题:“被别人看见”是“看见—别人”的真理[6] (P34) 。

然而, 在第二则报道中, 同一个“苏紫紫”又要求记者, 在她的眼神中看出“内心的纯净”, 并由此驱除“性”的欲念, 从而以“审美态度”来观看她的“裸体”。因此, 读者会意识到, 把“苏紫紫”关于“看与被看”的言说附会于萨特或任何存在哲学是误会了, 因为主张“他人是我的地狱”和“我注定永远是我自己的虚无化”的存在主义大师萨特绝不会对“他者”作如此自以为是的要求或期望。

可见, 在《采访》中, “苏紫紫”的行为没有向她挑战的“男权社会”提供任何别的内容, 而只是要求记者代表男性, 从她的眼睛看见其“内心的纯净”, 从她的裸体看见“怎么样都好看”。所以, 对于“苏紫紫”而言, 所谓“行为艺术”只不过是“女性要求裸体被看, 男性按要求观看女性裸体”的一个“观看与被观看”的预设活动。

在这个活动中, 女性主动被看和男性乐于观看似乎就是全部意义。然而, 事实并非如此。《采访》不仅在一个公共空间——某商业场所——进行, 而且是一个预先设计的“一个裸体女生邀请数十位男性记者排队采访”。也就是说, 这并不是普通男女之间的你情我愿的看与被看, 也不是互视, 而是“代表舆论, 代表公众”的男性记者应“苏紫紫”的邀请观看她的裸体——“观看”就是所谓“采访”。

在这个事件中, “裸体女生”与“众多男性记者观看”是两个不对称而又对应的关键要素, 构成了超强的戏剧性和故事张力。因此, “苏紫紫”对《采访》表现了明确的目的性——多位男性记者对她的裸体的观看必然作为“一个事件”而引发对这个特殊“观看”的大众传播。进入大众传播的“苏紫紫的裸体”无疑展开了商业炒作的全部梦想和神话。行为艺术本是要颠覆身体美学的, 而“苏紫紫”却以“行为艺术”的名义为自己制造“裸体神话”。

关于这个《采访》, “苏紫紫”一直称其为她自己的“一个作品”。在某电视台的“苏紫紫的作品是否是艺术”的专题节目录制中, “苏紫紫”还宣称这个节目的录制也是她的《采访》的一部分, 所有在场的人都将成为“我的作品的一部分”。“苏紫紫”关于“我的作品”的宣称一方面违背了行为艺术的“反作品”概念, 另一方面又袭取了后者的“艺术家的概念决定艺术”的逻辑。然而, “苏紫紫”并不是在表达对“艺术”的愿望, 而是在表达以“作品”的方式圈占、屯积炒作资源的贪婪欲望。

还需要指出的是, 在《采访》中, 通过记者展示于社会的“苏紫紫”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女生裸体”, 因为在这个裸体周围预先布置了 “苏紫紫的非常人生故事”:“童年父母离异”, “少年辍学出走”, “底层家庭遭强拆”, “大学作裸模挣钱为悲苦的奶奶治病”, “以裸体反叛世俗, 献身艺术创新”……这些故事都是由“苏紫紫”本人反复向不同媒体讲述的, 她在自我讲述中完成了“苏紫紫”的塑造。

在“苏紫紫现象”中, 从利用多种媒体讲述“苏紫紫的非常人生故事”, 设计一个可以符合多群体文化趣味的“前卫艺术女生”, 到策划“苏紫紫裸体接受数十位男性记者排队采访”的“行为艺术”, 可以明确看到全套的“整合营销传播”策略。我们有理由认为, 在这位女生的背后, 有一个炒作团队在操作。

在“苏紫紫现象”中,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 “怎么都行”的“行为艺术”不仅可以变成一切伪艺术的最好借口, 而且在娱乐市场中变成了“低成本高回报”的商业幌子。在这里, 我们可以理解美国美学家丹托所指出的“艺术终结”的意义, 即当人们接受这种“怎么都行”的艺术原则的时候, 就不再能够把艺术与伪艺术区别开来, 这就是艺术的死亡[7] (P4) 。

不过, 尽管“苏紫紫”背后的推手深谐商业炒作之道, 却与“苏紫紫”一样, 对艺术的了解只是出于无知的自以为是。“苏紫紫”作为一个讲述者, 无论她的“非常人生故事”还是“艺术自白”, 都充满了矛盾、混乱, 在其中, 一个追求艺术创新的“前卫艺术女生”与一个投娱乐市场所好的“裸体模特”之间的人格矛盾是极为突出的。因此, 这个炒作团队只能让人们看到一个被娱乐市场炒作的“裸模苏紫紫”, 一个尚未真正进入艺术的大门就被诱惑到娱乐市场的年轻女性。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