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生活,它叫做“苏紫紫”

有一种生活,它叫做“苏紫紫”

2011年才刚开了个头,一个新的网络热词横空出世——苏紫紫,她因为人大本科生和人体模特的双重身份火速蹿红,上升为90后新标杆。而苏紫紫的脱颖而出,就是一个个性的女生超级给力的结果。 

   

yiwl20111204-2-l.jpg

  给力第一弹:裸模 

  ——“老了我还会拍裸照”“有人穿着衣服也很色情” 

   

  有人注意到苏紫紫,是在2010年末,当时苏紫紫在人大校园办形体艺术交流展《Who am I》,有平面媒体以“90后女大学生自办形体展览”为题报道了这个以人体摄影为主的展览。似乎有不少看客对人体摄影的兴趣超过了形体艺术的范畴,随之而来的辱骂和争议淹没了这个未满20岁的女孩。但是苏紫紫认为自己从事的是形体艺术,不应该屈服于别有用心之人的对号入座。她甚至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人体模特这一职业洗刷冤屈。于是她选择全身赤裸接受媒体采访,坦然面对镜头,为捍卫自己的艺术追求发出控诉。 

  2011年1月6日晚,在海淀区西三旗一家花卉市场一个热带鱼馆,裸身浸在鱼缸中,苏紫紫希望摄影师捕捉一种接近死亡的感觉,花卉市场没有暖气,水温远低于体温,她一遍一遍重复呛水动作,让摄影师捕捉“寒冷、濒临死亡边缘的挣扎瞬间”。几十分钟过去,这个19岁女孩开始牙齿打架、声音发颤、全身发抖。 

  被劝出鱼缸后,她光脚踩在地板上,仰起湿漉漉的脸问:“我是不是很疯狂?”当天的拍摄她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她将拍摄的作品命名《Lolita》,“Lolita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想用她的眼睛,单纯、直观地看这个世界。” 

  苏紫紫敢于直言,自己的行为艺术,是对男权社会的一种挑战——“我就是想看看,我坦然地面对你,你能不能坦然地面对我。”“艺术是纯洁的。看后只想到乌七八糟的东西,那是观众本身的审美情趣有问题。我想说,所有的道德都是建立在人性之上的,如果连人性都不能面对,何谈道德?”“形体艺术不是色情。难道不穿衣服就是色情?如果有人果真这么认为,那只能说明他自己没有文化,只能说明他有窥视癖。我们都是生命,需要相互尊重,以是否脱衣服来作为色情的判断标准,显然没有把人当人看。” 

  苏紫紫从不畏惧面对质疑,有人问她凭什么让观众首先想到的是审美而不是性?她说:“眼神,我的眼神传达出来的是内心的纯净。”有人在电视节目里当面指责她:“裸露自己的身体没尊严。”她回应:“人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级。自尊是一定要的,但本真的东西要去找。当我老了,我一定还会拍裸照,我展示的是最本真的状态,都是生命的过程,无须回避。” 

  是的,无须回避,苏紫紫坦荡让人先是吃惊,然后佩服。 

   

  给力第二弹:穷二代 

  ——“我确实经历了很多不公平和苦难,但我不愿意老拿这些东西说事,因为一个喜欢从苦难中寻找感动和力量的人要么变态,要么自卑。” 

   

  苏紫紫的真名叫王嫣芸,之所以改名,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护家人不受伤害,特别是奶奶。苏紫紫的父母离婚后,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紫紫被判给父亲,但实际上是奶奶一手把她养大 。 

  考上大学的苏紫紫,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生存——奶奶因拆迁引发心脏病住院,却被实习护士打错针导致下肢皮肤腐烂、神经系统损坏,从而失去了重新站起来的可能,双方私了,院方只负责治疗费。第一次的学费,一部分是自己暑假打工挣的,剩下的是后妈卖房子凑的钱。她勤工俭学,经常打零工,做过促销员,还做过平面模特。不仅是为了赚足自己的生活费,还要每月给奶奶汇至少500元的医疗费。 

  应该说苏紫紫开始接触人体摄影,是寻求谋生的手段多于艺术。 

  苏紫紫的父亲开油罐车为生,每月少则赚600元,多则赚1200元,母亲改嫁深圳后,没有工作。“缺少英语班学费时,我给爸爸打电话,他发烧仍在开车,让我很心疼,根本没法开口要钱。” 

  “去年12月,我和往常一样去给奶奶汇钱。出了银行,我已经身无分文了,但是我特别想报个英语培训班,无奈之下,我在网上发帖找兼职。”这成为了苏紫紫的模特生涯的开始,没过几天,就有许多人主动联系她,其中有个人提供的兼职机会,便是人体模特。2010年年初的一天,苏紫紫“接到一个电话,就问‘你能不能做人体?’我很自然地想到了画画的那种人体模特。我觉得可以接受。” 

  做人体模特的事,苏紫紫先告诉了妈妈,不理解的母亲怒骂紫紫“神经病”。紫紫没有主动告诉爸爸,直到他看到网上的新闻报道,就打电话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问完这句,爸爸就不说话了。苏紫紫,“他知道我的经历,我这么做,他并不会感到惊讶。” 

  在进入高中一个月后,美术特招生需购置一批绘画用品,仅仅百元的费用却让苏紫紫无力承担。苏紫紫的人生转折发生在三年前,她家所在伍家岗区的银海市场被拆迁,由于当地政府给予的补偿款过低,根本无法再重新购置住宅。拒绝搬迁的苏紫紫一家遭到拆迁人员的不断威胁,奶奶也因此突发心脏病,至今卧病在床。为此,苏紫紫冒着寒冬在当地政府大门口跪地请愿,却没能得到任何答复。 

  苏紫紫曾经说过,“我从小就没有向人求助的意识,自从房子被拆,我跪在雪地里没人理之后,心凉了,觉得社会冷漠”。 

  有网友问,如果苏紫紫是富二代,官二代,她还会拍裸照吗? 

   

  给力第三弹:人大才女 

  ——“我要呈现一种生活,它叫苏紫紫。” 

   

  作为学生,苏紫紫不可谓不优秀。这个19岁的女孩曾就读于湖北省重点高中宜昌夷陵中学,“小时候就想长大做艺术家。” 

  她7岁时开始学绘画,奶奶拿出退休金给她买画具,但因为父亲反对,中断学画近四年,初三搬回奶奶身边后,才重新拿起画笔。 

  网络中,有一张苏紫紫两膝跪地、下面垫有一块小搓衣板的挑灯苦读的照片。苏紫紫称,“这是妈妈用手机偷拍的。”这张照片被某网编辑翻拍,后来在网上流传。 

  苏紫紫考入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成为人大在湖北录取的唯一艺术生。很多人问她既然家里穷你为什么要学艺术?她回应:难道人穷就没有权利去有自己的梦想吗,我自己在为我自己的梦想努力,那有什么可以苛责的呢?” 

  “我过去做人体模特,的确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后来,我渐渐爱上了人体艺术摄影这门艺术……将来,我也许会是一个出色的人体摄影师。” 

  为了筹备第一场展览,苏紫紫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直到展览开始前的十分钟,才打扫完场地。她说:“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如此快乐地为一件事情如此付出,我想我是找到了我的生命价值所在。” 

  让她想不到的是,她的展览吸引了北京艺术圈70多位摄影师、艺术家,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给予了她更高的评价——有人说,从她在798展出的最新作品里,看到了生命之初湛蓝的天空。 

  不论你是否喜欢苏紫紫的行为艺术,你都得承认,这是个有才气、有梦想的女孩,我们何不让这个90后女生的艺术梦多飞一会儿呢?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