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摄影的道德性与艺术性

当然不是每一个有粉丝基础的艺术家,就应该有很多展览邀约。但是,你的情况并不是你的作品没有艺术性,而是你的作品无法符合社会核心价值观而被驱逐在外。如此的情况,让你和你的作品颇为无辜,因为事实上你有很多国外展览邀约,2016年还去柏林驻村了三个月,2017年在柏林个展。面对如此遭遇,你想过什么办法来解决?你最常遇到的问题是什么?是不是在这种充满变数的展览邀约中,变得越来越佛系了?

JK:实际上我觉得我的展览在年轻艺术家中,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了,2015年我甚至每个月都有展览,足足刷了一整年。排除审查的情况,审查对我来说已经成为日常,从某种程度上讲,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和这个体制能和谐共生反而会有点吊诡。现在我对展览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会问策展人或主办方:“为什么我要出现在这个展览。”或者“这个展览真的有必要做嘛?”因为今时今日,展览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是试探可能性或者是刷简历的一种存在,如果说这个展览没有意思,我又何必参与呢,如果非要传播作品,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互联网的资源会比一个落地展览有更大的力量。我看到一些年轻人,对参与落地的展览充满一些幻想,非常想做一个个展,类似于文艺青年开书店开咖啡馆的那种,搞不清楚展览为什么要做的人却在做的大有人在,莫名其妙的。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