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人体模特苏紫紫的人生

在疼痛中野蛮生长 

  3岁父母离异,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缺失的关爱和破碎的家庭,让苏紫紫背负着一个不太幸福的童年。或许正基于此,这个90后少女青涩稚嫩的脸上有着明显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与冷静。 

  不同于很多人对自己的美化与掩饰,苏紫紫总是很坦然的呈现自己。本可以选择不说,但她却自曝青春期的叛逆:“那时候,我在所有人眼里是个坏学生,小太妹,打架骂人、抽烟……” 

201903231553331890922926.jpg

  这是一个典型的单亲孩子的心理,青春期的自尊与敏感让她一度很想要逃离家庭。“爸爸是个开油罐车的司机,离婚后又重新结婚;母亲则改嫁到了深圳。这让我感觉我在人群中就像一只沉默的鱼。14岁那年我决定离家出走去北京,先偷偷托运了行李,又在大街上办了假身份证、假护照和三峡大学财会专业的假学历,幻想到北京后拿着修改了年龄的身份证和假证书就能自谋生路养活自己……” 

  找不到女儿的父亲报了警,苏紫紫在车站被警察带了回来,兜里被翻出了一大堆假证。“当时,我爸爸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是个老实人,印象中他总是背着手弯着腰,跟神里充满了渴望。”苏紫紫说,那一刻,骨子里的叛逆基因被战胜过去。 

  出走归来的苏紫紫,告别了叛逆迷惘的青春期,似乎一夜长大。 

  一股强大的力量刺激着她骨子里的不安分。她写下:“除了战斗之外,我一无所有!”终于,苏紫紫拿下了人民大学在湖北省艺术类考生中的唯一一个名额。 

  在青春的尖锐与疼痛中,她的人生开始绽放。 

  大学生是被囚禁的鱼 

  苏紫紫很明白,自己备受关注与她是“人大学生”这个标签有莫大的关系。 

  刚进大学时,她像其他同学一样,对即将展开的生活充满着无限的期待与想象。她开始立志要当名好学生:“我曾经是一团烂泥,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扶不上墙。我明白,只要是我想要努力实现的,就一定有能力完成。我给自己定了几个学习目标:开一个自己的展览、出一本自己的作品集,再拍一部自己的电影。” 

  既然决定要做个好学生,在学校里,苏紫紫就得按部就班的为学分而活。富有灵气的她深得老师喜爱,被任命为班长。 

  受身边同学的影响,她曾经一度很想出国留学。但是,这在别的同学看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她的家庭而言,则是天方夜谭。“我的父母收入很低,但我也想和别人一样,有很好的学习平台,虽然穷,但是不代表没有权利去做梦。”说这话的时候,苏紫紫丝毫没有掩饰心底的那种渴望,“面对欲望,我们应该诚实一点。”她这样认为。 

  她很聪明,清楚地了解自己想要什么,是一个一旦做了决定就一定会身体力行赴汤蹈火的人,就算为此头破血流,她也无怨无悔。 

  为了实现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她在人大开了名为“who am I”的人体展,正是这次作品的展出,让苏紫紫以及她所在的人大一起被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尘埃落定之后,苏紫紫开始真正认真的思索自己和大学和社会的关系。“我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当初入学时的样子,我会觉得有点瞧不起自己。大学就像一朵烂桃花,大家都很慌,不知道该干什么、该追求什么?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一朵烂桃花,但是就是对它抱着一线希望不肯抛弃。我有个朋友没考上博士,他特别郁闷,他说其实他也不想考博士,能做一做自己喜欢的艺术就行,但是考不上心里就发慌,作为学校的老师,对学历的要求必须越来越高……” 

  于是,今年10月,苏紫紫创作了一组名为《看客》的系列作品。她像个赤童般裸身浮游在一个行动受限的鱼缸中,鱼缸外站着代表学校与社会的看客。“有时觉得,千万学生都像是这被囚禁在玻璃器皿中安静的孩子。我们没有太多的余地转身,只能默默接受属于我们的,越来越稀少的自由气息。出口在哪里,我们心里没有底,四周都是看不见但摸得着的铜墙铁壁。可当我们从梦想的执念中探出头来,学会迎合这世界欲求的目光时,是真的成长,还是内心的退化和损坏?” 

  这部作品代表着苏紫紫以更加理性与成熟的姿态向现实提出质问。她成了一位以先锋行为艺术的方式挑衅社会的斗士。但是,网上的评论更多的是没有来由的谩骂与鄙视。 

  媒体是朵双生花 

  从“who am I”的人体展到她赤身邀请记者采访自己的作品《采访》,再到《墨》中在自己身上用毛笔写上媒体赋予的最肮脏的字眼,苏紫紫的生活可谓波涛汹涌。 

  之所以备受关注,与她的“裸”脱不了干系。“关于艺术的探索,我觉得有无限种可能。当然不是局限于裸体。但是赤裸的去观察身边的世界是一种本能,人体本来就是一种自我反思的方式。我是在做过2个月的人体模特后,发现这种用人体作为一种媒介,来表达观念是一种很好的途径。所以,我自己会一直记录下去。用赤裸的方式感知世界,面对自己,是很严肃的方式,如果人,无法面对赤裸的真实的自己,那是很恐怖的事情,我希望这种方式能让人有所思索。 

  本来,裸与不裸,苏紫紫都仍然是苏紫紫,这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但是,一旦被媒体大肆报道之后,点开网页,到处可以看到苏紫紫被打了马赛克的裸体写真和视频,文字报道则竟相渲染“裸”与“脱”的场景、背景,标题更是竭尽忽悠之能事,吸引大众眼球。苏紫紫似乎成了伤风败俗的代表,更被指责为一个专业炒作团队成功操盘的典型。 

  裸体与艺术、裸体与色情,这样的争论自刘海粟时就有过,并无新意,可是如果不“裸”,谁会知道苏紫紫,知道这个女生对艺术的梦想和执著? 

  而与这些生猛的话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少有媒体关注苏紫紫那些充满智慧锋芒的语言,关注这个90后女孩日趋成熟的艺术思想与坚定的行为探索。 

  很难说到底是谁在炒作?媒体指责苏紫紫的自我炒作,但是,对苏紫紫进行大肆报道的却是大众媒体,所有的标签都是媒体赋予的,苏紫紫已经变得不再是一个个体,而是成为媒体包括大众共同策划创造出的一件作品,无法去阻挡的话语权,媒体成了最大的收益者。 

  “恶评如潮是建立在怎样价值观基础上,男权视角?是不是女人就不能这样去展示?女人这样展示,就是有悖道德的?500年的大卫为什么没有人指责?而要指责我的胴体?我的艺术和思想有多种表达方式,我的文字,我的语言,可是为什么你们只有在我裸了的时候才会注视?”苏紫紫倔强地质问。 

  其实,脱,或者不脱,苏紫紫镜头之下的人生历练、思考后的感悟以及浓浓的情感思想都在那里,但世俗的眼光偏爱在裸露的部分打量窥探。 

  或许,拿苏紫紫自己创作的诗更能诠释她自己与媒体的关系——“我始终只是和你面对面的坐着,不管衣冠楚楚还是全身赤裸,而你,在我的眼中看到了什么?,究竟,是你还是我?… 

  真实是生命最美的原色 

  who am I?这是苏紫紫向所有人提出的质问,也是她对自己的拷问。 

  她用一个女子年轻的身体作为符号,表达她对生活的态度;但不管她有多正常,她的动机有多明净,心理污浊的人也一定会想到那些事情,又能如何?而掌握了话语权的报纸以及以笔医人的媒体人,在把一个赤裸面对世界的女孩的皮肤一层层剥开后,也还要傲慢地加上一句:“看!她骗人!” 

  苏紫紫对此表示非议总会存在的,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可是,在接到电话,得知四川某收藏协会决定收藏她的作品时,她顷刻泪流满面。 

  “对我个人而言,扑面而来的抨击我不逃避。我觉得做人应该像水一样,很平静很包容,我不害怕命运的不公和磨难,这是成长必然的代价,而经历过历练的人生必然有不一般的精彩。但是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与尊重,没有争议的艺术不是好艺术,好的艺术作品总是能引发思索的。” 

  这是一个对自己近乎残忍的女生,她坚定“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自己把握”。现在这个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女孩已经告别了昔日反叛张扬的少年时代,以及刚进大学时尝试变成世俗眼光中的“好学生”的盲目从流,在经历媒体一片血雨腥风之后,苏紫紫开始走向本真。 

  但这不代表她停止了对艺术的探索,她身体里的不安分因子始终如一地活跃着。 

  9月17日,苏紫紫在地坛举行了《我是苏紫紫》一书的签售会,言语依然犀利智慧。目前,苏紫紫正筹备着自导自演的微电影《原色》,里面有个女孩就叫苏紫紫。 

  《原色》中讲述了两个女孩的故事。17岁那年,90后女孩王胜男在跟家里要了3000块钱买吉他,随后,文艺女青年王胜男背着她新买的吉他一去不复返,循着自己的音乐梦想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而那个时候,另一个女孩苏紫紫却在高考的大军里奋然作战——她的目标是要出国,在她看来,高考是她改变命运的第一步。 

  后来,苏紫紫规规矩矩地考上大学来到北京,和王胜男不经意地相遇了,一心抱着出国梦的苏紫紫一直瞧不起文艺青年王胜男,为了出国,在学校很奋力地和别人去争,在社会上又努力找了个有钱的男人,苏紫紫总是对王胜男说:“没钱文艺个屁!” 

  王胜男和苏紫紫,到底电影中的这两个女孩有谁更接近眼前的苏紫紫,我很难说清楚。 

  “我想去拍电影,是希望我的人生具有无限种可能。我也自信,我有这个能力,让我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我希望告诉大家,我的行为、我的作品并不是非要那样的途径才可以表达。” 

  苏紫紫曾在公开场合回应大家对自己的质问:“现在许多人的观点几乎都落在一个‘裸’字和一个‘道’字上,但是我想送大家一句话,道本无言以述,一切皆当全力以赴!”这些充满智慧锋芒的语言让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具有自觉独立人格意识的女孩,苏紫紫的人生只有她自己才能把握,苏紫紫的未来也是外人所无法估计的。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