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与人体艺术

宗教在它尚未占统治地位时就以反奢侈和反偶像崇拜的名义攻击雕塑和绘画。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宗教武装起来的人们就开始把攻击变为直接的破坏和毁灭——我们有理由相信,许多许多的艺术作品就是在这场艺术大浩劫中消失的。人体艺术理所当然地以淫乱的名义遭到排斥。宗教认为真正的美在于对上帝的信仰之中,上帝的至善至美是不能通过有罪的人获得表达的。除此之外,任何异教的东西都应该遭到禁止。

持续几百年的战争彻底摧毁了古代文明。对于罗马来说它是真正的世纪末灾难。当战争终于慢慢平息下去的时候,昔日繁华的城市变成了一片废墟。宗教就是在这种贫穷加愚昧的环境下维持自己统治的。

能否用图画和雕像对一字不识的农民进行宗教教育?这在教会内部有明显两派意见。一派认为要使广大的农民成为虔诚的教徒,应该用他们能接受的方法教育他们。《圣经》对于文盲是没有用的,而图画和雕像却人人能懂。这种意见遭到另外一派的强烈反对,他们的理由是至高万能的上帝和神圣的耶稣是不能通过人的形象来表达的。后一派一度占了上风,因此破坏偶像运动风打一■时。

到了中世纪的中晚期,无论是教育的需要还是装饰的需要,许多教堂开始出现了装饰性的雕像。不过,雕像的目的不是为了审美。重要的不是形象,而是雕像的内容和情节。雕像的目的一方面是让人们了解宗教内容,另一方面也是让人们通过具体形象感受宗教的威力。在这些雕像中,人体也出现了。不过,它不是?

 作为美出现的,而是作为丑出现的。在下地狱的人群中,在亚当夏娃的形象中,人体再无古代所崇尚的美可言。它们不是给人以愉悦,而是使人联想到痛苦和灾难,这正是宗教的目的。

教堂里的艺术与苦难美

在宗教尚未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教堂里的艺术形象具有宗教和异教奇妙混合的特征。在罗马圣塔?康斯坦萨教堂有一幅优美的穹顶画,描绘的是农民采摘葡萄的情景。在这幅画里出现了许多稚拙的人体形象,赤裸的农民攀上柔软的枝条摘葡萄,葡萄满载牛车,一个人赶车,一个人拉牛。亭子里的三个农民也是裸体的,他们正在挥舞鞭子为拉牛的农民鼓劲。人体描画略加明暗,一个个肌肉结实,充满力气,特别是几个裸体形象,动态生动有趣,洋溢着幽默的情趣。这幅画的非写实主义创作手法与古代艺术是不同的,很明显是受古代东方艺术的影响。

由于教堂雕塑多是采自宗教故事,所以场面庞大。例如法国奥顿教堂正立面的拱角上刻画的《最后的审判》浮雕,瘦长的上帝居椭圆形之中,在他的左右和下面布满了上天堂和下地狱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刻画成裸体的形象。每一个人的形体都无一例外的瘦长。同一类型的雕像群在雷姆斯教堂北十字形耳堂门楣中心也大量出现,它刻画的是死人复活的场面。人们一个个从棺材里爬出,有的穿着衣服,有的则一丝不挂。这样的题材恐怕也只有宗教才有。'

除了装饰教堂的雕像外,中世纪还流行为《圣经》作插图的绘画形式,因为要在书本有限的范围内画出丰富的圣经故事,所以这种插图叫做细密画,又称袖珍画。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为画家们提供了描绘裸体的机会,因为《圣经》记载他俩被赶出伊甸园之前是裸体的。在这些展示裸体的插图中,杜克?德?伯里的《非常幸福的时刻》中的一幅最为人称道。在这幅尺寸并不大的画幅里,画家细致地描画了夏娃受蛇的引诱,夏娃引诱亚当吃禁果,上帝指责两人以及两人被赶出伊甸园的场面。在四个情节中,亚当夏娃始终是裸露的。和大部分中世纪的人体艺术一样,亚当和夏娃也是瘦长的。并非是中世纪以瘦为美,而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宗教的意旨——形象必须让人感受到人世间的苦难。一个健壮美丽的裸体怎么会与苦难联系在一起呢?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