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紫紫遇上伊莎多拉.邓肯

当苏紫紫遇上伊莎多拉.邓肯

只要你看我,我会永远纯净。 

  ——米斯特拉尔 

   

  天边的夕阳,如同一个醉酒的少女,脸上泛起了不落的绯红,让整个雅典城邦都为之醉意酣畅。 

  苏紫紫一袭白衣,携着一卷自己刚刚拍摄的人体艺术作品《Who am I》,孤独地徜徉在戴上了紫罗兰花冠的雅典城。淡雅的花香似乎将世人对这个人大女孩拍摄裸照的种种争议氤氲化开,渐渐地弥散开独属于这个艺术之邦的爱的芬芳。她沿着雅典娜神庙的台阶一步一步地攀登。登上高处,凝然,静息,觉得已往的自己已剥离了现实,似乎从未生活过,在对纯美的初次凝视中。刚刚降生于人间。 

  彼时,一曲轻灵的芭蕾舞曲从远处传来—— 

  她闻声而去,没走多远,就来到了一家剧院门前。 

  “美国著名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倾情演绎芭蕾舞剧《未来之舞》,不容错过……” 

  门口的海报这样写着。 

  索性,去看看。就在刚刚走进剧院的那一刻。她似乎惊呆了,竟然,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也有那么一个和她相似的灵魂。 

  邓肯只披着一件薄薄的轻纱,像奥林匹亚的仙女一般舞蹈。她那手臂的姿态犹如玫瑰花瓣的开放,轻盈的步伐犹如树叶飘然落地。似乎人类灵魂的每一个强烈的、巨大的或者美好的冲动。都从精神上倾泻出来而化为身体,与宇宙的节奏和谐一致,完美无瑕。 

  苏紫紫莞尔一笑,原来,她们都是远古的初民,可以用自己赤裸的身体坦诚地面对这个世界。 

  谢幕后。苏紫紫怀着一份渴望与欣喜,急忙赶到了后台。却看到邓肯正凝望着波提切利的画作《春》,看得出神。画面上美惠三女神舞着轻纱在春风的吹拂下手牵手翩翩起舞:花神克罗丽斯口中溢出瓣瓣鲜花。缤纷而落,唤醒了半个春天;爱与美的化身维纳斯从林间走来。深情地注视着大自然带给人间的一切。 

  苏紫紫轻轻地走过去,虔诚地对她说:“你真美,你的舞蹈是多么让人感动啊,不过……不过,我想说,我更敬佩你的勇敢。” 

  邓肯对这个初来乍到的女孩似乎有些好奇。不过还是微笑着,听她继续说下去。 

  “我敬佩你,是因为你对艺术的坦诚,因为我相信,每个人的身体都是大自然所精心创作的杰作,只有敢于面对自己身体的人,才是真正敢于直视自己生命本真的人。我,也正努力地去成为这样的人。” 

  说着。她将自己的那套人体艺术作品递给了邓肯。 

  “这是我用心创作的第一套作品,它代表了我全部的艺术追求,不管世人说些什么色情炒作,我会用我的眼神告诉他们,我的世界里,只有纯净。” 

  当邓肯看到苏紫紫的艺术作品时,立刻被一种从未有过的美俘获了。这种美,美得如此大胆,却又如此率真。而这美竟曾经深深匿藏在她的心中——自从她看到波提切利的《春》中,那些希腊女神们呼之欲出随风而舞的身体后,她就总想用自己舞动的灵魂去传达这种艺术的悸动与狂喜,但却始终没有机会将这种爱的冲动倾泻净尽。而眼前这位少女,却毫无保留地用自己的身体去完成了她心中那个神圣的使命——让艺术焙干最后一丝世俗的水汽,尽情地从自然中升腾!从她那干净的眼神中,邓肯看到的不是一个不安分的灵魂,而是窥探到了人类的孩提时代,仿佛大自然将日月精华都偏爱给了这个少女,让她仅凭身体的语言,就足以证明。人是最美丽的存在…… 

  欣赏良久,邓肯才从那份欣喜与兴奋中回过神来。 

  “Who am I?这不像一个作品的名字。倒更像一个有趣的哲学命题。”邓肯打趣地说。 

  “是啊。人们总是在苦苦追问着,殊不知最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正是人们自己……”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蕾丝花边裙的侍女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红着脸,对邓肯说:“剧……剧院里面的富家伯爵和太太们都在议论你刚才大胆的表演呢,都说你让他们很难堪……这是一位好心的夫人让我给你送来的衬衣,下一场表演的时候还是穿上吧……”说完,就一溜烟跑掉了。 

  邓肯和苏紫紫相视一笑。不再说些什么。于是,邓肯将那件衬衣举起,放在了波提切利的《春》中美惠三女神的身体上,说:“上帝给这些女神们的一切尊严,就是让她们拥有用身体诉说美的权利,而这些衣服们却总是不厌其烦地前来争宠。” 

  “只有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才会诋侮别人爱的权利……” 

  “是啊,而那些真正可以爱,并可以坚强地爱的人,从来都不在意任何美的附属品,尽管它有时是酸楚的,甚至是痛苦的。因为她们相信,美,就是纯粹的信仰,从来不必解释,也不需要任何解释……” 

  畅谈良久,夜已阑珊。 

  临行前,邓肯最后一次仔细地凝望苏紫紫的双眼,发现那纯美的眼神之后,原来衬有一种苍凉的底色。那是一层本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痛苦的结痂,积淀起爱的厚度,让她的美,美得如此深刻,如此非凡。 

  送走苏紫紫以后。邓肯无意间在波提切利的那幅《春》的角落处,发现了一行用铅笔写下的字迹: 

  我站在年华的路口 

  踮脚眺望远处的你 

  深吸一口气 

  岁月扑将而来 

  穿透我年轻的身体 

  为你 

  我愿意是那—— 

  女神眼角 

  晶莹的泪滴 

  一个仰望女神的人 

  这是一篇充满哲理思辨意味的文章,作者让因为做“裸模”而引起巨大争议的苏紫紫与“现代舞蹈之母”伊莎多拉·邓肯相遇,不但就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苏紫紫当‘裸模”’事件表明了自己鲜明的态度,还将自己对艺术与美的独到见解巧妙地融入文中,使文章的深度与广度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作为一名高中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实属不易,获得评委们的一致好评也在情理之中。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