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融会中的东方人体艺术

20世纪是西方文化大传播的时代。以先进的科学技术知识为前锋,在一百年的时间之内,西方文化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民族都不得不在学习科学技术的同时接受西方的文化——西方的文学、艺术、音乐、哲学等等。

正是在这个西方文化的大传播时代,西方的绘画也就成了世界性的绘画。当西方绘画传人东方时,20世纪的东方绘画就分为两个部分——西洋画与本土绘画。对于东方的中国、日本等国家来说,本土绘画的历史源远流长,且自成一体。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西方绘画的冲击,东方绘画也就只能奋起自卫。自卫的方法就是使本土绘画走出狭窄的地域和古典限制,进而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其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试图把本土绘画与西洋画折中融合起来,形成一种混合形态,这成了20世纪东方绘画的一大特征。正是在这种融合西洋画的过程中,西洋画中的人体美观念进人了东方本土绘画。尽管东方绘画早就有人体的题材,但是严格说来,20世纪东方本土绘画中的人体观念来源于西洋画。没有对西洋画的吸收,也就是很难说有20世纪东方本土绘画中的人体。因为这一时期的东方画家,几乎没有没受过西洋绘画教育与训练的。一个从事本土绘画创作的画家,他除了熟悉本民族的传统艺术外,还必须熟悉了解西洋绘画,并接受西式绘画训练,如阅读西方绘画中的人体作品,接受西式人体素描训练等。在这个过程中,尽管他的工作仍是民族绘画,但西方的艺术观念却在头脑中扎下了根。

20世纪的东方除了延续本民族的绘画外,还有相当一批全盘接受了西方的绘画,他们被称为西洋画画家。在任何一个东方国家,特别是那些古代民族绘画很发达的国家,西洋画与民族绘画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二者之间完全是并行不悖的,它们共同构成了20世纪的东方艺术。

对于那些从事西洋画的东方画家来说,接受西方人体艺术更是必不可少的。他们是最早接受西方人体美观念,并从事人体艺术创作的。

东方的西洋画家有一个难题,他们的西洋画是从西方人那里接受过来的,接受的目的是在本民族传播。因此,他们的创作是以本民族文化背景为基础的,而20世纪的东方文化背景与20世纪的西方文化背景有很大的不同。这样,东方的西洋画家们的绘画与同时代的西方画家是一致的,但由于又分属于不同的文化背景,因而又呈现出明显的不同步。也就是说,同是20世纪的画家,同是从事西洋画创作,彼此对绘画的时代性把握却绝然不同。这里就引出一个对20世纪东方西洋画家及其创作的评价问题。评价标准是以同时期西方绘画为标准,还是东方画家有自己独立的标准?如果说有独立的标准,那又如何解释东西方画家画种的相似性?

东方西洋画家的学生身份和西方人固有的优越感,很容易使人产生一种轻视东方西洋画家的思想,认为他们的创作只是对洋人的摹仿。实际上,这中间的具体问题是复杂的,摹仿与创新的关系非常微妙。

相比之下,从事本土民族绘画的东方画家心安理得一些。他们尽管也接受了西洋画的某些观念,但他们的作品形态是民族的而非西方的。他们的创作对于民族绘画的历史来说是进步与发展,这就足以使他们面对西方绘画无所畏惧。民族绘画的自成体系的特性使他们认为根本无需也没有必要与西方画家一比高低。尽管如此,在西洋画即世界画的潮流中,民族绘画很容易被视为

地方小画种,甚至被认为只能是保留画种,对于这个问题,不是思考可以解决得了的。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