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苏紫紫

  对话苏紫紫 

  “寻找那条亮暗的分界线” 

   

  赢未来你怎么看待每次舆论对你的非议? 

  苏紫紫我觉得那些非议更多是带来一次集体反思,很多人在这场思考里看到自己,而社会的每一个个体的思考都是一种推动进步的力量。我也会反思,在被那么多媒体围观后,我才会发现有些想法是幼稚的,有些行为是欠考虑的。但人年轻就是幸福的,因为你还有机会为自己的过去埋单和负责,我也希望和我一样的孩子们,能在追求梦想的时候,毫无畏惧,但同时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d.jpg

  赢未来你现在想为哪些过去埋单呢? 

  苏紫紫比如,1月的时候我提出裸体接受媒体采访。当时真的非常气愤,奶奶家的房子被强拆,我跪在雪地里哭求了那么久,都无人理会。为什么我做了裸模,就有那么多媒体来关注?当时觉得社会太不公平了,所有黑暗的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就要裸体接受采访,要通过这种形式谴责媒体。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挺鲁莽,社会总有亮面和暗面,我真正的责任应该是:寻找那条社会亮暗的分界线。我该考虑的问题是:公平和不公平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界限究竟是什么? 

我做裸模的起因是想出国,但家里确实困难。那时想出国的原因是,我不能比别人差,别人都有机会出国我就一定要出国。老是沉浸在我要成为人上人的困境里,老想比别人好。现在我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然后时刻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敢想,敢做,更要敢承担。这就是我的原则。 

   

  赢未来你现在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苏紫紫无论在哪里我都是一个学生,尽管在很多人眼中我是个不称职的学生,因为我经常逃课。但是我觉得最称职的学生是会学习,不管他逃课与否,学到了他该学的东西,想学的东西就好。那种什么课都去上,以为拿满学分就可以的,根本就不是学生,是个工具、机器人而已。 

  赢未来最近你在博客上连续发了几篇《大学十问》的文章,你为什么要这样猛烈抨击大学和大学教育? 

  苏紫紫现在的大学更像一个中介,它不是在传承知识,已经没有“大”的气量了。我更愿意称自己的母校为小学,自己是个小学生。我有一段时间想转系,我是学视觉传达的,想转到新媒体系,那样更有益于我打开视野,更好地创作。我甚至还想去文学系,但学校要求入学两年才能转,等于我要浪费两年青春。专业还要学到第一第二才行,我既然不喜欢干嘛还要学到第一第二,这不是浪费时间吗?我觉得中国所有的学校最不负责任的就是,它觉得青春是可以被浪费的,时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这是最大的错误,学生是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的。特别是像我这样从小城镇考来的学生,就是在跟学校赌,学校不能这么不负责任。 

  我这也不算是抨击。我觉得学校有很多事情是让我难堪或不愿接受的,有时跟同学、朋友聊天,他们也会有同样的感受,但怎么把这些共同的想法或诉求表述出来?我拿着DV跑到街上,去问路人或学生他们对一些教育问题的看法。然后就会发现,我的一些看法在刚开始和现在有很大差别。最初我只看到了球面上的一个点,在跟大学生和路人聊的时候,想法才慢慢成熟。 

   

  赢未来你觉得现在大学生最缺乏什么? 

  苏紫紫缺少独立思考的能力,无法分辨好和坏。一个学生最应该具备的是独立思考,你应该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是遇到问题就去找家长找老师。不能把决定权交给别人啊,何况家长老师的价值观也未必正确。长辈要把他们的价值观灌输给我们,甚至不确定这些价值观是否正确,这样的教育就是在犯罪。 

   

  赢未来不管你自己的创作本意如何,大众对你的第一次聚焦还是一个“裸”字,也是这个“裸”字,让你与同学相比,拥有了更多的机会和资源,无论是举办个展还是出版日记,你都寻得了社会力量的支持。这是因祸得福吗? 

  苏紫紫这是一个美好的意外吧,刚开始觉得这种境况很糟糕,但换个角度想,这可以让我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发生过的事情就是一个客观现实,你要做的不是回避,而是怎么用好这个客观现实。就像一个画家拿到了两种好的色彩,如何把它运用到自己的作品里让作品添彩一样。 

  在我的事情发生后,人大就规定学生作品要经过三次审核才可向社会公开。我在考虑自己能为那些无辜受害的同学做点什么。我写《大学十问》,希望学校能给学生成长的空间。学校对学生的作品进行几番审查,是不想给自己惹事,担心如果别人都像我这样会让他们难堪。但你是为学生服务的,不是学生该为你服务。我现在有媒体资源,还能跟媒体说,很多学生都没有。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谁来保障? 

   

  赢未来你现在有自己的团队吗? 

  苏紫紫就我跟经纪人,我们一起商量所有事。我的展览全部都是亲手操办的,选场地、找刷墙的材料、工人过来盯着他们刷完、找人裱画框、所需的物品是自己打车再搬进现场,经常跟着货车一起来回跑,跟苦力一样。我想开办自己的工作室,所以开始的时候必须自己亲自做,以后团队来做的时候就会比较清楚哪个环节没做好或出问题了。 

   

  赢未来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苏紫紫在外人看来我是个有强迫症的人,到了什么时间点就要做什么事,生活一定是按自己的计划走。大一时,我给自己定了四个目标:第一是办一个属于自己的展览,作品不少于25幅,我做到了。二是出书,今年也出版了。三是拍属于自己的电影,目前已经进入筹备期,编剧、导演、演员都是我。四是出国去看看,今年暑假已经实现了。我给自己每天的生活都定了计划。我现在每天8点开始看书,目前以社科类的书籍为主,下午写作和做作品创意,晚上就和男朋友一起做饭,散步,给妈妈打打电话。作为一个学生,我想我需要学习的不仅是知识,更是生活的智慧。 

   

  编辑观点 

  作为90后大学生,苏紫紫进入公众视野的方式另类、可复制性弱。但如果苏紫紫循规蹈矩,她只是中国将近3000万大学生中的一员,普通、沉默的大多数。由于就读的高校比较有名,加上天资聪颖,或许她将来会在考研、考公、进名企或出国等几个公共选项中更容易获胜,但她很难拥有如今这般的自由及能量。仅考虑个人得失,苏紫紫赢了这个时代。难能可贵的是,面对公众的争议及质疑,她没有“堕落”,而是利用她的影响力及能够调动的各种资源,做一些看起来更符合公众利益的事。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