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紫:天渐黑,我无畏

2010年的冬天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少雪的冬天,空气干燥寒冷。没有人注意到在北京城的一间星克巴里,一个女孩窝在小小的角落里。最后,她给远方的奶奶打了一通电话,那是她所有力量与温暖的源泉。挂掉电话后,她再也无法控制,大哭了一场,那一刻,“苏紫紫”这个名字对她来说那么遥远,她只想还原成王嫣芸,做回那个依偎在奶奶身旁的小女孩,天真烂漫,甜美快乐。 

xmzk20110629-1-l.jpg

  人大徐悲鸿艺术学院的本科生、每场500元报酬的全裸模特,两个天壤之别的身份,让苏紫紫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红人,手机每隔4分钟响一次,应对不同的媒体回答各种尖锐敏感的话题,出现在各种访谈节目里。传闻与非议像海啸一般铺天盖地:身后有强大的炒作团队,悲惨的身世纯属虚构,曾被包养,用左旋咖啡保持身材,和男友合开一家酒吧……人们在义愤填膺、高声指责的时候,完全忘记她也只是个年仅20岁,孤身一人北上的女学生。 

  之所以成为裸体模特,是为了凑足学费。刚刚入行的她完全处于弱势,根本想不到在那些深不可测的镜头背后暗藏着多少污垢与不堪,她变得盲从,毫无主见,任其摆布。直到后来,一位有良知的摄影师善意地提醒,她才得知自己被偷拍了许多看似故意不雅的照片。仿佛做了一场噩梦的苏紫紫迅速退出,拒绝了商业私拍。 

  也许是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苏紫紫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心态,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明白媒体就是一把双刃剑,不如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作品。她把所有的一切统统消化后,放进她后期的作品《看客》中去,站在小我的角度与大众的社会进行平等的对话。她说:“不是你们在看我,而是我在看你们。”后来遇到一位故意造谣的无良记者,她使了一点“小坏”,将其手机号码公布在博客上,致使对方“不堪其扰”被动关机,以此作为小小的惩罚。 

  面对强势的媒体炒作与围攻,苏紫紫既没有选择忍气吞声的逃避,也没有选择麦芒针尖的激化,她坚持还原自己,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勇敢与无畏。有人在网络上传播有关苏紫紫大胆尺度可与“艳照门”相对比的隐私照片时,苏紫紫更是没有半分回避,坦然回答正是自己的照片。她说,每个人的成长都有一个阶段,犯过错的经历是过去的自己不能切割,只有这样才是完整的自己。她只想按着自己的心愿在真正的人体艺术领域继续努力,将来可以出国深造,让家人与朋友为她感到骄傲。 

  转眼到了2011年,重新投入工作的苏紫紫可以说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她的新作品《病》在三月份推出,是为了展示90后关于梦想的困扰与思考,它向大众提出引人深思的问题,在这个浮躁喧哗的时代,“病的是我们还是社会,谁都分辨不清,什么时候才能痊愈?要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春节前,苏紫紫特别回到家乡探望思念已久的爷爷奶奶。在飞机起飞的时候,她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回家,这是一个需要多大勇气才能去践行的词,我害怕回家,害怕面对回忆的满目疮痍。”面对媒体的责难与非议时,不曾流泪的苏紫紫在见到奶奶的那一瞬间,禁不住抱头痛哭。当她得知爷爷奶奶早已知道现在她所处的事业,并给予完全的信任与支持时,她更是激动不已。原本感到疲倦的她果真再次充满力量与信心,她将自己的作品拿给奶奶看,并将配词讲给奶奶听:“我知道前方是黑暗,但是我想走下去探个究竟。因为谁都不能告诉我,黑暗的尽头没有光明。” 

  此次回乡后,苏紫紫声明,她将不再接受任何媒体关于其私事方面的采访,因为她想让大家淡忘掉苏紫紫,只将目光放在她的作品之上。天渐黑,路还远,无畏的苏紫紫坚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抵达黑暗的尽头,迎接光明。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