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紫:离艺术很远,离生意很近

我家乡宜昌,是个好地方。才子有屈原,美女有王昭君。然后快两千年了都没有名人,但到了现在,你吓我,有了一个苏紫紫。 

  我想我要下笔留情,尽量照拂一下我这个小老乡。她的裸,你可以说是反抗不负责,任的父亲,甚至可以说是反拆迁——那也是个英雄,以前反拆迁得亮出身子浇汽油,为了一帮鸟人,自焚实在不值。现在亮出裸体就行了,还总不至于死的。 

yiwl20111204-3-l.jpg

  这些之外,苏紫紫事件勾起了我强烈的对中国人体摄影的批判欲。苏紫紫明显中了这种“艺术”的毒。我想对热衷此道的人士说,你自己玩自摸可以,我们尊重,但不要和艺术扯上关系。早些年我就写过文章,挖苦集体人体摄影创作热,也否定过苏紫紫的前辈汤加丽的“艺术照”,现在我很高兴有由头再次得罪人了,因为我否定这种摄影,而且是全盘否定。我的观点如下: 

  当代中国人体摄影就没有过好作品。它们即使不色情,也是流于光影表面,所谓人体沙龙,所谓艺术照,属于色情爱好者或摄影爱好者的玩物,最多也只是审美的通俗初级阶段,没有创造性和深度可言,而这正是人体摄影作为艺术的前提。 

  我说的是当代,因为在上世纪80年代前,郎静山先生等人早就摄下大量人体,如同刘海粟起用绘画人体模特一样,有着艺术史的意义。而观之于今,没有出现过大师级人体影像。我记得的,只有北京女郎EMI,做了不少自拍裸体,有苏紫紫难于企及的影像力量,参加过平遥影展,即便如此,我也对她的艺术性存疑。 

  另外,在拍卖市场上曾卖出中国摄影最高价的刘铮的《四美图》,也是利用大量人体影像,表达中国历史的阴暗一面。但他的作品居然在网上被当作色情图片流传,这也说明国人欣赏水平的低下。这样的艺术家绝不会承认自己的作品是人体摄影。不仅因为人体摄影这个词儿在艺术领域早烂了,而且因为严肃的艺术不会强调和局限于这一生理意义上的特征。 

  以人体为对象,当然可以创作出震撼人心的艺术品。美国的萨利·曼,拍的还不是大学生,而竟然是自己幼小的女儿们的裸体,但让你感觉人性与家庭的自然美好;捷克的简·索德克,长期在地下室面对千奇百怪的裸体,他的作品是以人体的自由宣扬人性、解构专制;日本的荒木经惟,都差不多承认自己是个色情狂了,但也是用人体在思考日本文化、欲望、都市本身。筱山纪信则还有直接色情的一面,但技艺也非我们能比。这些人物的作品,上网一查便知。 

  人体摄影热潮是当代庸俗化的典型例证。可怜姑娘们还以为为艺术献了身。我也可怜那群真诚的摄影师,还因艺术了而高潮迭起,我宁愿您是为裸体而高潮,那更自然一些,去年河南有农民拿树枝驱赶山中裸模的事件,我看到新闻照片甚觉痛,农民朴素地发现了真相!可惜竟有《要允许农民不懂人体艺术》之类的报纸评论。我看这些评论者也同样欠揍。 

  我想,苏紫紫会认为裸体本身有反抗与解构的意义,如同不少大师之作一样。但很明显,这一意图在近一百年前就已实现,并且在当代,只限于在上世纪80年代有其巨大的意义。过时,就没有了针对性,就不是当代艺术。她现在又开始搞行为艺术了,我想,是因为人家拍她只是人家的作品,自己搞行为才能让自己成为艺术家,但也不如近年的区志航那样有含义。 

  其实,这文章绝不是否定情色摄影,而是否定其艺术的幌子。《潜伏》里面,情报够神圣的,但那个结巴的谢若林总是说:“生意,这就是一门生意。”中国人体摄影好像也够神圣的,其实,生意,就是一门生意。器材商发了,摄影家协会也赚了,小姑娘上位了,全体人民艺术了,点击率也上升了。 

  这篇短文也不是针对苏紫紫。这年头,谁都不容易。如果哪天在家乡街头碰上她,我一定帮她出主意,顺便买两块辣子热豆腐请她吃。孩子不容易,咱们不能光吃她的豆腐。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