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的开端:生殖与原始雕像与原始岩画

迄今为止的文明社会相比,人类的史前时代过于漫长。在这长达几十、甚至上百万年里,原始人创造了许许多多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有的毁灭了,有的长年累月埋在地下,只是随着考古学家艰辛而谨慎的工作,这些艺术品中的极小一部分才得以重见天日,使我们能够认识千万年以前的人体艺术到底是个什么样。

在西方原始艺术中,最著名的是在西班牙阿尔塔米拉和法国拉斯科发现的洞窟壁画。遗憾的是,这两个著名洞窟巨大的壁画中描绘的全是动物的形象,根本找不到人的踪迹。除了这些巨大的壁画外,原始艺术中还有一些小雕像,这些雕像通常都不足一米高,有的是人的形象,有的是动物的形象。在小型的人物雕像中,最著名的是法国出土的《捧牛角杯的女人》和奥地利出土的《维伦堡的维纳斯》。这是两个赤裸的女人体形象。《捧牛角杯的女人》是一个浮雕作品,刻画的是一个右手举着牛角的女性形象,人物的头、手、上身、下肢都很清晰分明,各部分的比例也很适中,反映了那时候的艺术家已有较强的生活观察能力和写实能力。《维伦堡的维纳斯》是一个圆雕,欧洲人习惯把所有的女裸体都称之为维纳斯。这是一个令人迷惑不解的雕像,首先是她那圆乎乎的头,除了有一些似乎是暗示头发一类的刻画线条外,脸部、五官都没有,身体比例也极不协调,与发达的上身相比,两条腿几乎省略了。

两个女人体雕像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逼真而夸张地描绘了女性的乳房和臀部,这特别在《维伦堡的维纳斯》中异常明显,似乎整个雕像就是两个奇大无比的乳房和臀部,这样强烈地夸张女性性特征,引起了今天人们的好奇和兴趣,对此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认为反映了当时的人们生殖崇拜的观念。人口的稀少导致特别希望不断地生育,而当时担负生育任务的是女性(原始人长期不清楚男人在生育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从怀孕到婴儿的成长,女性的臀部与乳房起了至关重要的、直接的作用。一个丰满的臀部和两个丰硕的乳房显然是多子多孙的最明显暗示。因此,多生育人口的希望就转化为对女性乳房与臀部的崇拜。这就是所谓的女性生殖崇拜观念对制作雕像的影响。

在原始时代的艺术中,还有一种巨大而惊心动魄的艺术,那就是岩画。在陡峭高峻的岩壁上,原始人用铁制工具刻画或用颜料涂画下了成千上万的形象。在这些岩画中,除了动物外,还出现了大量的人的形象——主要是捕捉动物的猎人,还有两军对垒的战士。这些人物形象非常简单,人的头、身躯、四肢是明显的,但没有任何细节。不过,我们仍有理由说它们是一批原始的人体艺术作品。在这些人体艺术中,人物的形象是夸张了的,但人物的动态却是出奇的生动而千变万化,甚至,我们在以后的作品中很难找得到有像原始岩画中人体绘画那样生动的形象了。

原始艺术之谜一直令人们难以理解的是:原始人创造这些人体艺术的直接原因是什么?这些艺术对他们有什么重要的用途?是为了让别人欣赏而创作,抑或是仅仅为了使自己高兴?难道原始人也像我们一样是把这些人体艺术当作“美”来观照欣赏吗?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原始人创造艺术的目的不是欣赏而是实用。艺术品大多是祭祀仪式中的或崇拜的物品,就像今天的人祭神拜神是为了求神保佑一样。原始人制作女性雕像的目的是祈祷人丁兴旺——那超出常人的丰乳就意味了这种兴旺。至于为什么在陡峭险恶的山崖上刻画那么多人物和动物,至今没有一个一致的看法,但绝大多数人相信,那绝不是为了消遣。艺术品就是祭品,任何祭品都必须具有一定的象征性,为了使这种象征的意义为大多数人所共识而不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象征物本身必须有某个较明确的含义。赤裸的身体和丰满的乳房、臀部当然很容易使所有的人想到生殖。另一个最浅显的原因就是原始人本来就没有合体的衣服,赤身裸体是司空见惯的,作为模仿性的造型艺术当然受这个现实的影响,这一点表现在岩画中尤为明显。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那些与野兽搏斗和冲锋陷阵的战士必定是赤身裸体的,过分的遮掩负担必然影响他的力量和敏捷。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