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画家与人体摄影的关系

 自1839年达盖尔发明摄影术以来,19世纪的摄影已经向视觉艺术,特别是绘画发起了挑战。当时绘画对摄影术的存在有着十分复杂的情感关系。 

  在摄影术诞生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摄影与绘画是一种越界与驱逐、吸引与排斥、同化与异化的似敌似友的关系。即使在今天,摄影与绘画的这种关系仍会不时地以或明显或含蓄的方式表现出来。而这场互相挑战、爱恨交加的游戏的结果,则是摄影与绘画都因对方所给的挑战和刺激而获得了新的血液和发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早期人体摄影的发展与当时画家、雕塑家们大量需要用于创作的人体造型素材照片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他们既订购这类照片,也亲自披挂上阵拍摄人体照片。画家与雕塑家们对人体素材照片的需求和他们对人体摄影的介入,从量和质两个方面刺激了人体摄影的发展。而人体摄影的表现实践又反过来影响与改变他们对摄影与绘画的看法。摄影家杜里奥与画家德拉克洛瓦的关系便是摄影与绘画的这种互动关系的典型写照。 

  尤热·德拉克洛瓦(1798-1863)最早表露他对摄影的兴趣是在1850年发表的《两个世界的批评》。他在这篇文章中这么写道:许多画家为了纠正自己的观察错误而使用达盖尔版照片。我支持他们。我不赞成许多人对使用金属、玻璃及亚麻布画出图像的达盖尔版照片所持的批评态度。只要充分理解和使用达盖尔版照片,我们可以弥补画家们至今为止所受的教育的缺陷。达盖尔版照片可以成为纠正这个缺点的有效手段。 

  在许多为难达盖尔版照片的人中,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那位带头向法国政府请愿要求禁止摄影这个“不公平竞争”行业的学院派绘画大师多米尼克·安格尔(1780-1867)。安格尔表面上气势汹汹地对摄影大加伐挞,可他的名作《泉》的裸女形象素材就是来自纳达尔的人体照片《克里斯蒂娜·鲁》。这张人体照片是纳达尔现仅存于世的两幅人体摄影作品之一。 

  摄影术的发明确确实实给以安格尔为代表的新古典主义绘画带来了沉重打击,但对德拉克洛瓦来说,摄影术的发明有助于他所梦寐以求的“把自然原封不动地画下来的新绘画”的确立。 

  德拉克洛瓦认为,真正的画家能够抓住光的根本性质,能够体会色彩的微妙变化,能够领悟变动不居的大气变化,能使自己置身于自然的神秘韵律之中。德拉克洛瓦相信达盖尔版摄影术是达到这一目标的理想手段。 

  就在《两个世界的批评》发表后两天,德拉克洛瓦听来访的友人说安格尔的弟子正在拍摄男性裸体照片,即对此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在日记中写道:想去看看他,并且还想向他借这些照片。不久,德拉克洛瓦成为于1851年创立的法国最早的摄影协会的创始会员之一。通过这个协会,德拉克洛瓦结识了包括尤金·杜里奥在内的许多摄影家。从现存的他致杜里奥的信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杜里奥的照片,也就是对摄影所发出的由衷的赞美:感谢你的杰出照片。这些照片是画家最珍贵的东西。 

  1854年,德拉克洛瓦不止一次地来到杜里奥的摄影室观摩杜里奥拍摄人体照片,德拉克洛瓦在观摩时从旁边协助杜里奥调节灯光并对模特儿所摆姿势作出指示。德拉克洛瓦与杜里奥的这种关系超越了一般好友之间的观摩交流,而上升为一种共同创作的行为。德拉克洛瓦将部分他喜欢的照片收入他的私人相册并据此画了许多优秀素描作品。经过德拉克洛瓦的妙笔表现,这些照片上的男女模特儿通过摄影这道门槛走入他的画中,摇身一变成为“英雄”与“女神”。如果把德拉克洛瓦的《阿尔及尔亚女子》的人物造型与杜里奥的照片稍加比较,我们便可知道德拉克洛瓦此画出于何本。统摄整个画面的明快气氛、笔触所到之处溅起的生命喜悦以及画家的心灵与光共振之愉悦,都将他在根据照片作画时获得全新刺激与启示的兴奋一一道来。在给友人的信中,德拉克洛瓦激动地写道:这个伟大发明来得太晚了。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彻底研究摄影了。我不知道如果摄影更早发明的话会给我怎样的影响。对于我们根本不了解的自然形态,摄影手到擒来将其展示给我们。 

  德拉克洛瓦还感慨万分地说:如果再早30年发明摄影的话,大概我的成果会更丰硕更杰出吧。用达盖尔版摄影术得到的东西给绘画带来了无可估量的令人震惊的价值。如果一个人有能够以有效的方法灵活地运用达盖尔版摄影术的才能的话,他一定能登临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 

  德拉克洛瓦对摄影寄予的厚望恐怕在他的同时代人中是最为深切的。在当时的画家当中,恐怕只有德拉克洛瓦能够以如此热情的态度来称赞这一在当时看来足以威胁到画家生存的新生事物。 

  19世纪写实主义绘画的巨匠古斯塔夫·库尔贝(1819-1877)的信条是“描绘真实的事物”。库尔贝将逼真地描写外部世界作为一个艺术标准加以确立。库尔贝以前的画家们一直认为绘画就是修补自然的不足之处并使之趋于完美。库尔贝的准则显然与这些画家们的理念相左。因此,库尔贝的逼真地“写”事物之“实”的表现方法,势必会受到诸如“不过是达盖尔版照片的翻版而已”之类的指责。就连波德莱尔也指责库尔贝,攻击他的绘画是表面的。波德莱尔还说,在聒不知耻的下流与彻底的实用主义方面都以库尔贝为最。库尔贝的写实主义风格甚至还让摄影家反感。那位曾将自己的摄影室借出来举办第一届印象派画展的纳达尔也不堪忍受库尔贝的表现风格。 

  库尔贝以他的写实主义颠覆了视艺术为美化现实的手段的传统观念,并且在创作实践中将其推至极端。他那幅《世界的起源》由于露骨的性器官描绘而被拿破仑三世下令禁止展出。库尔贝的绘画作品因而被讥讽为有着“照片式的猥亵”,更何况人们还有着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库尔贝在作画时参考了照片。在最应该体现画家追求完美形态的热情和才能的人体绘画上,库尔贝断然运用以资产阶级妇女为模特儿拍成的裸体照片为创作素材,在1853年画出了被德拉克洛瓦讥为“无意义”的作品《浴女们》。 

  如果说库尔贝在“描绘什么”这个问题上与摄影不谋而合的话,那么后期印象派画家埃德加·德加(1834-1917)则在“怎么描绘”这个问题上受到摄影术的诸多恩惠。德加以极大的勇气将摄影的视觉方式揉入自己的绘画表现中,并使之成为德加绘画中最具特征因而也是最为本质的部分。德加的非凡才能甚至使他能把当时还被人们认为是摄影的缺点的东西(比如因曝光时间过长而引起的模糊等)转化为德加式表现风格的一部分。正如列维所说,德加在利用照相时,也仍然创作出了某些有生动个性的东西。作为一个人体绘画大师,德加也表现出了敢于正视人体的现实状态的勇气。他甚至曾就自己的模特儿说过“女人一般而言是丑陋的”。显然,德加是深刻地看到了被画家和摄影家理想化了的优美人体与现实人体之间的不可逾越的鸿沟,而这与摄影术教会他以艺术摄影的眼光来看待现实不无关系。德加不仅把摄影的视觉特点转化为自己的绘画表现语汇,而且还亲自拍摄照片,他经常出入于巴黎的塔塞埃罗德照相器材行,并借用那儿的暗室印放照片,以便给自己的创作提供人体素材。 

  尽管在后期印象派画家中以德加对照片的运用最为高超,但保罗·高更(1848-1903)、保罗·塞尚(1839-1906)、亨利·土鲁斯—劳特列克(1864-1901)等人也在作画时不同程度地使用过人体照片。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