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新生的东方人体艺术

如前所述,;东方许多国家都是有悠久历史和文明的国家,但是,由于许多原因,很多国家与民族的艺术并没有获得充足的发展。古埃及与两河流域的艺术被希腊艺术所湮没,印度艺术始终没有摆脱宗教而独立,特别是印度绘画的微弱也妨碍了印度艺术本身的变更。当强大的西方文化侵入之时,民族文化毫无招架之力,丧失了继续发展的原动力。尽管今天这些民族的艺术或多或少都带有一定的民族特征,但已没有民族艺术文化的独特价值。

在强大的西方潮流冲击之下,只有中国人体和日本人体艺术获得了新生。中国人体艺术特别是中国人体绘画根本区别于西方绘画的特性和两千余年持续发展的历史决定了中国绘画无论处在什么样的逆境之下也不可能被湮没。中国文化与中国人体艺术本身具有强大的再生的能力,只要外部条件成熟,中国艺术很容易获得新生。所以,尽管外部条件对中国艺术发展很不利,但20世纪的中国艺术——主要是中国绘画(中国雕塑由于主要是宗教雕塑,因而命运与印度无异)仍然实现了自救,特别是始于80年代中期的艺术史,由于获得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尽管时间非常短,中国艺术却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显示出巨大的文化再生能力。即使像人体艺术这样纯粹的西方产物,经过中国艺术家之手,也能化为中国审美文化的组成部分。我们完全有理由对新世纪的中国艺术抱有绝对的信心。

与中国相比,日本没有发达的古代文化。真正的日本绘画是在狩猎时代发展起来的,浮世绘是最成熟的日本艺术。但是,浮世绘的历史太短,而且不成熟。更重要的是,它不能摆脱中国文化与艺术的分支地位,这使得日本审美文化没有足够抵御外来文化的力量。但是,由于日本民族自强不息的民族意识与善于接纳各种文化以作自己的创造之动力,20世纪的日本艺术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世纪的日本艺术不是日本艺术的新生,而是日本艺术的重建。20世纪的日本艺术家,他们尽管都有强烈的民族意识,但都在创作中勇敢地抛弃传统日本画的束缚,因而可以创造出一批全新的日本画——这在相当程度上得力于新材料的研制。日本艺术之所以能够在本来不利的情况下获得如此大的发展,是因为日本人对于创造日本文化与日本艺术的高度责任感与自觉性。这是西方艺术家没有的。

但是,日本文化的特征决定了日本艺术是综合的而非原创的。在今天的社会,要创造新质文化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像日本这样有自身文化的民族了。现代日本艺术家之所以能够义无返顾地抛开传统日本画,是因为他们知道日本传统对中国文化的血缘依附性,抛开传统就意昧着断绝与中国文化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日本文化自身没有原创核心,脱离了中国文化的新日本艺术不得不投向西方艺术以创造自己的艺术。只要我们分析当今日本艺术家的作品,就可以发现,他们对西方艺术的依赖程度丝毫不亚于古代日本艺术对中国艺术的依赖。尽管如此,古代的日本艺术不同于同期的中国艺术,今天的日本艺术也不是西方艺术。日本文化是开放的,而非封闭的,是综合的而非原创的。

这就是中国文化包括中国艺人体术与日本的本质区别。中国艺术家的创造与中国艺术的发展,必须也只能根据自己特征而发展。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