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人体艺术

使人的身体成为一种艺术的历史是悠久的,但它的形成却让人们认识到,人体艺术是一门非常有意思的艺术。在过去,它能让许多中国人闭上眼,叩问自己是否心邪。现在,它又让许多中国人睁大了眼,公开满足自己的好奇。但无论在什么时代,它都会让许多中国人闭上眼又想立即睁开眼,在叩问自己的同时满足自己的好奇。更有意思的是,这么一门从一开始就能紧紧抓住人们视线的艺术,居然始终没能在中国的辞典里堂堂正正地拥有一个位置。査阅中华书局1915-1935年编纂、1936年出版的老《辞海》,1980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新《辞海》,有“人性”、“人欲”、“人道”、“人伦”,甚至有“人妖”、“人彘”(汉髙祖刘邦死后,其生前宠妃戚夫人被吕后断手足、灌哑药、剜眼、熏耳后置厕中,称为人彘)等词条及注释,就是没有“人体”、“人体艺术”、“裸体艺术”等词条及其注释。不过,这一点并不能抹杀掉近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这方面的突破和进步。在一些学者的著作中,我们还是可以随意就能找到关于人体艺术的定义的。比如,在我国人体艺术研究专家陈醉教授编著的《人体美与性文化》一书中,陈先生就这样说:“所谓人体艺术,是指裸体人物的雕刻、绘画以及后世的摄影等等。”这“等等”的意思,表明我们还可以把当下出现并流行的人体行为艺术、人体彩绘、健美表演等都归属到人体艺术的范畴里来。

话说中华民族其实是个善于兼容外来文化的民族,但为什么在西方已风风火火地复兴了五六百年的人体艺术,中国人对它却不闻不问呢?直到一百多年前西方列强开着舰队,人体艺术随着大炮“入侵”进来。后来,列强被赶出去了,人体艺术和许多带着西方文化印记的东西却留了下来。回头看看,一百多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但无论在官方还是在民间,对人体艺术的看法有较大突破的还是在近二十多年。与风景、静物、着衣人物画以及中国的山水花鸟艺术不同,人体艺术能直逼观者,让观者不自觉地赤裸地反观或反审自己。这对几千年来已习惯了肩并肩、背靠背地面对世界的中国人来说,是极不自然也极不情愿的,特别是那种被逼迫“赤裸”的感觉尤其让中国人受不了。说来也是,中国历史上也有过歌舞升平时女子们被允许袒胸露背、穿薄如蝉翼的衣物的开放朝代,比如唐朝,但都没有开放到公开地描绘人体、公开地欣赏人体如此“无规无矩”的自由地步。因为中国人历来就是_规矩礼仪治国兴邦的。如果说,几千年来中国人的仁义道德、中国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就是用中国人从心理到身体的层层包裹来实现的话,那么,从西方社会“入侵”而来的人体艺术则直逼中国人,要中国人自己剥掉这层层包裹,正视并承认在仁义道德之衣包裹之下的自己也是个有人的种种欲望(比如性欲〉的人,这是非常艰难的。因为这其中,从仁上之人到仁下之人的自我确认造成的心理落差太大,大得让有深厚传统的中国人实在是难以接受。

那么,开创了人体艺术之先河的西方,对人体艺术的认识有过怎样的经历呢?我们似乎有必要转过身来,看看人体艺术在西方历史上产生过的反响和作用。西方人崇尚人体艺术的悠久历史,是从古希腊(也许更早)开始的。这一点,西方人可以拿出大量古希腊罗马的古董遗物比如石雕、青铜雕塑、瓶画等来做最充分的证明。西方的人性自由与开放,在古希腊罗马时期因此而兴盛了一阵。然而,随着罗马人的堕落和灭亡,西方社会普遍升腾起了拯救沦落的人性的迫切愿望。矫枉过正带来的,是对开放自由的人性的控制和压抑,是人性的萎缩。这就是西方黑暗的中世纪到来的直接原因之一。中世纪是人类历史上对人性压抑得最残酷、最黑暗的时代。中世纪宗教兴盛的目的,原想拯救西方沦落了的道德伦理、拯救西方人的灵魂,然而,经过一千多年宗教的蛮横努力,西方在人性、伦理的建树上远不及古代中国在仁义建树上所达到的高度,相反,对人性、对人的性的压抑却远比中国残忍,因此,西方宗教不得不背上千年的骂名——有罪于西方人道的骂名。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