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艺术的幌子:人体摄影情色交易案露底

捣弄工作室开拍人体摄影

  王祥出生于甘肃兰州市一个工人家庭,他从小就生活在父母为了金钱而不断发生的吵闹声中。幼年时,王祥就梦想长大后能多挣钱,爸妈就可以不再吵闹了。

  2005年,王祥考入成都一所名牌大学,学习影视广告专业。

  很多人说影视广告将会成为未来的朝阳产业,这个刚满18岁的男孩更是踌躇满志,他几乎把所有时间全用在了学习上,唯一爱好就是摆弄从家里带来的傻瓜照相机。上大三时,王祥做了很多兼职,他硬是挣钱购买了一台尼康D90单反相机。从此,王祥对于摄影就更加入迷,被推举为系里摄影协会主席。

  临近毕业,王祥对将来所要从事的职业也有了清晰定位,那就是做名优秀的摄影记者。可王祥一次次将求职信投递给成都的报社和杂志社,竟没一点回音。

  2009年7月,王祥搬出了学校的学生公寓,他只得在建设路一家国营工厂的老式楼房里租下单间,这样才让自己在成都又有了栖身之所。看见有些新闻网站采用了网友拍摄的新闻图片也会支付报酬,王祥做起了自由摄影人。他每天骑着自行车不停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及时抓拍新闻事件,然后迅速传给新闻网站,没过多久竟有不少作品被采用,他开始陆续收到网站邮寄来的稿费单。

  王祥很兴奋,认为能靠新闻摄影挣钱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方式。可作为自由摄影人,王祥每月收入不过两千元左右。半年后,他对这样的状态有了不满。他想寻求新的突破。

  2010年2月的一天晚上,王祥像往常一样把白天拍摄的新闻照片传送给网站后,就去了摄影论坛闲逛,他的目光突然被一个帖子吸引,原来有人要在成都组织人体艺术拍摄,但参加者要交300元活动费。王祥囊中羞涩,他一咬牙决定从生活费中拿出300元钱参加。

  2月26日上午,王祥全副武装地赶到了成都北郊植物园。初春时节植物园内游人很少,王祥来到这里现场缴纳了300元活动费,他跟随组织者走进了树林深处,已有七八个像他一样手拿单反相机的中年男人等候在那里,正急切盼着女模的出现。

  不多一会儿,3名年轻美貌的女模果然出现,身上只穿着三点式泳装,然后摆出了各种撩人心扉的造型……王祥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摄影活动,他很快被女模们的风情万种挑逗得浑身难受。

  王祥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举起相机“咔嚓咔嚓”一阵猛拍。回到家,他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然后把女模照片传上去,他越看越觉得刺激。这时候,王祥头脑中有了一个想法:别人可以靠组织人体摄影赚钱,我为什么不能呢?

  王祥算了一笔账:参加活动者每人收300元钱,要是有10个人参加就能挣3000元钱。每月有4个星期天,要是每周能组织一次这样的摄影,他每月的收入不就能有一万多元了吗?就算支付了模特报酬,少说也能挣上八九千元呀!

  很快,王祥制定出了活动方案,方案的第一步就是成立公司。

  王祥认为,去植物园搞人体摄影只能偷偷摸摸,一点也上不了台面,他要做就做得有声有色。可开公司需要资金投入,王祥拿不出来,他于是想到了“工作室”这个招牌。

  没多久,一家名叫“天影”的工作室就在王祥捣弄下挂牌了,他还撰写了一段精彩的介绍:“本工作室多年从事专业的模特包装、宣传和推广,拥有雄厚的专业知识和背景,并具备稳定的根基和强大的开发团队,帮助漂亮女孩一夜成星不是梦。”此外,王祥又借钱租下了三室两厅的套房,他将套房的客厅进行改造,利用从淘宝网和二手数码产品市场上购买的摄影灯、背景幕帘和反光板等专业器材,布置成一间看上去颇有几分专业品质的摄影间。

  随后,王祥在网上为工作室开通了所谓的“天影”官方微博,精心撰写了招募女模特的启事。王祥将招募启事发布后,半天就有十多个女孩加了他的QQ,或关注他的微博,并将简历和照片传送给了他。

  看见照片上一个比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孩,王祥的眼前仿佛已有了像雪花一样飞舞的钞票……3月18日,王祥挑选了一位长得漂亮、而且在网上和他聊得投机的女孩“面试”,地点就在他的“天影工作室”。

  下午两点多钟,这个名叫邓丽莎的女孩如约而至。王祥眼前骤然一亮,因为他看见走进来的邓丽莎修长的身材穿件刺绣旗袍,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影视明星的风范。邓丽莎说,她在房产公司做楼盘销售,上大学时就很喜欢照相,这次在网络上看见天影工作室招聘,就想来试试,如果被聘上既可以满足自己对照相的兴趣,又可以多挣钱,可是一举两得呀。

  签约女模迈出第一步

  王祥认真听完邓丽莎的介绍,他随后拿出单反相机为这个女孩拍摄了几十张照片,然后说:“你年轻,有气质,身材也好,很适合做模特,要是我们能长期合作,很有可能让你迅速成为大红大紫的女明星。”邓丽莎心花怒放。

  送走邓丽莎,王祥立即将她的照片发布在微博上,结果引来大量转发,3个多小时就被网友转发5000多次,评论1000多次,不少网友对邓丽莎的美貌和清纯大加赞赏。王祥很有心机,他特意把网友们的评论转发给了邓丽莎。

  年轻女孩谁会没虚荣心呢?邓丽莎果然很享受网友们的评论。

  4月初的一天,王祥再次约请邓丽莎,说自己准备为她拍摄一组人体艺术照。邓丽莎听后兴奋不已,她在约定时间特意穿上紫色职业装赶到了王祥的工作室。可拍摄了十多张职业装照后,王祥提出要她脱掉衣服拍人体照时,邓丽莎一愣:“你说什么?”“我叫你把衣服脱掉,这样才能拍人体艺术照呀。”可他的话音刚落,脸上就被邓丽莎狠狠打了一个耳光:“流氓!”

  邓丽莎抓起挎包气冲冲走了,王祥更是气急败坏,因为邓丽莎是他好不容易找来的第一位女模,他如何甘心就这样放弃?接下来几天,王祥接连不断给邓丽莎发去QQ信息,向她解释什么叫人体艺术摄影,并建议她去百度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果然,在对人体艺术摄影有了一定了解后,邓丽莎的态度改变了,主动给王祥打电话表示歉意。

  4月9日,在王祥的工作室,尽管邓丽莎还是放不开,但在王祥的不断劝说下,她终于脱下衣服……

  邓丽莎脱掉了最后的遮拦,她因为紧张双手抱胸,双腿紧闭,连呼吸也很急促。王祥在按动了几次相机快门后,他叹息说:“你这样紧张,拍出来的照片还有什么美感呢?”接着,他就叫邓丽莎放松、自然,可邓丽莎根本做不到。王祥从身上摸出了1000元钱:“这些钱本来全是你今天的报酬,可你一点也不在状态,必须扣掉几张。”说完,他从百元大钞中抽出了3张。

看见王祥手上的钞票,邓丽莎竟提出要和王祥签订保密协议,用来保证她的照片不外传。王祥当然不答应:“丽莎呀,这些照片也算是我的艺术创作,我有权用这些照片和更多的摄影爱好者进行交流。再说,我还要把你包装成明星,你认为签订这个协议有意义吗?”

  “一对一”私拍滑向罪恶

  王祥再次走到邓丽莎身边,将她的双手拿开,又把她的双腿分开,然后就用照相机在邓丽莎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拍摄特写,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邓丽莎拿着王祥给她的1000元报酬,像做了贼一样逃走。

  王祥将邓丽莎的人体艺术照上传电脑,看见电脑上出现的美丽身体,他竟兴奋得一夜难眠。第二天,王祥就打电话要和邓丽莎签约。

  可王祥明白,工作室的名气渐大,仅有一个女模如何能支撑?此后十多天,他就照葫芦画瓢,不断招募有明星梦的女孩加入,很快就有了13名固定合作的女模。

  手上的资源越来越多,王祥就要开始让这些女模去为自己赚钱了:“本工作室拥有众多年轻、美貌、气质绝佳的女模,有公司白领,也有女大学生,活动方式为多对一拍摄,每次每人缴纳活动费500元。”为了更能吸引摄影爱好者的眼球,王祥还在启事后面附上了女模的艺术照。

  一时间,他的QQ被加满了,他不得不又重新申请了一个号。王祥兴奋了,面对Q友们纷纷表示要参加活动,甚至争先恐后要把活动费打给他,王祥仿佛找到了个聚宝盆,安排了15个Q友参加。

  4月25日,接到通知的Q友陆续来到王祥的工作室,不足30平方米的摄影厅被挤得水泄不通。王祥很精明,为保证摄影效果,从而留住Q友,他让邓丽莎做了每次的拍摄嘉宾,允许Q友在一定范围内做自由拍摄,但每次拍摄需支付800元报酬。这一下,Q友们群情激昂,邓丽莎也像朵含苞待放的玫瑰惊艳亮相。随后,王祥又安排了一名叫白莲春的女模性感出镜,Q友们又纷纷举起相机。紧接着,另一名叫刘佳美的女模在王祥的安排下,索性躺在地上摆出各种卖弄风骚的造型,有几个留长发的Q友不断用富有挑逗性的语言刺激她,还叫她将双手从私密处移开……

  王祥初战告捷,他一共收入7500元钱,除支付模特费,净赚4000元!

  “天,一个上午就能赚这么多钱,我不是很快就会成为有钱人吗?”王祥数着手中的钞票,不由心花怒放。

  从此,每个星期天,在天影工作室,王祥都会组织这样的活动,月收入很快就达到了上万元!为进一步扩大活动的影响力,吸引更多人参加,王祥还购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两个移动硬盘,他把每次活动所拍的照片全都存储在电脑和移动硬盘上,然后上传网络。

  王祥拍摄的大量所谓人体艺术照,引起了淫秽情色网站的关注,他们通过QQ等方式联系上王祥,表示愿意出高价购买他的照片。

  这是一条王祥过去根本没想到的生财之道,他很快与这些网站达成了交易协议。后来,王祥的胆子更大了,他不仅要将照片提供给情色网站,还刻录成光碟,通过地下渠道在成都的百脑汇、E世界等电脑卖场销售,赚取暴利。

  不仅如此,他又想出了“一对一”的私拍点子。

  王祥所谓的一对一私拍,就是让拍摄者和女模“一对一”组队,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在没有任何人介入的情况下进行拍摄。至于拍摄的内容,则由拍摄者和女模协商决定。当然,“私拍”的收费也很高,没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士根本承受不起。但对于王祥,推出这样的拍摄,不仅更具有刺激性,他也可以因此赚更多钱。

  触犯法律追悔莫及

  2011年5月6日,王祥又在他的工作室组织拍摄活动,邓丽莎的美貌和大胆引起了一位叫周爱军的Q友兴趣,找到王祥提出希望能和邓丽莎“私拍”。

  “一对一私拍,一个小时3000元。”王祥还是第一次向Q友提出这样高的收费,周爱军听后连眼睛也没眨一下就答应了。王祥数着钞票,他立即叫邓丽莎跟随周爱军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仅几分钟,邓丽莎和周爱军就在房间里争吵起来。王祥刚要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邓丽莎已跑出来哭着说周爱军要非礼她,周爱军也冲出房门大声问王祥:“你给我安排的模特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一点职业素质也没有?”

  王祥急忙将3000元钱退给了周爱军。

  让王祥愤怒不已的是,周爱军随后还在摄影论坛上发帖子,说了天影工作室很多坏话。接下来,王祥再组织活动,报名的Q友就寥寥无几,有时候只有两三个Q友。王祥苦恼不已,眼看着所挣的钱不断减少,他在琢磨要用什么办法才能重新提高业绩。

  一天,有位Q友对他说:“你的女模们虽然个个漂亮。但是思想很保守,完全跟不上现代人的潮流。要是你让她们更开放些,我们就算多出钱也愿意呀。”

  Q友的话让王祥想了很久,他自然明白所谓“更开放些”是指什么。随后几天,王祥就选择了几名思想活跃的女模,邀请她们喝茶、吃饭,交流和沟通。果然,王祥的这番工作没白做,女模们含蓄表示同意了。

  5月23日,王祥第一次组织了“私拍会”,每名拍摄者需交3500元私拍费。在拍摄现场,王祥让拍摄者和女模们分别进了被自己分割成几间的独立卧室,没过多长时间就听见从卧室不断传出了女模们的呻吟声……

  这次“私拍会”,王祥挣了一万多元。他又开始盘算,要是每周都能组织这样的私拍会,一年下来不就能挣上几十万吗?到那个时候,又何愁在成都不能买车买房呢?然而,王祥只打着他在金钱上的如意算盘,却忘记了自己的行为已触犯国家法律。

  2011年5月30日,王祥又在位于成华大道二段某小区内的工作室组织女模拍摄,3名女模一丝不挂,公安民警破门而入。室内,在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上,正以幻灯片的形式播放着一张张不堪入目的淫秽照片,电脑旁还连接着移动硬盘,公安民警查证共有淫秽照片达945张!

  原来,5月初,成都市公安局对各类新型犯罪形式进行调查时,通过网络搜寻,民警发现有个网名叫“欢喜佛爷”的人,长期通过摄影爱好者QQ群、论坛,发布人体摄影信息,并多次组织人体摄影拍摄。经查实,“欢喜佛爷”即王祥,遂对王祥的行踪实施了监控。

  面对大量的人证和物证,王祥低下了他那颗自认为聪明绝顶的头颅。

  据侦办此案的民警介绍,在查获的大量图片中,女模们大多赤身裸体,不堪入目,所摆出的姿态也大多具有挑逗性。据涉案人员交代,王祥组织的“一对一”拍摄,结束后女模和拍摄者之间还会有性交易发生。因此,成都警方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嫌疑人供述和被查获的大量淫秽图片,认定王祥所组织的人体摄影活动,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摄影,而是充满了情色、淫秽内容,已涉嫌组织淫秽表演罪。

  2012年3月2日,成都市成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法庭上,王祥几度忏悔说,自己从小在贫困中长大,早在少年时代就梦想将来要出人头地。可大学毕业,现实的残酷却让他处处碰壁,但他还要对父母撒谎说自己在成都生活很好,甚至每个月还要按时寄钱回家,这一切都让他不堪重负。最终,出于对金钱的贪婪,他开始不择手段……法庭没有当庭宣判,但王祥必定会为自己的恶行承担罪罚。

  幸福提醒

  人体艺术摄影,应当是用艺术的方式来表现人体的自然美和原始美,它和金钱、欲望等一点关系也没有,更不应该追求任何感官上的刺激,否则就是对这种崇高艺术的亵渎。王祥打着艺术的旗帜进行所谓人体摄影,不仅亵渎了艺术,更触犯了国家刑律,他的行为提醒广大就业的毕业生们: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任何违背法律的创业手段,最终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