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模苏紫紫,在争议中获得宽容

 “单亲家庭”、“90后”、“名校”、“裸模”…… 

  2010年岁末,诸多热词叠加,人大女学生苏紫紫一夜蹿红。网络上的火爆,引来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在传统媒体与网络的立体传播下,“苏紫紫事件”经过不断的发酵、升级,苏紫紫被一步步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从最初的震撼,到关于“色情还是艺术”的争议,舆论最终还是选择了宽容以对…… 

   

999.jpg

  从小太妹到裸模 

   

  苏紫紫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画家,没想到,命运使她成了一个人体模特。 

  1991年,苏紫紫出生在湖北省宜昌市城区。她的父亲是一名长途货车司机,母亲没有正式工作。她刚满3岁,父母就因故离异,各自组建了新家庭。她跟爸爸一起生活,但爸爸无暇照顾她,她住在奶奶家。“奶奶”是湖北宜昌的叫法,其实是外婆。“奶奶”是苏紫紫嘴里提到最多的人,在她离开家的日子里,“奶奶”一直是她最大的牵挂。 

  年幼的紫紫就这样慢慢长大,尽管叛逆、不爱学习、根本不算长辈心目中的好孩子,但是她一直孝顺,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呵护着二老。 

  初中时,苏紫紫成绩很差,俨然一个小太妹,打架、抽烟、打K粉、离家出走……中考还剩3个月时,她考了班上倒数第一名。 

  而当她将要成年之时,一场灾难降临到她的头上。 

  2007年,深冬的一个星期六,每周回家一次的苏紫紫放学,开心地打电话给爷爷。“我回来啦,有什么好吃的啊。”电话里爷爷在哭,说家里出事了,你赶快来医院。一进医院,苏紫紫崩溃了。最心爱的奶奶神志不清,见了她第一句话是:“你是谁?” 

  原来那一年,苏紫紫和爷爷奶奶住的位于宜昌市沿江大道的70平方米的房子收到拆迁通知,因为不满开发商给的17万元的补偿款,苏紫紫一家和周围的邻居一样不同意搬出老房子,当了钉子户与开发商抗衡。在开发商几乎每天放爆竹、砸玻璃等手段高强度的骚扰下,奶奶最后瘫痪被送进了医院。而当苏紫紫偷偷摸回奶奶家,想用手机拍点儿证据,看到半壁墙被砸掉了,大铁门被卸了,家里的木门砸得乱七八糟,家具电器都搬走了。 

  房子没了,奶奶瘫痪了,苏紫紫每天放学后,就只能跟爷爷奶奶以医院为家。到了晚上,她除了照顾奶奶,便只好趴在奶奶的病床边写作业。深夜实在太累了,她就和爷爷轮换,将两把椅子拼起来将就一宿。为了让奶奶重新站起来,家里的17万元拆迁款很快就花掉了一半,可奶奶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苏紫紫焦急地想: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以后恐怕只能靠我自己了。此后,她开始兼职教小学生学绘画挣钱。 

  2009年初,苏紫紫为了考美术专业,5个月没有上文化课。专业考试结束后,她的文化成绩一塌糊涂。当时,她报考的中国人民大学在湖北省只招一名艺术类考生,竞争非常激烈,为了迎头赶上,她经常通宵达旦地补习功课,每天只睡3小时。晚上实在太累了,她就自觉地跪在搓衣板上,用痛来提神。爷爷心疼她,不让她跪,她哭着对爷爷说:“我必须考上大学!家里遇到这么多不公平的事情,我们却无能为力,就是因为自己不强大啊!我只有发奋读书,才能避免咱们家不再受欺负!” 

  天道酬勤。2009年7月,苏紫紫果然争气地考上了人大徐悲鸿艺术学院美术系。 

  然而,一家人刚凑足她去北京读书的12000元学杂费,奶奶又因实习护士打错了针,导致下肢皮肤腐烂、神经系统损坏,从而失去了重新站起来的希望。医疗事故发生后,苏紫紫的家人跟院方签订了“私了协议”:奶奶治病的钱从此由院方负责,但患者家属必须支付每月3000元床位费,直到出院…… 

  开学后,随之而来的是昂贵的学费和绘画工具等所必需的支出。此时的苏紫紫不但要供自己上学,还要负责奶奶每个月的医疗费和生活费。苏紫紫开始了每天平均下来三份工作的生活——在学校旁边的小餐馆刷碗,不计碗的数量,一小时5元钱;到国美电器站柜台,一天80元钱;教韩国留学生说中文,2个小时100元。尽管苏紫紫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赚钱,但是生活依然拮据。 

  无奈,她只好去赶集网浏览招聘信息,寻找高薪职业。因为她长得漂亮,不时有摄影师请她做平面广告模特,每次出场费100元。可是,苏紫紫很快便发现,平面广告模特行业的竞争太激烈了,自己有时一个月也难得接到一两笔业务。有一次,她兴冲冲地跑到一家酒店去应聘模特,进门后才发现对方招聘的其实是高级“坐台小姐”。苏紫紫一阵恐惧,赶紧在报名表上填了虚假资料,落荒而逃…… 

  2009年12月中旬,苏紫紫在赶集网上看到上海一家摄影工作室招聘人体模特,每天500元报酬,连续拍摄10天。一天500元的报酬对当时的苏紫紫来说,可以算得上一笔丰厚的巨额财产。2010年初,苏紫紫咬了咬牙,开始了自己的“裸模”生涯。 

  随着拍照次数的增多,苏紫紫逐渐认识到拍照过程中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摄影师中,有人正常拍摄,有人偷着拍重点部位,有人拍完约她吃饭,说:“我养你吧!” 

  “这种人体模特我做了两三个月,就越去越少。我喜欢上了用身体当媒介创作,但得是我自己创作。”苏紫紫说,2010年4月,面临参与商业私拍带来的众多负面影响,她选择了结束这种不靠谱的生活,把从商业私拍中积累到的经验和教训投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 

   

  从争议到质疑 

   

  2010年5月,学校组织美术展览,苏紫紫觉得为自己正名的机会来了。她对着自己的人体照片,画了一幅自己的人体像,准备参展。尽管老师极力规劝,但她还是决定通过这样特殊的方式告诉人们:“我没有当坐台小姐,我只是一个为艺术献身的人体模特!” 

  后来,虽然许多师生都夸奖这幅作品不错,但他们还是惊呆了。从此,苏紫紫走在校园里,总有人在背后议论:“这女的真敢脱!现在为了捞钱,拼着老命做人体模特,看她毕业了去哪儿找工作!脱脱脱,靠‘卖身’能活一辈子呀!”甚至还有人打电话骚扰她:“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愿意出台吗?我给你提供一个挣钱的机会。” 

  不过,也有人说,苏紫紫的故事复杂而内涵丰富,有情感,有艺术,有性,有底层情结,有小资味道,有社会批评,有励志,也有成功,这决定了她具备了最大限度获取社会关注提高影响力的条件。 

  的确,苏紫紫这三个字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而真正引起大众关注的是,2010年年底,某网站纪实类人物访谈栏目的一段视频。这段公布于2010年圣诞节的视频,2011年元旦前后在微博上疯转。视频中,苏紫紫含泪讲述家境贫寒被迫做裸模、曾遭强拆雪地长跪求告无门的片段,打动了无数人。元旦前后,平面媒体开始围堵苏紫紫。她一次次地重复这些内容,但婉拒记者联系其家人核实真伪。她的理由是,“你们问的问题会让他们尴尬,我不想让家人受伤”。 

  她更表示:“艺术是纯洁的,看到人体作品能够体会作者的思想才能引起共鸣。如果看后只想到乌七八糟的东西,那么是观众本身的审美情趣存在问题。我现在是让你们正视我,而不是我在被你们看。” 

  网友再一次发动人肉搜索,核实苏紫紫所说的真伪。先是网友“爱和自由”在网上大爆猛料称,苏紫紫并非“一个人在战斗”,其成名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精心炒作,其成长经历全部是虚构的。后有某媒体对苏紫紫身世中的“被强拆”、“上访被拒”等细节提出质疑,称苏紫紫家的房子根本没被强拆。 

  有中年妇女在电视上骂她“伤风败俗”,有专家学者称她是“公然犯罪”……就在网民对其质疑与争议闹得沸沸扬扬之时,苏紫紫终于打破沉默。2011年1月26日,她在博客作出回应,否认身世造假。她在博客中写道,这段时间经历了各种谣言和诽谤,自己也在思考一些问题。“请还我一份真实,它很残忍,但需要被正视。‘被爆身世造假’,没有实证,就被疯传,然后大家都说‘我听说苏紫紫欺骗了我们,所以我现在很讨厌她’,每次看到这样的评论和留言我都在想,如果你永远都是用听说来判断一件事,那能证明什么?” 

所幸的是,爷爷奶奶在知道了她当裸体模特的消息后还是原谅了她。这点让紫紫感到欣慰。而当记者追问她“今年春节怎么过”时,她说可能先去深圳陪妈妈,再回宜昌陪奶奶过,“不过,我现在还真的不能确定”。 

   

  从质疑到宽容 

   

  苏紫紫似乎就这样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场信任危机。如今的她选择了沉默,埋头于新作品的创作。这将会是一组深刻、严肃的作品,是她对这次事件的一个反思。 

  苏紫紫认为,这次媒体集体式的关注,其中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正面的是,为我提供了很多素材,宣传了我的艺术理念,负面的是,让我越来越怕受伤,总感觉有人在拿针扎我的伤疤,尤其是那些编造的假新闻,既伤害了我,也伤害了我的家人,更伤害了社会舆论面对个人的底线。” 

  2011年1月底,面对众多的流言蜚语,苏紫紫在北京一家花卉市场的浴缸内创作了《记者》的作品。 

  大鱼缸前,摆着两张凳子,相隔一步之遥。每位找到苏紫紫的记者,在提出采访的同时,也被苏紫紫要求,参与她一个新作品的拍摄——她裸体而坐,记者轮流坐到她对面,向她提问。同时,摄影师从侧面按下快门。 

  “这个作品的题目叫《记者》,因为你们代表公众,代表一种舆论力量,看你们有没有勇气面对(我的裸体)。” 

  这是苏紫紫灵机一动的“新实验作品”,记者是其中的一个创作元素。在她的眼中,这个作品表达的含义是“这是我的呼吁,我的呐喊,我希望裸体艺术能被正视”。 

  有男记者忐忑入座,一时口讷。她单刀直入:“我可以洒脱地看着你,你能吗?” 

  数分钟后,这组作品宣告完成,她裸身进入鱼缸继续拍摄。 

  现场有无数的记者、拍客、看客围观,她不清场。花卉市场无暖气,水温远低于体温,她一遍一遍重复呛水动作,让摄影师捕捉“寒冷、濒临死亡边缘的挣扎瞬间”。 

  几十分钟过去,这个19岁女孩开始牙齿打架、声音发颤、全身发抖。 

  被劝出鱼缸后,她光脚踩在地板上,仰起湿漉漉的脸问在场记者:“我是不是很疯狂?”稍后,她告诉记者,她一直饿着肚子,同时她的“胃早坏了,还有宫寒,这可能是做这行的职业病”。 

  看到对方惋惜的神情,她半开玩笑地接上一句:“像这样的冷水要是多泡几次,我孩子都没法生了。” 

  这一刻,裸模的事被苏紫紫放在一边,她劝在场的记者放弃“炒作裸模”,因为“那已是我的过去”。她纠正记者说,她只做过两个月的裸体模特,现在已不做了。她现在的裸体,是一种艺术创作。 

  苏紫紫更想提醒记者注意,她与摄影师的关系——是她,在“指挥”镜头。“我早已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裸模,而是一个创作者,人体模特只能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摆姿势,但对我来说,摄影师为我服务。” 

  有人说,网络时代,神马都是浮云。围观“苏紫紫事件”演变的过程,媒体或个人没有任何理由去谴责推手。苏紫紫的故事或真或假,都有可能,媒体是否将其作为报道素材的主动权在媒体而不在推手。如果媒体轻信推手而被骗,责任则在媒体。媒体既已介入,就应该完整叙事,而不是只在撩人的事件之初分一杯羹,而选择在味道寡淡之际悄然离场。 

  “苏紫紫”,更像是当下社会里一个带有隐喻的符号。对苏紫紫本人,人们自当不必抱有太多的道德宣判。大家应尽量爱护和帮助这棵在风雨中摇曳的幼苗,因为她已经很努力地想露出地面了,请大家给她一个机会,让她长成参天大树。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