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紫重生:将脱掉的衣服穿回来

苏紫紫重生: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


4年前,“人大女生”王嫣芸(苏紫紫)为救治重病的外婆和完成学业,走上人体模特之路,却在巨压下退学。一个叫戈伟的画家勇敢地走向她,帮她实现华丽转身,成为“知性美女作家”。 

  2014年,完成首部自传体小说《热狗》的王嫣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是戈伟帮我打开了重生的出路,让我告别苏紫紫,做回王嫣芸!” 

  

201903231553331945749658.jpg

       一 

  在认识戈伟前,王嫣芸的人生色调是灰色的。 

  1991年,王嫣芸出生在湖北宜昌。她3岁时,父母离异后各自组建了新家庭,她跟着外婆生活。2007年,家里发生巨大变故——外婆因房子强拆而生病住进了医院。王嫣芸一边做兼职,一边照顾外婆。2009年,她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艺术系,可是外婆又因为医疗事故而瘫痪了。 

  外公辞了工作,在外婆的病房里支一张小床,日夜伺候。一家人没了经济来源,王嫣芸打算放弃学业。外婆哭着说:“你不上学,我就去死。”18岁的王嫣芸告诉自己:要努力啊,只要努力就能在北京上学、赚钱,养活一家人,还能给外婆治病。 

  可到了北京后她才发现,广阔的世界是这么复杂,而自己却是那么渺小和无助。于是,她离开北京选择到上海做人体模特,俗称“私拍”,每天可以赚取500元报酬,暂时缓解了家里的经济压力。一个月后,她发现“私拍”很危险,便回到北京,在一家影楼做婚纱摄影模特。 

  这时,她认识了杨杰。他是安徽人,在北京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他对王嫣芸说:“别再去当模特了,来我的工作室吧。你不是喜欢创作艺术吗?我这里的器材你都可以用,专心做你喜欢的事情!”这句温暖的话,卸掉了她的防备。随后,两人相恋了。 

  2010年国庆节,尚不明白独立创作为何物的王嫣芸,在杨杰的工作室里自拍了第一部行为艺术作品《身体的旅行》。随后,她又举办了个人展览《Who am l》。为了出位,她竟然裸身面对记者采访,其行为的大胆让她一夜之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网友纷纷质疑,连母亲也骂她是“神经病”…… 

  这时,爱情也亮起了红灯。2011年1月底,王嫣芸与杨杰一起回家,刚进小区就有人上前来搭腔:“你是苏紫紫吧?”杨杰装作没听见,拽着王嫣芸继续往前走,可是对方死缠不休,王嫣芸只好停下来向他点点头。回到家,杨杰语气冷淡,颇为不悦。王嫣芸明白了:作为圈内人的男友,也像其他男人一样,对女友袒露身体的行为心怀芥蒂。 

  2011年4月23日,王嫣芸再次举办行为艺术展览,展出了《泼墨》、《引号》等作品。业内专家对此反响颇佳,可许多网友仍然不认可。正当她陷入口水大战时,外公打来电话,告知外婆去世了。 

  回到宜昌,她抚摸着外婆冰凉的身体号啕大哭:“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换来的是什么?我的世界从此孤零零了。”外婆的离开让她无法释怀。与此同时,她与杨杰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这年7月,无法从悲痛中走出的王嫣芸,独自到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游学一个月。她吃了很多苦,可杨杰却从来没有给她发过只言片语。她骗自己说:“他太忙了,有很多生意要谈。” 

  9月初,她回国。趁杨杰出差,她将他们的小屋子装修了一番。她兴奋地问杨杰:“你觉得怎样?”杨杰看都没看一眼,随口吐出一句疑问:“哦,咱们啥时成家了?”那一刻她明白了,她以为的爱情,已然逝去。 

  二 

  网友的骂声,外婆的离世,完结的爱情,让王嫣芸仿佛置身于无底的深渊。一天夜里,她发现一条来自网友“冬日阳光”的评论:“我们总是在无端地对人进行谩骂和指责,却不曾看到她为了救治外婆而传递出来的正能量。”这句话像冬日的阳光,化作一股暖流涌上了王嫣芸的心头。她感激地回复:“谢谢您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苏紫紫!”“冬日阳光”的真名叫戈伟,是北京的一个油画家。 

  王嫣芸回到了人民大学,可是大家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王嫣芸无奈,只好退学。 

  2011年11月22日是王嫣芸第一部作品发表一周年的纪念日。回首这一年所走的路,她潸然泪下:“起初,我只想赚钱给外婆治病,供自己读书。如今外婆走了,学业荒废了,爱情也没了,自己还背负着‘裸模’这个有争议的骂名。无论我做多好的作品,永远要被质疑。我到底是王嫣芸,还是苏紫紫?” 

  在疑惑的日子里,她常常去艺术沙龙,寻找解惑的答案。那天,她去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刚一进门就碰上了一张温暖的笑脸:“王嫣芸,你可真像个学生气的小男生。”经旁人介绍,她才知道眼前这位儒雅的男人就是戈伟。一向率性的她马上“肆无忌惮”起来:“可我不是学生了,现在是无业游民。”戈伟笑道:“环境让人产生不适感就离开,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王嫣芸觉得戈伟懂她的作品,也懂她的人。他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2012年1月份的一天,戈伟突然给王嫣芸发了一条短信:“豆豆(王嫣芸的乳名),做我的女朋友吧。” 

  王嫣芸知道,戈伟已经离异,有个8岁的儿子戈亮。想起父母失败的婚姻和自己上一段感情受到的伤害,她对戈伟的求爱特别慎重:“我们才见了6次面,太草率了。”戈伟给她回信:“初次见到你时,你穿着牛仔裤、帆布鞋,傻傻地站在一群长裙华服的女士中间,还蹦蹦跳跳地越过4级台阶。那一刻,我看到的不是文字和镜头里的你,而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我喜欢这样的你。”这段话深深打动了王嫣芸,但她依然没有答应戈伟的求爱,只是同意与他一同参加各类文艺沙龙聚会。 

  一天凌晨,王嫣芸正在微博上忙得不亦乐乎,戈伟突然打来电话:“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刷微博?快睡觉!”王嫣芸心底暗自高兴对方的关心,嘴上却不依不饶:“你不也没睡?”戈伟疲惫地说:“亮亮身体不舒服,我才将他哄睡着。”从小缺少父爱的她一下子“迷失”了:这个爱孩子的父亲,一定是个好男人。 

  2月底,王嫣芸受邀到戈伟家去吃饭。戈伟指着窗外对王嫣芸说:“住在这里唯一的好处是,可以看到四季的变化。现在的北京还是冰雪天,外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想邀请你一起等春天,看外面一点点变绿。”这句普普通通的话,再次点燃她心底最浪漫的“邀约”。终于,她敞开心扉,接受了戈伟。

戈伟担心王嫣芸与儿子能否和睦相处。没想到,二人一见面就成了“哥们”。戈伟笑道:“我多了一个女儿。”此后,戈伟经常把儿子接来,和他们小住一段时间。 

  2012年7月,王嫣芸和戈伟偷偷“潜回”宜昌领证了。从民政局出来,他们直接来到外婆的坟前。王嫣芸说:“外婆,我给你带来了孙女婿,你们认识一下,他人不错哦!”说完,她泪如雨下,戈伟伸出胳膊拥住她。 

  三 

  婚后的生活平静而温馨。王嫣芸和戈伟喜欢在家里宅着,把柴米油盐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王嫣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人对她的不理解,所以退学、结婚的事,她都没跟家人说。婚后没多久,母亲便打来电话,冲她大发雷霆。戈伟千方百计劝解,特地将岳母接到北京,反复解释王嫣芸这几年生活的艰辛。得到母亲的谅解后,王嫣芸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随着社会大众对行为艺术了解的加深,王嫣芸的境况越来越好转。有出版社找到她,希望给她出书,她回绝了。她心里藏着一个秘密:外婆去世后她才知道,外婆是因为与人争吵,情绪激动而引发脑溢血进了医院,并不是她原先以为的被强拆队打了……当初她头脑一热,裸身站在媒体面前用身体表达不满,让自己成了社会上某些人的消费品。 

  戈伟鼓励她说:“你写小说吧,用文字剖析自己,与苏紫紫握手告别。用真诚的文字告诉人们,你叫王嫣芸,不叫苏紫紫!”可她从未写过纯文学作品,遣词造句和写作章法都不太懂。戈伟买回写作方面的书,供她学习。 

  2012年底,有几家影视公司来找王嫣芸写影视剧本,开出了极具诱惑力的稿酬,她动心了。戈伟闻听后,第一次冲她发火:“写什么剧本啊,那是让你炫耀旧伤。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写出疗伤的小说来,你要多读书,以后每天下午1点半到5点半,我去画室,你就在家码字。”他又温柔地说:“豆豆,你要沉淀下来,做回王嫣芸,而不是继续简单地消费自己。” 

  “他像一堵坚实的墙,替我挡风遮雨。每当我偏离航线时,他都会一点点将我拽回来。”知道了戈伟的良苦用心后,王嫣芸信心倍增。整整一年,她闭门不出,伏案写作,每天写两三千字,每写出一段就给戈伟看。戈伟总是认真阅读,提意见。王嫣芸习惯在夜里写作,戈伟就陪着她;她感到疲惫时,戈伟就端来一杯牛奶,催她赶紧喝。戈伟的鼓励如甘冽的清泉,涤净着王嫣芸内心的急躁和喧嚣。 

  因为是自传体小说,每次写到外婆时,王嫣芸都忍不住哭泣。外婆火化后,她偷偷藏了一小把骨灰,带回了北京,装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每次想外婆,她都会对着盒子潸然泪下。为了不让戈伟担心,她常常会在戈伟回来之前调整好情绪。有一天,戈伟忽然回家,正好撞见她在号啕大哭。一连好几天,他都体贴地在家里陪她。 

  戈伟如丝温柔,熨帖了王嫣芸饱受创伤的心。2014年10月,自传体小说《热狗》出版。书里有一段她一直想说却从未说出口的话:“谨以此书献给陪伴在我身边的爱人,是他的爱和温暖给了我足够的勇气去告别过去,迎接生命。我还要将此书献给我自己,我是王嫣芸,我用自己的方式把脱掉的衣服重新穿上……”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