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紫”: 作为女性文化符号解构

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到三年前,2011年《新京报》刊登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 人大女生校园办个人人体展,当裸模挣学费。我仔细看了这个叫苏紫紫的中国人民大学二年级女生的成长经历。她出生在湖北省宜昌市,自幼父母离异,在爷爷和奶奶的呵护下长大。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她说: “我家遇到难事,房子被拆了,奶奶住进医院。家没了,看到奶奶成那样,很无助,很绝望。我没办法,去市政府告,那天大雪,我在市政府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没人搭理我。后来,我跪下来了,还是没人搭理我。连保安都藐视地看着我,就像说你告也没有用,你来干吗?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为什么会受欺负? 这件事后,我发誓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2]诚如她所言,“我确实经历了很多不公平和苦难,但我不愿意老拿这些东西说事,因为一个喜欢从苦难中寻找感动和力量的人要么变态,要么自卑。”( 引自苏紫紫个人经典语录1) 且根据媒体介绍和她发表的成长日记看苏紫紫的成长轨迹: 14岁时候她是一个四处打架的“小阿飞”; 18岁时候她被扔进社会,决定让自己变得强大; 19岁时候她被抛至舆论的风口浪尖,有得亦有失; 20岁时候她跟男友过柴米油盐的日子,在平静中成长。今天这样一个急剧变革的大时代,这样的一个的本科生,却沦为了每场五百元报酬的全裸模特,她在镁光灯下脱光自己的外衣、胸罩和内裤,只是为了生存。然而她也有理想,也有同龄女孩相似的理想坚守: 有时候明知前方是黑暗,却偏要走过去探个究竟,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依着这抹浓烈的黑,冲出一片光明?! 在追逐梦想的条路上,我虽渺小,身边却有一群同样追梦的人们与我同行,谁都不知道明天会怎样,那就拼命奔跑,管它前方是大雨倾盆还是气朗风清( 引自苏紫紫个人经典语录2) 。她的个人生活其实是宅女,“不喜欢出去旅游”,自我定位“我属于艺术圈,不属于娱乐圈”,至今拒绝代言成人性保健用品。面对媒体铺天盖地的质疑和骚扰,她坦然面对“形体艺术不是色情”,要用一生从事人体艺术。从她的纯真个性与纯真理想可以看出,她对人体艺术的投入与热爱,以展现自己的身体之美而乐。她绝非庸俗和浅薄的以身体出卖为乐和为目的的娱乐圈女星,更非暴露自己裸体而挣钱的戏子!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小女生!

3.png


“苏紫紫事件”通过媒体炒作,很快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某国内知名网站甚至推出“全裸模特苏紫紫独家写真”,娱乐记者、学者文人、投机政客纷纷发表评论。其中,国内某著名大学美学教授认为“苏紫紫”只是一个还没有真正进入艺术的大门就被诱惑到娱乐市场的“年轻”女生; “苏紫紫”事件是一种被冠名为“行为艺术”的商业炒作。[3]如果说以立体表现神性美的希腊古典人体艺术代表的是立体与神性、以平面形象表现人的理性美主要是欧洲近代人体艺术、以介入空间的形体表现自我的是现代人体艺术、以人体的颠覆和行为的神化的是行为艺术,那么“苏紫紫”现象则是一个被冠名为“行为艺术”的商业炒作。行为艺术本是要颠覆身体美学的,而“苏紫紫”现象却以行为“艺术”的名义为自己制造“裸体神话”。[4]

这些让人不由地想追问一句,学术界、娱乐界,或者说这个社会最基本的良知都躲到哪里去了?! 你们是否考虑过苏紫紫童年的悲惨经历?!你们是否考虑过苏紫紫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巨大时空转换?! 你们是否考虑过苏紫紫本人的所想所思所忧所虑?! 你们能否体会一个女孩子这种行为背后的辛酸和无奈?! 这是一个如此可怜的女孩!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女性! 当小草在春风中展现那被野火烧过之后却依然蓬勃的一抹绿色时,可曾有谁知道,小草曾经在贫瘠的土地上是如何乞求上天恩赐一点雨露和阳光? 当有人在一遍又一遍地低吟那句不朽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时,又有谁可曾知道,在无人眷顾的角落里,一个叛逆的女孩是如何暗暗发誓要适应高考规则,“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 坚强,是我们最后的防线,永远攻不破的防线; 坚强,是我们无奈之时唯一可以的选择,没得选择的选择。生活给予每个人的,原本就是这么不同……

许多人不能容忍苏紫紫做兼职裸模,更有甚者,不明事理还想骂她,看完那些内容我心酸了。孩子,你太坚强了! 妹子,你太勇毅了! 你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这是中国千古未闻之奇耻大辱,更是现代中国社会的集体悲哀。“难道不穿衣服就是色情? 如果有人果真这么认为,那只能说明他自己没有文化,只能说明他自己有窥视癖。我们都是生命,需要相互尊重,以是否脱衣服来作为色情的判断标准,显然没有把人当人看”。( 引自苏紫紫个人经典语录3) 这是多么质朴又不失深刻的寓言! 相较于为了生存的苏紫紫,那些衣冠楚楚地站在镜头前的“男人”,却只是为了性爱、私欲、欺骗和眼球暴力。更有许多看新闻来取乐的人,或者打着为学术研究的旗号而解构她的人,无一不是麻木不仁。他们对于本事件所展现出的社会问题漠不关心,只图一时的眼球刺激,或者假借学术之名,风靡一时,形成短暂的学术昙花。

从苏紫紫走红到成为舆论焦点,再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苏紫紫个人无疑是一个受害者,一个男权社会、消费主义、商业暴力和眼球刺激等多重因素叠加的小小牺牲品。今日之社会,本可不以所谓的媒体炒作来娱乐她,不以所谓的“美学目光”来解构她。只有当每一个社会个体在享受现代传媒所提供的各种文化娱乐信息的同时,也能从封闭而狭小私人空间中走出来,介入到公共空间中寻求媒介独立、文化自由的活动中时,文化的健康发展和个体的精神自由才可能更好地实现。[5]她作为一个他者,作为一个被研究、炒作、解构的对象,从主体变成客体,在他人的视野中,如同一件玩物,这个过程本身即为学术界应该沉痛反思的一件事情。还原“苏紫紫事件”本身,苏紫紫已经从女性个体聚焦为一种特定时代的女性文化符号,在中国文化产业变迁史上注定将以一个牺牲者的悲剧角色引起全社会公民的警醒和反思。只不过,时间是在将来,而反思者,或许是我们的下一代。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