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研究人体艺术很厉害

鲁迅深入地研究过人体。

鲁迅早年的同事夏丏尊说:据他(鲁迅)说,他曾经解剖过不少的尸体,有老年的,壮年的,男的,女的。依他的经验,最初也曾感到不安,后来就不觉得什么了,不过对于青年的妇人和小孩的尸体,当开始去破坏的时候,常会感到一种可怜不忍的心情。尤其是小孩的尸体,更觉得不好下手,非鼓起了勇气,拿不起解剖刀,我曾在这些谈话上领略到他的人间味。

因此,鲁迅对人体各部位之间的比例关系都是很清楚的。

鲁迅在1934年4月9日致魏猛克的信中说:“我不能画,但学过两年解剖学,画过许多死尸的图,因此略知身体四肢的比例......

鲁迅在1934年10月21日致罗清桢的信中说:先生的印木刻,的确很进步...... 但我看以风景为最佳,而人物不及,倘对于人体的美术解剖学,再加一番研究,那就好了。

鲁迅在1936年5月4日致曹白信中说:关于力群的消息,使我很高兴。他的木刻,是很生动的,但关于形体,时有失败处,这是对于人体的研究,还欠工夫的缘故。

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常书鸿,被鲁迅批评:常书鸿所作之《裸 女》,看去仿佛当胸有特大之乳房一枚,倘是真的人,如此者是不常见的。

▲ 《艺苑朝花》 第一期 · 第四辑《近代木刻选集 》之<阿赛王故事>

毕亚兹莱(A.Beardsley,1872—1898),英国画家。

鲁迅编选


▲ 《艺苑朝花》 第一期 · 第四辑 第一期 · 第三辑《近代木刻选集 》之<神秘的蔷薇园>

英国装饰画画家毕亚兹莱(A.Beardsley,1872—1898)的作品。

鲁迅编选


鲁迅说:“比亚兹莱”的画,我是爱看的,但是没有书,直到......才刺激我去买了一本 Art of A.Beardsley 来......(鲁迅:《华盖集续编·不是信》)

▲ 《艺苑朝花》 第一期 · 第三辑《近代木刻选集 》之<泰伊丝>

法国画家凯亥勒( Emile Charlse Corlgele) 的作 品

鲁迅编选


鲁迅在《近代木刻选集2 · 附记》中说:他(凯亥勒)的作品颤动着生命。


▲ 《艺苑朝花》 第一期 · 第三辑《近代木刻选集 》之 <沉钟>

日本版画家永濑义郎(1891— 1978)的作品

鲁迅编选

鲁迅在《近代木刻选集2 · 小引》中说:永濑义郎的一幅,便是其例。自然也可以逼真,也可以精细,然而这些之外有美,有力;仔细看去...总还可以看出一点“有力之美”来 。

▲美国画家莱勒孚为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夏娃日记》所画的插图

▲美国画家莱勒孚为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夏娃日记》所画的插图


▲美国画家莱勒孚为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夏娃日记》所画的插图

鲁迅在《<夏娃日记>小引》中说:莱勒孚(Lester Ralph)的五十余幅白描的插图,虽然柔软,却很清新,一看布局,也许很容易使人记起中国清季的任渭长的作品,但他所画的是仙侠高士,瘦削怪诞,远不如这些的健康;而且对于中国现在看惯了斜眼削肩的美女图的眼睛,也是很有澄清的益处的。


▲ 《 Taiti》

高更1897年的油画作品


▲ 《 两位塔希提妇女》

高更1899年的油画作品

鲁迅很喜欢高更的画,他认为高更的画画得实在是太美了,1912年7月鲁迅在日记中写道:十一日......收小包一,内P.Gauguin:《Noa Noa》...... 夜读皋庚所著书,以为甚美......

▲ 苏联版画家米哈伊尔·毕诃夫1936年的作品

据萧红回忆:1936年春,鲁迅先生的身体不大好......在病中,鲁迅先生不看报,不看书,只是安静地躺着。但有一张小画是鲁迅先生放在床边上不断看着的。那张画,鲁迅先生未生病时,和许多画一道拿给大家看过的,小得和纸烟包里抽出来的那画片差不多。那上边画着一个穿大长裙子飞着头发的女人在大风里边跑,在她旁边的地面上还有小小的红玫瑰花的花朵。记得是一张苏联某画家着色的木刻。鲁迅先生有很多画,为什么只选了这张放在枕边?许先生(鲁迅的妻子许广平)告诉我的,她也不知道鲁迅先生为什么常常看这小画......1936年10月17日,鲁迅先生病又发了,又是气喘。17日,一夜未眠。18日,终日喘着。19日,夜的下半夜,人衰弱到极点了。天将发白时,鲁迅先生就像他平日一样,工作完了,他休息了(逝世)。


有人考察认为,鲁迅在病中所看的那幅小木刻画,就是上边那张——苏联版画家米哈伊尔·毕诃夫为波斯著名抒情诗人哈斐支(今通译哈菲兹)的诗集所作的扉页插图。

点击阅读系列文章: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