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与明星的人体写真

在当今的西方电影演员中,没有在银幕中展现裸体的演员是极为少见的。对大多数演员来说,裸露仅仅是服从剧本和导演的需要,真正对自己在银幕中裸露所具有的意义有充分了解的人却是极为稀有的,正因为如此,他们在谈起自己这样的表演经历时总有些不自然,即使像罗兰这样的大明星,也总是强调自己的演技如何高超,很少有人敢公开谈论自己的人体美。麦当娜是一个例外,也正是这点例外,使麦当娜在西方明星中享有别人难以企及的知名度。对于她,已不仅是青少年崇拜者所追逐的偶像,而且是包括众多社会学者、心理学家所注目研究的对象。麦当娜的名字,已成了当今西方文化的某些特征,所以,有人称之为“麦当娜文化现象”。1992年美国《新闻周刊》评选出一百位“文化精英”,麦当娜名列前茅。

仅以性文化而论,东方比之西方有过之而无不及,娼妓制度、三宫六院、春宫画、性文学,东方都有源远流长的历史和昌盛内容。但是,与西方相比,东方性文化有两大特征。一是只有以皇帝为代表的极少数人享有性自由的特权,这种特权是不能普及下放的。二是性文化一直是隐秘文化,即使贵为帝王,也不能公开谈性。这就使东方文化呈现出一种极大的矛盾性。显形文化的东方是以礼教为中心的雅文化,它历来被视为东方文化的正宗,而隐秘文化的东方则是性欲横流。

严格地说,古代艺术文化中的绘画、雕塑和文学都是少数人的艺术,而现代的摄影、电影却是大众艺术。所以,当被少数人享用的“性”艺术转到大众化的摄影、电影中时,正宗的东方“高雅”文化就本能式地大肆挞伐,这就像一些东方的一些官僚们一方面自己肆无忌惮地享用各种性文化和性自由时,另一方面又经常不断地高举“扫黄”的雅旗。然而,这毕竟是以工业经济为基础的民主时代,以官方为中心的舆论压力并没有能够彻底阻挡现代性文化走向大众。从70年代起,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国家或地区的电影陆续触及裸体镜头。到80年代,已汇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甚至到了裸体镜头泛滥成灾的境地。香港是亚洲电影的中心和最大的生产基地,据调查,1989年到1992年,香港共生产影片5041部,而被检查部门定为三级(即有裸体镜头)的高达2141部之多。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东方性文化,终于从极少数统治者的专有而真正走向大众了。

在亚洲电影中裸体镜头表演得最充分而影响最大的当属香港演员叶子媚和叶玉卿,叶子媚在根据《肉蒲团》、《聊斋志异》等古典小说而改编的电影中充分展现中国古代性文化的魅力,而叶玉卿则在影片中展示了现代城市居民的生活。除二叶之外,香港的陈宝莲、李丽珍、翁虹等演员也纷纷投拍裸体镜头,为香港电影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80—90年代以表演裸体镜头而闻名的还有日本的宫泽理惠、台湾的许晓丹等演员。与香港演员的欲露还遮的态度相比,日本和台湾的演员的认识更接近麦当娜。许晓丹在遭人责难之时坚持强调自己的裸体镜头是艺术表演,坚决否认裸体是所谓的黄色。为了表示自己的严正性,许晓丹甚至竞选台湾的立法委员。

人类文化进步性表现为文化的宽容与多元,但这并没有否认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流文化。那么,在现代工业社会中,居于一切艺术之上的是电影(还有电视)文化。也许古代的是单一的、纯粹的,那么今天的艺术就不是这样的了。所以,有人说电影就有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之分,而区别二者的标准又非常模糊不清。这实际说明了一个问题:电影的形态既然不同于以往的一切艺术,那么也就没有必要以以往的艺术来说明它。讨论电影是否是艺术以及哪类电影是艺术而哪类电影又不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电影更像一种文化,它不是少数人的艺术,而是大众文化。那么,电影中所涉及到的一切人类问题,就是大多数人类所共有的问题。也就是说,电影中的裸体镜头所包含的意义决不仅仅是使古代绘画中的裸体更为真实一些而已。它预示着一种趋势,这种趋势代表的是人类从自己所设置的文明枷锁中解放出来。从而,伟大的恩格斯在伟大的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所论述的在将来逐步得以映证。

裸体,它不仅仅是一个形式,当它通过艺术的方式(绘画方式、电影方式等)而呈现出来时,它就具有了某种象征意义,它就与我们的生存方式联系起来。因此,艺术中的裸体和生活中的裸体之所以根本不同,并不在于裸体本身,而在于裸体的存在状态。生活中的裸体是生物学的,而艺术中的裸体则是社会学的;生活中的裸体呈现出视觉形式的特征,而艺术中的裸体则包含了丰富的文化意义。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