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摄影的调研

2019年似乎是人体摄影年。 

  元旦之际全国首届人体摄影艺术摄影展览在广州开幕,模特到场与观众见面。而后该展览在全国巡回,新闻炒作一浪高于一浪。 

  春、夏季之间,人体摄影组团外景拍摄形成时尚,从报刊广告看,至少有四、五家之多,南有海南岛、北有海参崴、西有新疆戈壁、东有浙江天台。在内地某大城市的商厦,还有当众表演拍摄。 

  走进书市,人体摄影画册和研究人体摄影的著作空前繁荣。我在一家摄影专业书店数了数,大约有四十多种。 

  2001年征集的第十届全国人像摄影展览的来稿,人体照片打破历年记录,达600多幅,质量之精超过主业(婚妙摄影等)……。 

  种种迹象,使我感到新奇,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艺术动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因此我参加了某些拍摄活动,采访了一些拍摄过人体的摄影家,尽管这是局部的考察,但愿能窥一斑而知全豹。 

  〔民众对人体摄影是否接受〕随着改革开放,人体摄影在大城市和沿海特区出版和展览已经见多不怪,但在内陆地区,特别是地、县级以下的地方,对于人体摄影还是感到异常,看看图片尚可,而要在现场拍摄赤条条真人,还是有点疑惑。在司马迁故里的某小村里,陕西青年摄影协会举办人体摄影活动,以百年古宅为背景,展现少女的青春胴体,创意是表现冲破传统封闭的生命活力。他们在联系拍摄场地时遇到一定的困难,当地干部中有的理解,认为通过拍摄可以提高本地知名度,有利于开展旅游;但有的认为有损于古村的名声,给再多的场地费也不干。 

  在黄河龙门口的河床里拍摄人体,我问给摄影家开船的老大:你看了有什么想法?他说:我不明白你们拍了干什么用?我说:可以展览和出版画片。他问:国家允许?那漂亮的姑娘,谁不爱看? 

  在黄河大桥边有一个卖饮料的小店,当店主听说:正在拍不穿衣服的女娃。他感到非常好奇。我们问他:你能接受女模特的做法吗?他说:可以,但我女儿不行。她要想拍这种照片,我把她扔到黄河里。 

  我们在俄罗斯得到的反映就不同。在公园和海滨比较暴露的场合拍摄人体,没有遇见人围观。问起当地导游小姐,她们觉得这是艺术,很正常的事。回国过俄国海关,他们检查我的摄像机,回放我拍摄的人体画面,同行的影友担心会不会没收?而海关官员说:“哈拉肖,克拉西瓦亚坚伏其卡”(好,美丽的姑娘)。过关没有遇到麻烦。 

  [对集体拍摄人体的看法]过去,我国摄影家拍摄人体大多是个体行为,少数人秘密进行。2001年由“地下”转为公开,由个别发展为团体。 

  我先后参加过国内和赴外两种团队,从参加的人员看,全国各省、 乃至香港的都有,有的团有近百人,说明举办人体摄影活动受到一定欢迎。他们说,自己拍摄人体很不方便,组织集体拍摄不仅给大家创造了实践机会,而且还能解决模特肖像权和外景场地。 

  当然,这种集体拍摄也带来某些弊端。一是,不符合艺术的独创精神,十多个、乃至上百个镜头都是拍的同样人物、同样姿势,结果作品大同小异。另外,确也有些创作团收费过高,而拍摄模特时间很少,配合条件偷工减料,成了变相经商活动。最为担心的是,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甚至在围观群众下将裸露的模特“示众”,这有悖于传统道德。这些担心和评说,也并非鸡蛋里挑骨头,反倒提醒我们如何更好地来处理组织拍摄问题,如何调整好艺术创作和社会习惯的关系。 

  我以为首先要解决好模特裸露的场合与氛围问题。陕西古村拍摄人体是相对封闭的,活动并不保密,但拍摄现场不是谁都可以参观的。他们在大院门口设岗把关,分批轮换拍摄,让现场保持良好的、严谨的创作气氛。绝不允许起哄、非礼,开玩笑。这样,就防止出现伤风化的负面影响,也容易取得社会对人体摄影的赞同。 

  同时,我觉得集体拍摄不能把它当做创作作品的主要途径,更多是一种辅导性的学习。 

  初学者自己拍摄人体是有一定不便,集体组织拍摄,再加上有教师指点,可少走弯路,有利于入门。但这大多是重复他人或模仿名作的习作,不宜过多提倡。艺术贵在创新,在集体组织的活动中,如有条件还是不要”大拨轰“,几十人挤在一起是拍不出好作品的。在俄罗斯,他们那里模特较多,价格比国内低(每小时不到人民币500元,供五人拍,平均每人100元),我看到每个小组的摄影者就很少,让每个拍摄者都有时间实施自己的构思,安排模特表现自己的要求。 

  [摄影者的拍摄心态和文化准备]人体摄影,在我国是新的拍摄课题,许多人都是刚刚开始尝试;再加上它的难度很大,到现场往往不知所措。由于摄影者缺乏文化准备,初次见到赤露的胴体,好奇多于构思,在现场把模特围得水泄不通,快门声此起彼伏。我曾问过几位首次拍摄人体的影友:两个小时里,你“谋杀”了多少135胶卷?他们说:大约有十二、三个吧。也就是,平均15秒按一次快门,这么高的拍摄频率,还有什么时间去布置现场、调整用光和启发模特情绪……?结果当然是拍摄数量很多,但拿得出手、可供发表、展出的却很少。 

  在赴俄罗斯采风的摄影团里,我看到有些小组就比较讲究艺术质量。他们在出发前研究了优秀的人体摄影画册,并请拍摄过人体的摄影家介绍拍摄体会和方法,组团时还给每人印发有关创作人体摄影的理论文章,帮助大家建立端正的美学指导思想。同时出发前根据一定的创意构思,准备必要的道具、服饰和相应的照明器材、摄影附加工具,所以他们在现场拍得比较从容,克服了盲目性,加强了作品的内涵和形式美。事后,他们还相互观摩作品、切磋拍摄得失。 

  众所周知,拍摄人体照片,并不等于就是人体艺术作品。因此,笔者认为在组织创作人体摄影时,除了提供场地和模特等条件外,还应对拍摄目的、艺术追求进行必要的研讨。这样才能提高人体摄影的人文价值和学术品位。 

  [与模特的相处合作]要拍好人体摄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是如何选用模特,摄影家技艺再高,模特选择和配合不当,作品同样会功亏一篑。有一位摄影水准很高的青年摄影家,他拍摄《亚当和夏娃》之类的外国神话故事和远古先民的爱情题材,外景场地和灯光都到位,美中不足的是模特太中国味,太现代感。结果既不像亚当、夏娃,也不是伏羲和女娲。 

  在调研中,笔者发现我国摄影家使用人体模特比较随意、轻率。一是,只要体形曲线,忽视表情气质。可能是出于中国国情,有许多模特比较害羞,总是把长发挡脸,而摄影家也就无奈地认可了。所以人们戏称:中国的人体摄影“不要脸”。二是,对模特启发、交流不够。模特常常不知道摄影家的拍摄意图,只能摆摆常规姿势, 

  在调研中,我也见到过摄影家与模特发生不愉快的情况。如有个别摄影人对模特不礼貌,动手摆布,出言生硬,引起了对立情绪就难以拍好作品。再有模特不够敬业,怕苦怕累,拍摄五、六分钟就要休息二、三十分钟;更有过分的,个别模特去沙漠、戈壁等艰苦的外景地,一看生活条件太差就不告而辞,开了小差。有远见的人体摄影组织者为了调整好模特和摄影家的合作关系,常常把自己的夫人或女儿请到组里,专职管理和照顾模特,组里多了一个女性做中间人,有什么想法和意见比较容易沟通,气氛就大为改观。 

  在调研中,许多摄影家都抱怨中国模特比较外国模特难拍,她们除了心里障碍(害羞)外,体形和艺术素质也有一定差距。我问了俄罗斯的经纪人他们的模特是怎样造就的?他说,他的模特在莫斯科学过十年舞蹈,有较好的艺术感觉,一上场就有造型。同时,每天都要练功,保持健美的形体。不过,他也感叹现在俄罗斯也有滥竽充数的,个别女孩为了挣钱就脱,这不是真正的艺术模特。 

  由此看来,我们对于摄影模特的事,也要慎重研究。不仅要学会严格选择,而且从长计议还得考虑如何严格培养和训练。 

  人体摄影在我国还是新生艺术,改革开放使它有了发展。大约是由于过去受压抑,口子一开缺乏对高品位的追求。为了让她健康成长,我们有责任更严格地要求她。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