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朋友做人体模特,老公却咬定我出轨

老公把离婚协议书扔在了我的脸上,逼我签字,这件事还得从20多年前说起。

那时候,祖父还是个土地主,给家里留下许多地皮,父亲用这地皮盖了一栋四层楼的大房子。我是家中独女,父亲因病去世后,房子就归我了。

这一片地方后来成了繁华地段,反正房间很多,我便把多余的房间都租了出去,靠着收租,我完全不用工作,已经衣食无忧。

   刚好在那时,有个朋友走来投靠我,说是要借住几晚,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个人跟我初中高中都同一个班,我们一直关系挺好,既然朋友有难,肯定伸手帮助。

他叫蒋恺,他住下之后,我们除了白天见见面打个招呼,也很少有其他的交集。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想过他这一住就住了20几年。这期间他想要给我房租,我都拒绝了。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他平时还会帮我打扫卫生,何乐而不为?

蒋恺没有固定收入,每个月靠画画为生,有时候我看着他辛辛苦苦画了几天才完成一幅画,客户不满意就给退款,尽管他画画很厉害,但是难免会遇到几个鸡蛋里挑骨头的客户不好搞定,那些退回来的画,也卖不出去了,我看着挺喜欢的,他便都送给我了。

我家里的客厅,卧室,书房等等随处可见他的画,要么挂在墙上,要么放在桌子上,要么摆在柜子里,可以说我就是蒋恺的头号粉丝。



我与老公相识,是在五年后。刚收满了半年的房租,我拿着一沓现金去银行存钱,到银行门口就碰上个小偷,是老公出手制伏了小偷。老公是一名警察,身手矫健,相貌堂堂,为人正义,这是我一眼就看上他的原因。

在我与老公谈恋爱的期间,我经常提起蒋恺这个人,说他画画很厉害,但是始终遇不到一个好的伯乐,一直沉寂着。一开始,老公对蒋恺很感兴趣,也说过几次想见见他。我们交往几个月后,我便带他回家,他也见到了蒋恺。

一个是搞艺术的画家不爱说话,一个是大方干脆的人民警察,举手投足都在点子上,老公不断跟蒋恺搭话,两个人依然聊不上几句话就沉默了。

一年后,我跟老公结婚了,蒋恺给我们派了个大红包,那刚好是他卖出的最贵的一幅画所得到的全部报酬,一万块。

结婚后,我和老公的生活不再像热恋时候那样甜蜜。他升职了,工作重,时常调任到别的地方出任务,也常常熬夜加班。这么多年来,老公不在的日子里,我有任何困难都是蒋恺在帮我解决的。

即使邻居们看我们俩走得近,也没人说三道四,因为我们从未逾越过朋友这条界线,始终保持着距离。

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年,我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蒋恺依然单身,依然没有搬出去,依然坚持着他的画作。

我曾发现,他这20多年来一直有一幅画是没有完成的,他说只要这幅画完成,他的梦想就实现了,他就可以去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画家对于画的执着通常都是超乎常人的想象,蒋恺为了一幅画坚持了20多年,确实令我觉得非常佩服。

可这幅画少了什么呢?

蒋恺说,曾经一直都没想到,经过了这么多年,完成了那么多作品,他终于想到了,缺一个风韵女人的裸背,是一个历经沧桑,被岁月侵蚀过的女人半裸侧躺的样子。

他跟我说,他找过很多女人,即使不惜花钱雇佣模特,也找不到一个契合他画作的女人出来。

已经年过四十的我,在这个老友面前也口无遮拦,我开玩笑说,那你觉得我合适吗?

蒋恺顿时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的全身,看得我有些不舒服。几秒后,他双手一拍,对了,他要找的就是我这样的模特。

我哈哈笑了几声,以为他跟我开玩笑,哪知道他却对我投出了渴望的眼神。仔细想想,我已经年过四十了,皱纹多了,皮肤也松弛了,蒋恺必然不是因为美色而想让我当模特的,可我依然犹豫,毕竟我有家室。

“算了,对你的名声不好。”

他摆摆手,虽然有一点失落,可是他更不愿意勉强。我仔细想想,蒋恺为了这幅画坚持了20多年,如果不能完成,那将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况且只是露个背,我觉得老公应该能够理解我的。

在我的要求下,蒋恺双眼泛着泪光,将房间里的所有窗户都关好,给我腾出了一个舒坦的长椅。我按照他的指示在长椅上侧躺,并慢慢露出了我的背部,向着他。

差不多一个小时我都没有动弹,蒋恺的画作终于完成,他赶紧拿起衣服过来给我盖上。

不巧的是,这会儿,老公闯了进来。见我衣衫不整,他的暴脾气上来了,二话不说就把蒋恺揍了一顿,我穿好衣服费了好大劲儿才拉住他。

而他停下之后,甚至听都不听我解释就从牙缝里逼出俩字:离婚。

这么多年,他对我和蒋恺其实早就有了大大小小的意见,让我离他远点。可我对蒋恺并没有做出逾越朋友界线的事,为什么他不问清楚原因?结婚多年,孩子也大了,他陪在我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对我的猜忌多过关心。那一夜,老公把自己锁在书房,而我一个人在房间,蜷缩着身体不知所措。

第二天,老公把离婚协议书扔在了我的面前,我死活都不签,为了两个孩子,也为了这个家,我不能签。老公见我不服从,哐哐地给我来了两巴掌,嘴里还骂着我不要脸,见我还是不肯签字。老公把熟睡中的两个孩子抓了起来,拿起皮带不停地抽打,打在孩子身上比打在我身上更痛。

跟老公结婚这么多年,老公从来都不会打人,第一次这么打我跟孩子,还打得这么凶,我为了不让孩子受皮肉之苦,答应了签字。

两个孩子蹲在我面前不停地掉眼泪,陪着我一起把字签了,他们好奇,为什么他们的爸爸变得这么可怕,都怪我,是我做得不好,连累了他们。





就这样,老公从这个家搬走了,而蒋恺没几天也搬走了,并把那幅坚持了二十多年的画赠予了我。

一晃五年过去了,我没有再嫁,全身心投入到了孩子身上,一天休息之余,我如往常一样每天欣赏着五年前蒋恺送我的那幅画。那幅画被挂在卧室的墙上,每天我都会欣赏一遍,每一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我突然想要上前去触摸这幅画。

这幅画经历了28年的岁月,纸质已经不再像新的画纸那样柔软,而是有些僵硬。感觉这画有些起伏,可能是经历将近三十年的岁月的缘故吧,不对,其他地方又不会,感觉有点不一样。再仔细一模,里面好像有东西。

我把画抬了下来,将画框与画分离,这才发现里面有一封信。这封信是蒋恺写的。

对不起,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还是没有勇气把实情当面告诉你,其实不久前,我上街卖画的时候,就看到你老公手里挽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他们看起来很恩爱。我当时气得想把这件事告诉你,但是他拦住了我,告诉了我一些事。那个女人是他领导的女儿,看上了他,如果他不服从,那么他将会失去这个工作,就不能再继续养这个家,他让我不要告诉你。他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他不答应那个女人跟你离婚娶那个女人,你的家人就会受到牵连,他不想让那个女人为难你,就答应了那个女人。

但是如果平白无故跟你离婚,你一定会怀疑,就让我一起演了出戏,让他正巧抓到我在画你的裸体,好让他有借口跟你离婚。

他不是不爱你,是想保护你们,他也早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就等你签字他好离开这个家,不想触景生情。

原谅我不能当面告诉你,我走了,我已经没脸再留下来了,麻烦了你这么长一段时间,还不能好好回报你,还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真的很感激此生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了无遗憾。

看完这封信,我的泪水已不听使唤,想想跟老公离婚的这五年来,我每个月都会收到老公巨额的赡养费,我们母子三人确实过得比以前宽裕了很多。

也不知道老公现在过得好不好,吃的好不好,有没有好好休息。我知道他也不想这样,我都理解,这么多年了,我一点都不怪他,只要他过得好就好。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