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人体摄影作品的多种表达

郎静山《沉思》1930s拍摄

银盐纸基 28*35.5cm(画面22*30cm)

上图是我们近期征集到的一幅人体摄影作品,由著名摄影师郎静山拍摄于上世纪三十年代。这张作品也是后来郎静山著名的集锦摄影作品《美人胡为隔秋水》与《懒散笼纱》的原始素材。一直到郎老寓居台湾的1970年代,还使用这一作品进行彩色集锦作品的创作。




华辰影像 2014秋 Lot1580 

郎静山《美人胡为隔秋水》 1932

银盐纸基,签名,印章    

30×40cm 11.8×15.7in.    

成交价:   ¥ 132,250    

郎静山《懒散笼纱》 1965 (via 《六十年摄影选辑》)

郎静山《彩色习作》 1971 (via 《六十年摄影选辑》)

众所周知,在民国初年的上海曾有一场由“模特儿”引起的争论风波。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在校内首开“人体模特写生”风气之先,引起轩然大波,各方争论不休。最终1925年6月底,法租界当局同意对裸体模特进行查禁,7月15日,迫于压力,刘海粟复函孙传芳同意取消裸体模特。在孙传芳败亡后,上海美专重新引入裸体模特。经此论战,社会对于人体绘画及摄影作品的接受度有了改观,一些较早开始人体摄影创作的摄影师也适时推出人体摄影集,如郎静山的《人体摄影集》(1930)、上海裸美艺术社《裸美》(1931)、郎静山、严次平《裸体摄影选辑》第一、第二集等,继续推动社会风气开放,拓展摄影创作范畴。所以,这些民国时期的人体摄影作品也是近代中国风气变迁的重要见证。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