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的的爱情


【2】

可当陈秀水真的走进画室,简直吓坏了。她万万没想到这工作居然是光着干的。美院老师有些尴尬,说我本来要跟你讲的,可你实在太热情。陈秀水转身就要走,可刚退一步,她就想起那2800块钱来。所以美院老师没拦她,她先拦了一下自己。环顾画室,窗帘是拉上的,头顶上亮着白炽灯。画室中间是一张大桌子,四周坐一圈藏在画板后的学生。学生们男女都有,看她的眼神既好奇又澄澈。美院老师在身后带上了门,随即就有个老妇人从另一扇门后披着块布走出来。老妇大约陈秀水母亲的年纪,看到美院老师,微笑点了点头,径自走到中央的那张桌子边、坐上去。然后——陈秀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妇两手一松,那块沾满颜料的布无声泻落,明黄的灯光下裸露出一具衰老的躯体。皮肤松弛,曲线软塌。但很纯粹。陈秀水震惊地想:这便是人体模特了!学生们则安静地拿起铅笔,在一块块画板后各自忙碌起来。他们偶尔叼着笔头,不时闭着单眼比划。整个场景沉默而神秘,笼罩着一层奇妙的光辉。陈秀水听见了某种难以言说的东西从纸笔的摩挲声中汩汩涌出。她在镇上上高中,美术课向来是被挤占的。她自己偷偷看过美术课本上西方美学的段落,那些裸露的男女,实在会把心弦莫名拨动。陈秀水那时候就有这个意识:所谓艺术,最基本的一点不就是对人类本身的承认么?

陈秀水接受了美院的工作,接受之后,关于她厮混男人的流言愈发甚嚣尘上。尤其有几次美院老师很晚才来用午餐,他吃完了,陈秀水也差不多该去美院。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几个小时之后陈秀水酸胳膊酸腿地回来,就更像那么回事了。如果光是几个小姐妹说说那也罢了,关键是店家也信了这流言,话里话外让陈秀水辞职。陈秀水何等脾气?一个月两千块钱呢!看在工钱的面子上她选择隐忍,不管店家怎么说,她只装傻。可是很快,她装傻也装不下去了,她发现自己在宿舍已被完全孤立——宿舍中央有张大桌子,供大家摆放牙膏牙杯纸巾卫生巾等等生活用品,唯独她陈秀水的东西,总是被仔仔细细地挑拣出来,而且周围必有一圈空地,似乎有什么强大的气场,叫其他人的物品不敢靠近。另外店家也在钱上面与她为难——偶尔她从美院回来没赶上车,晚了十几二十分钟就要罚款。如果是十块二十块也就算了,但店家一百起步。这让陈秀水十分伤心,因为那老板娘原本是极喜欢她的,曾经有食客跟老板娘打趣,指着陈秀水说你怎么让闺女也出来端盘子了?老板娘非但没有否认,还笑着说我要是有这样俊的闺女做梦都要笑醒。可现在老板娘托病不出,让领班打发她。陈秀水正感慨世态炎凉,身后一个小姐妹恶毒地多嘴:嗨,这点罚款算什么呀,秀水姐你张张腿不就回来了么。

陈秀水主动辞职,走前扇了那乱说话的妹妹一巴掌。那姑娘捂着脸不敢还手,其他人也就懒于出头。因为陈秀水个子大,真扭起来她们几个未必是对手。领班说了,虽然辞了职,但宿舍可以找到下一个工作再搬。但陈秀水很硬气地转天就搬了出来。她连夜相中了一个独单,几乎在城市的另一头。从八人的通铺到自己的一室一厅,这变化不可谓不小。尤其重要的是价格,原来不要钱,现在1000块。陈秀水咬咬牙签了合同,第二天一早就打了辆出租过去。虽然新租的房子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房,但毕竟正规小区,她比较不容易碰到熟人。

搬进去的第一天她就感到了邻里的客气,101室的那个青年,大概还担着“楼长”的责任,主动提出帮她搬行李。虽然她所有的行李也不过一个旅行箱。青年搬着行李在前,她自己手肘夹着一副素描在后——这素描是一个女学生送她的,女学生照着陈秀水的裸体一共画了两幅,较差的那幅送上去交了作业,较好的这副就送了她作纪念。女学生激动地告诉陈秀水,她怕自己再也画不了这么好了!陈秀水因此格外珍惜,万万不敢往旅行箱里塞,而是用一方绸子盖了,小心地夹在腰间。她租的房子是301,走到2搂夹层的时候,迎面下来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这女人穿着及脚踝的长裙,夹脚的凉拖。陈秀水先看到那荷叶边的裙摆,别致轻灵的样子,下一秒她就想看看这裙摆之上的女人——可不知怎么正要仰面看的时候,她脚下却突然迈错一步,差点儿就要摔倒。她最终没有倒下,但臂弯下的画却掉落下去,在楼梯上微微砸弯了一角。

陈秀水心疼得了不得,连忙把画捡起来,盖着画的绸子自然也落开了,这样一来,那个长裙的女人就看到了素描的内容,看到了里面那个裸体的主角——正是眼前咬唇皱眉的这位。然后长裙女就在上方站住,扶住一旁的栏杆,伸手指着那画里的裸女对陈秀水明知故问:是你?




【3】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