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曰本人体绘画

明治维新以后,很多日本人前往欧洲求学,在这些求学者中,有一部分是学习欧洲绘画的。这批最早的西洋画家,系统地接受了欧洲学院派的训练,在学习期间,画了大量的西洋画人体习作。习作中的模特大多是欧洲人,如五姓田义松的《裸妇》,山本芳翠的《西洋裸妇》等等。留学欧洲的日本画家不仅自己接受了西洋的人体美观念,而且还要把这种观念从欧洲带回日本。

像许多其他的西方文化在日本受到抵制一样,人体美术同样受到排斥,并掀起轩然大波。1889年,《国民之友》第四期号刊登了一篇名为《蝴蝶》的小说,小说插图出现了裸体妇女形象。尽管这只是一幅符合日本传统的绘画,不料却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被报刊称之为“蝴蝶事件”。1895年,从国外学成归来的黑田清辉第一次把自己的人体画习作《朝妆》送入展览,同样引起保守派的猛烈抨击。

尽管如此,就像政治上的保守派不能阻挡开放潮流一样,人体美术在日本很快就扎下了自己的营寨。20世纪前后,日本油画家像欧洲画家一样习惯性地画着人体。人们对展览会上的人体画也不再大惊小怪。稍晚一些,在西洋画的造型观念和色彩影响下,日本的美人画获得了新生,人体美很自然地出现在日本民族-绘画之中。只不过美人画中的人体处理与油画中的处理不同,前者显得含蓄抒情,符合东方的审美观念。这样,近现代的日本人体艺术家按照西洋画与日本画两种规则进行。西洋画中的人体美观念基本是西式的,而日本画中的人体美观念则有明显的本土色彩。不论是人体的造型、姿态,还是环境安排,均与西洋油画有区别。

在日本民族绘画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主要是以美人风景花鸟画为主,其风格是中国工笔画的规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美人画继续得以保存,但另一种新型的日本画发展起来。这一类型的日本画更多地吸收了西洋画的制作方法、造型观念和审美标准。这样日本画中的人体艺术也出现了两种有很大不同的趣味。形成了或者近似中国绘画或者近似西方绘画的两种日本画风。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