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摄影作品《野夜》

大学时期,我拥有了一部尼康胶片单反相机。在空闲时,我经常背着相机和三脚架穿梭于大街小巷和山间田野,并在途中随时随地进行拍摄,比如各种市井、人物、花草、动物,又或者生活中的琐碎小物品。拍摄时,我更注重内心深处的表达,当同学在拍摄名山大川,我在拍树上无意中滑落的树叶;当同学在拍摄辽阔的海岸线,我在拍摄晒在操场附近同学们晒的被子;当同学在拍摄熙熙攘攘繁华的街道,我在拍摄校园长椅上安静读书的同学。我认为,摄影最初的目的不在于表现被摄体的外在的形象美,而在于准确的表达拍摄素材的内在特性。而如今,通过创作《野夜》这组作品后,我对于摄影艺术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开始更关注于摄影作品所要表达的艺术理念和内涵,以及被摄体与周遭环境可能产生的关系。 随着大家对人体艺术接受度、自身审美情趣的提高,以及人体摄影的不断演变,人们逐渐开始改变对人体摄影的看法,也就诞生了我的《野夜》系列作品。因此,在欣赏《野夜》这组作品时,希望读者能够在漆黑的背景前,展现最纯粹的人体形象,在简洁的画面中体会到女性人体张力、静谧的气息,深入理解人体摄影的独特艺术特征,从而把握作品中所要表达的思想韵味。通过女性人体强大的表现力,表达出我内心的情绪和思想观点。从而让更多的人体会内视心灵,进行自我反省,同时认真思考人与生命、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通过作品表达自然,对生命的情感,探索和传达一种生命的价值观。 


 作品《野夜》的创作手段运用 所谓题材,就是从一系列基本素材中,选取一种能够构成艺术形象,表达创作者内心情感、思想观念的一组生活材料。在整组作品中,我采用生活中十分常见的稻田以及田野等构建拍摄背景,将纯粹单一的女性个体与成片的稻浪结合在一起,运用超现实的表达方式,将原本相差甚远的人体与稻浪组织在画面当中。深秋的田间轻风让一穗穗稻子低下了头,仿佛大海中微起的波澜,风儿拂过纯粹少女的裸体,用闪光灯强闪把女性人体、近处稻浪(竹林、芦苇、小树等)、周边田野及远处景物相互割裂出来,呈现出现实中似有非有的视觉形象,带来一种震撼人心的视觉体验。在《野夜》构图过程中,我更加注重人物与自然环境的和谐与冲撞,而不是集中凸显女性的柔美姿态。整个画面中,采用自然界现有的色彩,并没有刻意过多的进行后期数码修饰,使其具有舒适空灵的视觉美感。对于作品中的女性人物,我主要用线条归纳和提炼来表现其整体的线条体态,忽略了对人体局部特征的细节雕琢,尽可能弱化少女模特的面部特征,用躯体来代替,着力于人物整体与环境背景的契合。在这组作品中,我极力寻找女性人体与自然冲撞中的平衡感,为欣赏者带来简单、直接、冲撞、和谐的视觉体验,对女性主体和稻田赋予深刻丰富的审美内涵,尽可能寻找人体和“稻浪”以外的东西。  摄影就像一面平滑的镜子,区别于绘画,它更忠实于记录生活中的各种细节,表达自我的内心情感。因此,在拍摄《野夜》这组作品的过程中,我始终尽可能少的影响模特的自我发挥,使其自由自在把自己和田野稻浪融为一体,运用快拍的方式,无限接近连拍的可能性,捕捉这种几乎不可能出现在现实画面中的视觉形象。另外,我更重视从拍摄的角度记录我当时的情感色彩,没有局限于一些固定的风格和题材的拍摄套路,甚至会出现闪光灯的回电速度和相机的存储速度,赶不上食指触动快门按钮的速度。在《野夜》的拍摄过程中,通过自然界中最常见却容易被人们忽视的场景,例如:稻田及周边废弃的田舍,院子的角落、小溪边的小树以及小竹林,衬托出纯粹的人体形象。让更多的人接触、了解人体摄影艺术,了解女性人体充满情感、极具表现力的艺术体征,体会作品中难以言明的审美意蕴。唤醒社会大众对于自我、自然、生命的深刻思考,让观赏者能够体会到这组作品包含的思想情绪。 


作品《野夜》的思考与其现实意义 摄影主要强调通过视觉形式来进行思想交流,而图片正是创作者与观赏者沟通的媒介。由于摄影艺术具有无限的艺术延伸性,所包含的意蕴往往超出了拍摄者所要表达的艺术内涵。因此,不同的观赏者从作品中体会到的审美意蕴,往往是不同的。摄影师在拍摄时,通过构图、光影、色彩搭配等方面,为摄影作品定下了情感基调。而每一位观赏者的内心感受,则是内在情感、思想与摄影作品的又一次结合。观赏者可以从中得到不同的艺术体验,而这种体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际遇的增加,观赏者的感受和体验可能会产生新的变化。摄影的美妙之处正在于此,一幅定格于图片的短暂画面,却能带来意蕴无穷的视觉感受和心灵体验。可以说,“万物终结于照片,”起始于照片。 每一个成功的摄影作品都是摄影师的情感宣泄、情感表达的结晶,而摄影则搭建了摄影师内心世界与现实生活之间的桥梁。《野夜》这组作品同样注重表现人与自然环境的冲撞与和谐的关系,通过巧妙的构思表现出人物与自然相融一体,自然环境反衬出女性人体形象,建立起人与自然间复杂奇妙的联系。我的作品《野夜》通过非典型的拍摄角度及构图技巧,未经过安排的色彩搭配来。展现纯粹的女性人体的艺术特征,为观赏者带来全新的视觉体验和内在感受。目的在于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知人体摄影,开阔人们的审美思维,不在为了复制美丽的躯体,单纯地表达人体自身的美感,真正认识到摄影并不是一种机械性的复制。《野夜》系列作品通过这种非典型的艺术加工,将思想意蕴融入到摄影作品中,从而产生全新的美感情趣和艺术内涵。在拍摄过程中,我并不是单纯的想表现拍摄主体的形象特征,而是将现实素材投影于心灵,在脑海中进行构思和调整,赋予其独特的情感和思想,创作出一系列具有艺术价值和生命意义的女性人体摄影作品。另一方面,人体美并非是《野夜》这组作品所要表现的核心内容。《野夜》系列人体摄影作品中,运用直接的光、明快的色,利落的影调,富有动感张力的形体等摄影语言,展现纯粹的女性人体形象,为观赏者带来独特的艺术享受,充实观赏者的审美体验。《野夜》通过展现女性人体的形象,衍生内心的艺术美感,在被摄对象形体中融入了独特的艺术内涵。这不仅是一次情感宣泄,也让观赏者在获得视觉体验后,开始对自我内心世界进行沉思,探索人与生命、自然之间的关系。


从 1839 年第一台木箱摄像机出现开始,人体便与摄影逐步建立起千丝万缕的联系,随着人体艺术的发展以及摄影技术的革新,人体摄影逐渐成为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人体摄影的出现、繁荣、发展和普及,使当今的摄影人更应该具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女性人体摄影不仅需要脱离低俗趣味,更要有质的飞跃。我们应当重视女性人体以外的创作空间及其可能性,而不是单纯地机械复制。艺术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情绪发泄,创作者必须具备足够的艺术创作能力以及清晰的创作思路,通过某种艺术形式,将内心对生命的理解、生活中的点滴感受表达出来。在人体摄影艺术中,女性人体被赋予了多种含义,它既是现实的客观存在,又是思维、精神的象征。 《野夜》人体摄影系列作品,受到爱德华·韦斯顿等纯粹派摄影家的影响和传承,主张用不修饰不剪裁的方式进行创作。一切画面的影调、层次、构图等,由拍摄时所用的相机、镜头、底片、传感器、光线和曝光所决定,尽可能保留当时所处环境留下的痕迹。主要创新和主张在拍摄女性人体时,应不局限于采用人体本身来刻画表达人体的情色与色情的情欲美,也不局限于光线影调与画面构图的人体外在形式美感的追求。摄影师简·索德克和莱恩·麦克金利给了我很多想法并激发出灵感,简·索德克在黑暗的地下室中追求人性的自由和追求自我的放逐,莱恩·麦克金利和他的裸体模特们狂奔在黑夜里,激情而快乐着,和大自然融为一体,像婴儿般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中汲取阳光雨露,肆意的野蛮生长,采用简单利落的光影构图,梦幻而纯净。《野夜》女性人体摄影系列作品取二者之精髓,在夜幕下的田野间,模特奔走穿梭于稻穗间、草丛中、竹林里、果树下,小溪边等,模特成为了自然环境中的一部分,有机的融于大自然中,用闪光灯划破黑夜,模特冲出黑暗,制造出超现实的画面,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表达对生命、对自然的情感。 我拍摄的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在《野夜》人体摄影系列作品中,所处理的对象是女性人体和夜幕里的田野野趣,女性人体作为大自然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出现在大自然中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野夜》画面中,女性人体时而勾立在小树上,时而穿梭在草丛中,时而躺在稻田里,和大自然亲密无间地融合在一起,人回归到自身,成为了自然界中的一部分,展现出最为愉悦的状态。《野夜》系列作品通过夜幕自然环境中人体女性来表现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确认女性人体的自身形象,表达生命与自然的情感,传达一种关于生命的价值观。即人来自于自然,最终回归于自然,这是一个生命永恒的价值观。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