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更爱哪个苏紫紫

苏紫紫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名学生,也是一个裸体模特。女大学生很多,女模特也很多,但是这两种身份放在一起,用媒体的话来说,“两个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名词,被她拽在一起”,于是就有了张力,有了故事。 

3.jpg

  苏紫紫的身份还有很多。她自述年幼时父母离异,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她的家遭遇了强拆,奶奶被打伤住进医院;她曾经在贫困线上挣扎,站过柜台,发过传单,然后才当上了裸模。简言之,她是一个苦孩子,一个奋斗者,一个对现实的反抗者。于是她成了网络红人。 

  还不止于此,她还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她爱上了裸模这个职业,和摄影师一起设计拍摄方案,探讨作品得失。她还是一位女权主义者,乐于向大家展示她的身体,因为身体是美丽的;她拍摄时不清场,因为并不觉得是在干什么丢脸的事;她也不必像人们传说中的舒淇那样,立誓要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因为做裸模是她的自由选择。于是她受到很多人的推崇。 

  她还是一位格言创造者。她说,“我对陌生人没有过多的欲求,只是单纯地希望,他们在打量我这个怪物的时候,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即使偶然挡住,也能善意地离开,让我在这不可多得的阳光下捕捉一丝丝生的希望。”她还善于炒作,制作视频,邀请记者裸体采访,成为话题人物。 

  这些身份互相支持,也互相保护,构成一个完整的苏紫紫。有人说她背后可能有一个策划团队,才把故事讲得这么完美。单从观念阐释的角度说,这并不重要。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苏紫紫,我们接受的也是这样的一个苏紫紫。 

  不过我仍然忍不住会想,我们到底接受的是苏紫紫的哪一个身份?从表面上看,大家对人体艺术突然宽容起来,好像社会风气从来都是如此。甚至对“我的身体我做主”也完全赞同了,也理解“女人都是很美的,无论怎样都很美,没有丑女或美女之说”。 

  可是就在两三年前,美院女生自拍裸照挂进展览厅遭到网民辱骂,一群大学生的裸体行为艺术被斥为无聊,王小波的裸体雕塑也被认为是亵渎。更不用说,“芙蓉姐姐”和“凤姐”,因为被认为“长得难看”而不自知,还出来显摆,惹来众人唾沫成河。她们没有被唾沫淹死,而是畅游唾海,名利双收,更惹得人们又妒又恨。“我的身体我做主”,是一种身体的自由选择,并不需要传统的“迫不得已”来做注脚。苏紫紫强调了她的自愿和自由,从为了钱到不再为了钱,从尝试一下到想要干一辈子。然而,她同时也讲了一个迫于生计的故事,结合了底层奋斗、无奈选择的传统讲述。 

  尤其是她讲述的强拆故事,帮了她的大忙。在这个强拆民房天怒人怨的时代,她的裸模选择被涂上了一层反抗的色彩。女人的身体和性,历史上屡屡被当作生命的本钱。在这种反抗模式中,身体和性仍然是当作一种禁忌,用来反抗另外一种禁忌,才显示出惊人的力量来。 

  让我们假设,苏紫紫并没有那么多“传统叙事”的身份,假设她是一个“富二代”,从小衣食无忧,娇生惯养,没有勤工俭学的种种挫折,也没有遭遇过强拆,她只想“我的身体我做主”,当了一个裸体模特,邀请媒体裸体采访,发表人体艺术作品,舆论对她的态度又将如何呢? 

  假如苏紫紫背后真的有一个策划团队,她的故事乃是夸大其词甚至无中生有,受到质疑的将不仅仅是苏紫紫的诚信,而且是我们对身体、艺术及自由的真正理解。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