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用身体为任性买单

人们想象中,人体模特结合了高贵、神秘与羞耻。阳光下行走在街头的人体模特们并非永远鹤立鸡群,常常更像一道暗影,悄无声息地滑过你身边。没有任何一种其他的行业像人体模特这样将明与暗结合在一起。就像古典绘画中裸体的希腊神灵,谁能知道人体模特肉体的原型在人间的身份。

我家境优越,身材高挑,容貌妩媚,上天似乎给了我做为女人所梦想的一切。然而年轻的我,却总想摆脱父母的安排,按自己的意愿寻找人生。不幸的是,我找寻的结果是一身伤痕。

一、

天真任性失恋却又遇冷血男人

我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下海了,如今经营着一家很大的贸易公司。我从小就过着大小姐的生活,这样的环境下,造就了我骄傲任性的性格,也为我叛逆的爱情埋下了伏笔。

在父母的安排下,成绩并不好的我,从小就担任着班干部。高二有段时间,我成绩下滑得厉害,老师把班长凌风调来跟我一起坐。凌风属于不苟言笑那一型,别的男孩看到漂亮女生都会笑嘻嘻地巴结,只有他不。

依靠凌风的帮助,我的成绩从倒数变成了前10名,顺利考入了大学。在那个暑假里,我和凌风之间有了一些说不清的情愫。凌风上的是北大,而我在武汉,我们只能靠书信保持联系。这段初恋情很快被距离稀释得越来越淡,直到凌风在北京有了新的女朋友。

一向被人捧在天上的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非常难过。此时,雨晴出现了。我比我高几届,是一个对任何人都非常热情的女孩,她对我非常关心,心无城府的我很信任她,把她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雨晴和模特圈非常熟,经她介绍,我参加了很多模特比赛。T型台上的风光让我渐渐找回了自信,弥补了凌风带给我的伤害。

大二暑假,雨晴带我到宜昌玩。在一个饭局上,我遇见了楚涵。楚涵30岁,但看起来不过20出头。他的秘书和员工全部西装革履,可他总是穿着T恤牛仔裤,即使谈非常重要的生意,也不例外。如果不是雨晴介绍,我很难想象,这个外表酷似陈冠希的大男孩,居然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楚涵心甘情愿地给我们当车夫,带我们到处兜风。他很有主见,甚至有些霸道,每当我对游玩的地点有异议时,他就会用他那双坏坏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直到看得我不好意思,无奈地顺从了他的安排。

很多人都说过,我是一匹骄傲的小野马。当我无法抗拒楚涵的决定时,我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他。

楚涵是浙江人,在湖北有很多投资项目,非常有钱。但我并不缺钱,楚涵吸引我的,是他身上的霸道。

我手上一直拿着一本相册,那是楚涵的艺术照。我一张一张地翻阅着,不由得感叹起来,这真是一个比女人更爱照相的男人。他非常享受自己在镜头前的姿态,不是一般的自恋。如果不加解释,旁人一定会以为这是哪个明星的写真集。

看着照片,我似乎明白了,楚涵为何在镜头前如此自恋,照片的确掩盖了他唯一的缺点。

楚涵身高只有1.70米,但结交的所有女朋友身高都在1.70米以上。楚涵有5辆车,清一色全是越野车,只因越野车的驾驶座比较高。楚涵说:“我喜欢坐越野车的主驾驶座,俯视副驾驶,俯视街道,俯视身旁的车辆。”楚涵英俊多金有性格,可却如此介意自己的身高,不惜通过女朋友和越野车来弥补他内心的自卑。我开始有点担心,因为这个男人的心态不太好。当然这只是一个感觉,但又说不清道不明。

和楚涵在一起后,我什么都不用操心,所有的事情都被他安排得井井有条,我充分享受被他照顾的那种感觉。

我周围的男生因为我太漂亮、太高、太有钱而停止了追求的脚步,只敢远远张望。而楚涵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他小心翼翼地,一件一件褪去我身上的光环,用霸道的爱赢得了我的心。

当我把自己交给楚涵的那个晚上,楚涵非常惊讶我还是处女。他认为和雨晴在一起的女孩,多半有很多男友。我依偎在他的胸前,甜蜜地问他:“你会和我结婚吗?”他愣了愣,随后非常坦然地说:“我已经结婚了。”心中的爱情之火,在那一瞬间熄灭了。然而此刻的我,如同中毒已久的瘾君子,对楚涵的依恋已无法自拔。

“从小到大,从学书法,学电子琴,到上学时坐第几排,同桌是谁,父母都帮我安排得好好的,我都提前知道并乖乖服从。表面上我不反抗父母的安排,但骨子里我渴望寻求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执意认为,楚涵就是我自己寻到的宝藏,但很不幸,我做了一个第三者。”我看着我自己十分爱惜的手指,这手指和双腿一样修长,那样好看,却有着那样纤弱的伤感。

楚涵要忙生意,我们只有周末才能见面。每周,我都会精心打扮自己,跑去宜昌见楚涵。楚涵把我带到他的朋友圈子里去,听他的朋友说,我是他们见到的第一个站在楚涵身边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楚涵从来都不带出来。这时我才知道,他和妻子是因为双方的家族利益才结的婚,他们有各自的生活圈子,至今没有小孩。

楚涵对我的重视,满足了一个女人的虚荣心,以至于我每次想放弃这段感情时,都迈不动脚步。

2004年“十一”之前,楚涵的妻子从浙江赶到宜昌照顾他的起居。我给楚涵发的短消息,不小心被他妻子发现了,楚涵不想惹麻烦,决定暂时回到浙江去,和我分开一段时间。

这是我和楚涵之间第一次出现隔阂,因为见不到他,我每天烦躁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在我面前,他是如此强势和霸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雨晴找到了我,说我深圳的朋友叫我一起过去散散心。我有些犹豫,楚涵曾提醒我,不要和雨晴走太近,因为我和她是不一样的。但当时的我,心情很差,很想换个环境透透气,没做过多考虑,就任性的去了深圳。

深圳之行,我见到了雨晴香港的一个男性朋友,一个开红色保时捷的男人。他对我很有好感,甚至当着雨晴的面,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严辞拒绝了他。那一夜,我和雨晴睡在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由于白天玩得太累,晚上我睡得非常沉。但不知怎么,迷糊中感觉雨晴下半夜出了房间一次,好像在和谁通电话。

第二天早上,香港男人敲开了我的房门。他一进来,我的噩梦开始了。他压在我身上,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而雨晴,竟在一边悠闲地抽着烟,冷冷地观看这次“表演”。


事后,香港男人甩给我2000块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数字还不及父母给我每月生活费的一半。我想过报警,但我在深圳人生地不熟,也不想父母知道这件事,他们肯定会伤心死的。我擦干眼泪后,回到武汉。这件事摧毁了我所有的骄傲和自信,我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我意识到,这世上只有父母才是真正疼自己的人。而我却以父母为我安排好一切为理由,盲目地寻找自己的生活,结果撞得头破血流。我才21岁,却觉得自己的心像一个30岁的妇人。

让我再一次感叹世态炎凉的是,雨晴和我断绝了来往。让我惊讶的是,她并不是因为愧疚不敢见我,而是她怕自己的银行账号易主,怕我和她的香港男人走到一起。就是这样的人,我居然曾经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我真是天真哪。

楚涵自从那次回浙江后,就没了消息。上个月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下个月要来武汉,到时候去找你。”他永远是那么自信,几乎不给人拒绝的余地,也许他算准了我是不会拒绝他的。经历过这么多事的我,早已不再是那个天真幼稚、骄傲任性的大小姐,我对他说:“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喜欢比我矮的男人”。

我对他是彻底心寒了,决定不再理他,就算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他的电话我不接,跟他断绝了一切往来。

二、

破罐破摔爱钱却又逢禽兽父子

这事以后,总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因此,走在人面前,我总有些抬不起头来。于是,我买了一大箱方便面,日夜把自己关在家里,睡了吃,吃了睡。迷迷糊糊里也思考着自己今后怎么办?痛定思痛之后,我下决心多挣钱。人了钱还怕别人说三道四?再说有了钱,就可以远离这个是非地,到外地去发展。

正好,机会来了,那年大三下学期刚开始不久。

我高高的身材,长长的腿,长的也挺漂亮,依然还是男生追求的重点目标。在计算机系有一个业余读学位同学,他叫武士勇。也许他家里很有钱,所以追我追的很紧。

尽管武士勇长的不好看,一点素质也没有。到学校业余读学位,实际就是花钱买个文凭。要凭考试的话,他那水平可能连初中都不能毕业。比其他同学强的就是他家有钱。武士勇是个花花公子,什么都不行。可他的爸爸是个私人老板。是真正的老板,听说有上亿的家当。我想当个名模特。她有学历,外语也好。就是没有钱。需要有钱的人捧,才能成为真正的名模特。所以我考虑了很久才和他处朋友,或许内心曾受到了伤害,传统的思想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残花败柳,谁还能看上一个失过身的女人呢?

武士勇他的家离就在市区。我开始去他们家。武士勇的爸爸给我的感觉是特别奇怪,第一眼看到我眼都直了。我从武士勇嘴里知道,在武士勇四岁的时候,他的妈妈就不幸病逝了,他的爸爸为了创业,或许是不愿为儿子找个后妈,就一直未娶。他的经历,天真的我认为是一个父辈对儿辈的爱,审视羝将来的儿媳妇到底配不配到他家,根本就没去多想。在来往一段时间后,几乎每个周末,武士勇都把我接到他家去玩。

又是一个周末。星期五一下课,武士勇就用车把我接到了家。那是郊区一栋独立的别墅。象每次一样,武士勇全家,其实就是武士勇父子俩,热情的接待了她。

武士勇家的保姆作饭手艺还行。晚饭很丰盛。吃完饭武士勇家又来了一个朋友,四个人打起麻将。武士勇悄悄塞给我一摞钞票,估计不少于三千块。麻将一直打到深夜。武士勇家的朋友才起身告别。我的钞票也输的没几张了。

老武送客人回来后,抬起头爱怜的看着几乎比自己高一头的我,粗糙的大手搭在我只穿吊带衫而裸露的肩膀上。“输光了吧。算了,我赢的都归你。”说完,搂着我的肩膀走到麻将桌前,把自己面前的一堆钞票拨拉到我的面前。

武士勇也过来,从他老爹手里拉过我,说:“我赢的也归你。”把自己面前的钞票也拨拉到我面前。眼睛却一直盯着我高耸的胸脯。

一堆钞票,好像有2万多块。我眼睛都直了。心里想到,他们到底是富豪之家,出手真阔。要知道一个学生虽然家庭对他再好,本本上也没有这么多钱啊!

看着我发呆,武士勇的手不安分起来,伸进了我的吊带衫,在我后背上抚摩着。

“满意吗?”武士勇怪嘻嘻的说。“老爸还要给你一个惊喜。”我这才会过神来,没有理会在她吊带衫里肆虐的手,向笑眯眯的老武看去。

老武递过来一张支票。

“10万!”我一声惊呼。

“我知道你想当名模特,他说过多次了”老武向武士勇一努嘴。

“现在模特要求高,不光要盘亮条好,还要有文凭。这些你都够了。我们来捧你。我知道,我儿子配不上你。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保证,你一嫁过来,你就当家。我退休。他听你的。你要再成了名模,我家就更发财了。”老武继续说。

“这点钱你先用着。钱上你不要发愁。不够再来拿。天不早了,你们休息去吧。”我真有点惊喜若狂了。在武士勇的搂抱下进了房间。自从我第一次来武士勇家。老武就给我准备了一间带卫生间的专用房间。

到了房间里,我还在亢奋之中,幻想着今后的美好生活。

武士勇把我扶到床边,手已经从后背游动到掖下。隔着乳罩轻轻的触及我的乳房外侧。

我不由自主的躺到在武士勇怀里。

武士勇的另一只手趁机从前面伸进了我的吊带衫,更另放肆起来。

我突然清醒了。挣扎了一下。可是在武士勇有力的大手之下,我的挣扎是那样无力。反而激发了武士勇的兽性。

武士勇狠狠地抓住我的乳房。另一只手从我的背后抽出。一把揪下了我吊带衫的吊带。在他的大力下,一根吊带断了,另一根也滑落到肩膀下面。在武士勇的大力抓捏下,一阵痛楚从乳房上传来。我禁不住“哎哟”一声叫出来。但一切反抗都无济于事了。

单薄的吊带衫很容易的被武士勇剥了下来。无带乳罩也被武士勇不怎么费力的解了下来。我的上半身完全裸露出来。武士勇象饿狼一样扑到我美丽的侗体上。手嘴并用,在我丰满的乳房肆意施虐。又掐又咬。

一阵阵痛楚从乳房上传来,我浑身抽搐,被折磨的不住的呻吟。刺激的武士勇更加疯狂了。他使劲的撕咬我的乳房,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我疼的不敢反抗了,紧闭双眼,全是泪水。他站起身来,又粗野地褪下了我的长裤和内裤……

天已经大亮了,可我已经疲惫不堪,就在不知不觉中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睡梦中,我在灯光迷离的T型台上,我穿着华丽高贵的时装,走着好看的猫步……终于,我得了冠军……很多帅气的男孩为我献鲜花,与我一样的模特们在欣喜地赞叹我……我成功了,我出名了,更多的钞票向我飞来……

但不一会,从台下阴暗的台下,钻出两条毒蛇,朝台上慢悠悠的游来……男孩我其它模特都大惊失色,纷纷逃避,我也准备逃,却不知怎么脚有千斤重,费了大劲总是提不起脚步。孤独的我一个人无助地站在台上,没有人帮我,我手里也没有任何阻挡的器物……我满头大汗,看着那毒蛇咬中我的腿……疼得我大声喊叫起来……


昏沉中,我疼醒了,已是挣扎得满头大汗。我扭了扭身子,可疼越来越强烈。头脑慢慢的清醒了,这不是在做梦,这疼来自自己的下身,而且还是有人弄疼的。我以为是武士勇,加上下身和乳房还隐隐作痛,牵扯的肚子和大胯也酸酸的、疼疼的,我不想动,只是心里十分厌烦。我心里想,为了那钱,拚上了。我虽然动一动都挺困难的,但还是抬头横了他一眼,这时,弄疼我的人抬起头来。可我一看到那张脸,便大惊失色,不禁滴溜溜的打了个寒战。原来他不是武士勇,而是他的父亲老武。

老武没有理会我惊愕。赤露着身体爬上了我的身子。老眼昏花,还色迷迷的闪着淫光。“我早就看上你了。”“不、不。”我使劲用胳臂肘顶着他说:“我可是你儿子的女朋友啊。你怎么?”“那个笨蛋小子就会吃喝玩乐,干不成事。我把他支出去了。你放心,你悄悄跟了我,我的东西以后都是你的。哈哈。你照样和那个小笨蛋搞对象。我不影响你们俩。你只要悄悄跟了我就行了。”此时,一股无名的怒火从心底升起,猛地挣起身,甩手一巴掌。“啪”地在老武脸上一个脆响,我咬牙切齿地骂道:“畜牲!”老武显然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捂着发红的右脸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