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摄影师偷偷拍摄的人体艺术

“视觉病例”记录者的双重世界:前苏联摄影师偷偷拍摄人体艺术

前苏联摄影师BorisMikhailov将两张彩色底片重叠,将肖像与苏联城市景观和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超现实的图像。他认为每种类型的创作都有隐藏在内的含义。留心观察微小信息,体会言外之意,才能理解到那些被禁止谈论的主题:诸如政治、宗教、裸体。

BorisMikhailov(鲍里斯米哈伊洛夫)1938年出生于乌克兰哈尔科夫,90年代前一直居住在此。

他原是工程师,1965年开始拍摄照片。有一段时间他靠给人修饰快照和家庭照片为生。客户把这些照片挂在墙上,这种被大众接受的类似于photoshop式修饰照片的方法,给人们一种感觉,摄影肖像的“真相”实际上可以随意更改。

苏维埃政权当时禁止摄影师拍摄重要战略区域、禁止从高于建筑二层的地点拍摄、禁止拍摄有损苏维埃良好形象和裸体的照片。BorisMikhailov表面上完全遵从这些规定,但实际上他常常偷偷拍摄裸体照片。

作为战争背景下的乌克兰摄影师,BorisMikhailov为观者呈现了东欧共产背景下的真实情景,并揭示了许多颇有争议的主题内容——如裸体或可怕的贫穷,这些正是他与其他人在乌克兰附近亲眼所见的景象。

“CaseHistory”(《病例》,1997-1998)被认为是他最出色的作品。他拍摄了500张乌克兰无家可归的彩色难民照片,记录了无家可归者遭受的社会压迫、赤贫境况、日常生活的严峻与无助。

它见证了共产主义苏维埃政权的衰落和理想、从未揭示的苏维埃神话和历史进化对人类造成的创伤。此系列是Mikhailov所有作品中最接近当代西方术语中的“文献摄影”的作品。

而且Mikhailov拍摄时,乌克兰和其它地区无家可归的难民还是一种新现象。他们在新社会的边缘求生存,这个社会已经被非社会的、强硬的资本主义政权所改造,取代了之前的苏维埃政权。通过摄影,艺术家以人类学家的姿势观察世界动态。


当被问到道德问题时,Mikhailov并没有回避,相反,他很清楚自己与被拍摄者之间复杂矛盾的关系:“一个摄影师能做什么?我怎么才能以艺术家的姿态做这些工作呢?不能否认,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另外我也知道传统评论认为利用别人的贫困是很不道德的。”

Mikhailov有意按照新资本主义的方式付“模特”费用,因而纪实文献摄影转变成一种刻意而为的自觉,尽管它仅仅刻意强调被拍摄者的虚弱和无助。艺术家谈到这些问题:“我想把社会上出现的一些关系转化成我和模特之间的关系。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