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美学三变—兼谈对“苏紫紫”现象的美学误读

立体与神性:以立体表现神性美的希腊古典人体艺术。

在公元前3000年至2000年发育成熟的古埃及文明的雕像艺术表现了人类身体意识的萌发。在古埃及雕塑中, 法老男性塑像一般是半裸、着短裙, 王后女性塑像穿连体长裙, 奴隶与俘虏则以布片遮蔽阴部。然而, 古埃及的艺术家只是意识到了“人体”, 而并未意识到“人体的美”。他们只是想把法老、王后及王子们的形体作为神力的载体, 最完整地复制下来。因此, 他们所创作的雕像, 都是僵硬、单调的几何化的形体。

人类对“人体美”的明确意识是在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文化中展开的。民主制度的建立和理性精神的兴起为古希腊艺术家发现“人体美”提供了人文与理想的双重维度。此时的古希腊人仍然生活在对以宙斯为首的奥林波斯众神的宗教信仰之中。然而, 理性精神使他们相信, 统治世界的根本力量是数理秩序, 在这个秩序中, 宇宙是一个由完美的数学比例所构成的和谐体系;而民主精神又将他们的眼光集中到人类个体的形体。古希腊悲剧家索福克勒斯在《安提戈涅》中说:“世界上有许多奇迹, 但没有什么奇迹像人这样令人惊奇。”[1] (P58) 当古希腊雕塑家以这种“惊奇的眼光”审视人体的时候, 他们对人体的塑造就不会停留于自然模仿, 而是把现实的人体美提升到理想的高度来表现。

奥林波斯众神无一不是按照现实的人的形象来塑造的, 而又无一不是完美的超人的存在。古希腊雕塑家使用裸体造型, 但并不热衷于展示人体的自然属性, 而是借人体来展示宇宙的神圣秩序——神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古希腊雕塑家在赋予雕像最好的比例 (超越人体自然比例的黄金分割比) 和最优雅的造型的同时, 淡化了自然人体的偶然和个性因素, 甚至以不雕刻瞳孔的方式取消表现目光, 以使雕像的“表情”达到高度肃穆和纯洁的神圣感。以独立自足的形体表现出永恒完美的神性, 是古希腊雕像不朽之美的真谛所在。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