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航 :中国人体摄影史上的天才摄影师


有时候你看到一张有人的照片,你会问“这个人是谁”。但有候你看到一张这样的照片,你会问“拍这个的人是谁”。任航拍出的作品就拥有这种魅力。

最锋利的刀子

如果你没有看过他镜头下的人体,也许你永远都想不到人的身体原来具有多样的可能性。一个人同样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但你就是知道,这是任航拍的。因为他的拍摄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冷酷、疏离,富有冲击性。交织的人体、毫不遮掩的性器官、饱满的正红口红、红色指甲。但如果光是这些,那么这些照片也许会出现在pronhub上,而不会成为如此具有辨识度的摄影作品。

 

          Untitled,2016,Ren Hang,courtesyStieglitz19

任航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善于“观看”。你肯定看到过两本堆在一起书,或者观察过自己交握的手。那么如果是两个人的手交叠呢,或者是四个肤色迥异的女人的并排躺在一起,相机交到你的手里你会如何拍摄?任航拍摄的怪诞、新奇影像实在是令人过目难忘,年轻的躯干堆叠、缠绕、扭曲在一起,形成了无比具有冲击力的画面。他像是造物主一般观察人的身体,我们实在是过于熟悉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乃至于习以为常而从不会像任航一样看待人的身体。也许我们只有在看动物时,才会采取和任航一样的观看方式。他又仿佛是初临人世的婴儿,嘴里吮着手,充满好奇心地“观看”着人类,用自己的想象力描绘人类的身体,把它们看作是几何图形,是孔雀,是玉米蛇,是八爪鱼。

任航作品里的年轻人肉体紧实,面部被闪光灯照亮却被赋予了模糊的意味。鲜亮的红色指甲、厚涂的唇,再蒙上一层胶片的质感。原始莽撞,而明艳饱满。任航仿佛是有着直觉般的色彩平衡感,他不会刻意搭配色彩,却知道如何搭配才是恰到好处,这种色彩直觉在他后期的时尚摄影中表现地更加明显。

任航作品另一大特点就是动物。任航拍摄了大量的运用动物作为道具的作品。也许“道具”这个词并不贴切,准确地说他在寻找人体中的动物隐喻。

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你就能感受那种无来由的冷酷和疏离感。这似乎就是任航所有作品的情感基调,不管是完全朝着镜头敞开的人体,还是被章鱼、海草、丝袜笼住的头部,又或者是本应该让人兴奋的口交画面,这些闪光灯下的画面都笼罩着阴郁的基调。他拍摄的人体时而规律地重叠,时而奇怪地扭曲;人物面容姣好,却神情冷漠;章鱼、蛇这些冷血动物肆意和人的身体部位交织。所有的情感都隐藏在鲜艳的色彩背后,从不明显地表露。

 

在任航最初拿起相机的时候就奠定了风格基调。2007年,任航二十岁,他开始使用傻瓜相机进行拍摄。最初的拍摄对象是他的舍友,在拍摄熟人的裸体后,他开始在豆瓣上寻找愿意裸体拍摄的模特,但刚开始的拍摄苦难重重他和模特们在楼顶拍裸照,被群众举报,惹来了警察。他还准备到鼓楼大街发起一次裸体人像拍摄的计划,为了了解项目的可行性,他去咨询了律师,但律师告诉他,法律有一条叫“聚众淫乱罪”。从2009年到2010年任航在网上展出的作品来看,任航的拍摄最初带有纪实性的意味,拍摄内容就是自己熟人的日常,随后他的作品中开始出现创作,堆叠的、奔跑的众多人体显然是经过设计的。此时任航作品中的标志性元素也开始出现,比如冷漠的神情、堆叠互动的人体等等。

任航的摄影作品具有很高的辨识度,同时同质化的作品也有很多。请一个瘦高的长发模特,抹上红唇,涂上红色指甲,再让她抱着一只不太经常出现在城市里的动物,打开胶片相机的闪光灯,就能拍摄一张“任航风”的照片了。这样说又让人不得不想到安迪沃霍尔或者伍迪艾伦。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是天才,以及在某种程度上都能够量产自己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同质化程度很高,且易于模仿,但你不得不说他们的作品是不可替代的。即使后有来者,但前无古人,仿作也不过是拾人牙慧。这些天才们创造的不是一个单一的作品,而是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

每年许的愿望都一样:早点死

当然会有人觉得这些照片猥亵下流,只不过是被追捧者奉为圭臬,甚至想冲着摄影师破口大骂,但很遗憾现在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任航于2017年自杀,还没活够三十岁,这也是他拿起相机的第十年。凭着裸体、先锋这些标签总会让人在脑子里创造出一个梵高式的羸弱贫困、不得赏识的艺术家形象,但任航在他十年的摄影生涯里取得过所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任航至今受邀举办过22个个展、85个联展,并出版了16本个人摄影集,一本诗集。他的作品在安特卫普、雅典、纽约、巴黎、马赛等世界各地展出。他为备受《L’OFFICIEL》《VOGUE》《BAZZAR》等时尚杂志的青睐,在与purplr fashion的合作中拍摄了安藤樱、小松菜奈等女星。在这些时尚照片里交融碰撞的鲜艳色彩、给人冲击的大胆造型和创意都在向所有人证明任航直觉性的天才。掌握色彩和肢体表现力在很大程度上就能创造出优秀的时尚摄影作品。在如今的一线时尚摄影师张家诚的影像里,恍惚间似乎能够看到任航风格的影子。而在国内人体摄影的发展过程中,任航更是一个开天辟地般的人物,在他去世后他的朋友九口走召还在继续拍摄,拍下中国摄影师眼里的中国年轻人的身体。

 

  

名声和钱财对任航来说真的是唾手可得的事情,所有人自杀无非是觉得自己真的活不下去了。任航还是一部纪录片的主角,由张溪溟导演,《我有一个忧郁的,小问题》,2017年任航自杀后五个月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首映。这部片子里的任航羞怯、温和,总是为别人着想,但作为诗人的任航却是阴郁、决绝而狠心。

                     /                                                                       

你半夜从海边给我打电话       

我只能听到呜呜呜的风声       

就像很多人在你周围啜泣         

 你正在参加一场谁的葬礼            /                    

                      

                                                                    

而我们记住的是,这个羞怯的男人用胶片相机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动人的影像。还有承载了他与生俱来的苦痛的诗。看照片的人会记住他,后来的摄影师会记住他,还有每天每天的太阳都要记住他。

“ZUCZUG/理发店系列”拍摄花絮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