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希腊人体雕像

希腊最早的人体艺术出现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主要作品有《持蛇女神》和《纵身跳跃的人体》。《持蛇女神》是一个小型瓷雕,刻画的是一个双手高举小蛇的年轻女神,女神本是穿着长裙,不知何故却敞露出丰满的乳房。

希腊与埃及之间只隔着地中海,很多古希腊人乘船到埃及,埃及的雕塑艺术很自然地就影响了希腊的创作。古风时期的人体雕像大多数是男人体,全身赤裸,很少有女裸体雕像。这些雕像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埃及式的发型。不过,除此之外,就很难找得到埃及雕塑的影响了。很明显,雕塑家已明确了自己的创作目的一塑造一个真实的人体。但许多技术技巧问题没有解决。人体的比例是最容易掌握的,但双手就显得太短,胸肌的刻画也不很真实,至于人体的许多细小部位更是粗糙。想真实却做不到,'就像初学画者一样。除此之外,人物的动作是呆板僵硬的,基本上都是直直地站立着,双手垂放身体两侧。古风时期雕像最令人不解的是许多雕像面部都带有淡淡的微笑,人们都称之为古风式微笑,至于为什么有这种微笑,它是什么意思则无人知晓,恐怕这不是技术不熟练的缘故。

随着艺术技术技巧的进步,艺术水平也就日益提高,当所有技术问题都迎刃而解时,艺术繁荣的黄金时代就来了。

从《掷铁饼者》到《拉奥孔》

米隆是古希腊最早可以称之为大师的雕塑家,他的《掷铁饼者》也成了古代希腊雕像中最完美的作品之一。这是一个全身赤裸的运动员,他正弯腰准备把铁饼扔出去。这个雕像创作出来后就引起了轰动,许多雕塑家慕名而来,纷纷模仿,结果为今天留下了许多尊《掷铁饼者》。米隆的另一件作品是《雅典娜与马尔斯亚斯》,其中女神雅典娜是着衣的,男神马尔斯亚斯却是全身赤裸,尽管他是一个长满了胡髯的老人,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有健壮的身躯,许多希腊老人雕像有壮年人的体态,这反映了希腊人体艺术重视体形美的特征。

《鲁多维奇宝座浮雕》是浮雕人体的典范之作。在这一组作品中,其中《吹笛》和《阿佛洛狄忒的诞生》是两幅人体浮雕。侧面的吹笛少女人体形成自然的S形,优美生动恬静。从海面升起的美神阿佛洛狄忒正伸出双手投人天使的怀抱。这是两件装饰性人体浮雕。在古希腊,作为装饰之用(特别是用于建筑装饰)的人体雕像非常多,这些雕像大多是出自名家之手。

波留克列特斯是一个擅长塑造男性人体的雕塑家,他创造的男性人体艺术美至今仍被奉为健美标准。他的代表作是两个运动员的形象。《荷矛者》是男性健美的范本,他左手持矛于肩上,右手自然下垂,头向左旋转三分之二,身体挺拔,右脚在前,左脚后跟提起,膝盖微屈。轻微的动态既使人体不致于呆板,又不掩饰人体完美无比的比例和强健的体魄。《束发的运动员》和《荷矛者》差不多,刻画的是运动员上场前夕把头发束起来,动态自然生动。

柏拉西特列斯是一个世俗化、女性化的雕塑家,一生创作四十余件,没有一个英雄人物或运动员的雕像。他喜欢神话,但他创造的神话人物毫无令人敬仰的神性,而是充满了世俗的情趣。人体不再追求强壮健美,而是典雅优美。代表作是《萨提儿》。据说柏拉西特列斯的情人想知道雕塑家最喜欢自己的哪件作品,就骗他说他的工作室着火了,柏拉西特列斯信以为真,惊叫道:如果《萨提儿》毁了,我一生的工作就算白做了。萨提儿是希腊神话中一个半人半羊的怪物,天性乐观自在,喜爱音乐。柏拉西特列斯却改变了神话,把萨提儿塑造为一个悠闲自得的美少年。他斜靠在树桩上,全身呈轻度的S曲线,特别是一只手放在背后,一只手放在腰间的样子更显得女性味十足;一头浓密的卷发,略为斜视的眼睛和尖耸的耳朵暗示了萨提儿的“羊性”。由此可见雕塑家的别出心裁。柏拉西特列斯的著名作品还有《杀撕蜴的阿波罗》和《赫尔美斯与狄奥尼索斯》。在这两件作品中,他把太阳神阿波罗刻画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少年形象,他那纤细优雅的身躯似乎还没有成熟。信使神赫尔美斯虽然体格强壮,却放下送信大事不干,像一个人间慈父一样逗弄婴儿。柏拉西特列斯创造了充满人情味的形象和纤细的人体2;术风格,这与他本人的现实生活不无关系。他是最早刻画女人体的雕塑家。当时流行男性人体雕像,为了塑造一个优美的女人体,柏拉西特列斯请当时希腊最美丽的妓女做模特,结果引起非议,最后竟诉诸法律。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柏拉西特列斯塑造的女人体雕像是《尼多斯的阿佛洛狄忒》(当时的希腊雕塑家创造的女人体大多冠以阿佛洛狄忒的美名)。这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美神形象,她正把衣裙脱下走向她的故乡大海。与那些女性化的男人体相比,这个尼多斯的阿佛洛狄忒显得健壮多了。

与柏拉西特列斯的纤雅风格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留西坡斯,他创造的一系列男人体形象,个个都是强健如神,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留西坡斯是一个不甘墨守成规的人,他把波留克列特斯的1:7,改成1:8,加长了双腿,身体显得更修长。传说留西坡斯一生创作雕像1500件,这多得令人难以置信。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刮汗污的运动员》,塑造的是一个刚走下运动场的勇士刮掉自己的汗污。留西坡斯除了塑造健美的人体外,还开始注意刻画人物的精神气质。疲倦劳累的运动员全身肌肉紧张,有气无力地伸着手臂。《赫拉克勒斯》是一件充满英雄主义的作品,满腮胡须、肌肉鼓胀,似乎蕴含着巨大力量的英雄在完成了十二桩伟业之后也极度的疲倦不堪,不得不靠在树桩上休息,他那超出常人的雄健体魄和粗大的四肢与疲倦的神情鲜明对照,像一个耗尽了体力的雄狮。留西坡斯似乎特別喜爱身体与精神的反差。

1972年8月16日,罗马化学家兼业余考古学家马里奥蒂尼在爱奥尼亚海潜水时发现水深8米处有一条黑乎乎的手臂,他以为是尸体而吓得毛骨悚然。好奇心使他再次潜下去,发现不是尸体而是金属的硬质物。在发掘时又触及了另一个膝盖,他做好标记,上来后立即报告了当地政府。两尊在海底沉寂了数千年的古希腊铜像重见天日。用最先进的仪器和技术对雕像的全面复修长达三年之久,公之于众后轰动了世界。如此完美的古代雕像令人叹为观止,他们已被正式命名为《里亚切武士像》1号和2号,展出头三个星期,观众达12万人。两座铜像很相似,都是男人体立像,一个高2.1米,一个高1.98米,用丝带挽住卷发,犀利的目光露出傲慢的神情。

在古代希腊雕像中,最为人称道的是《米洛斯的阿佛洛狄忒》。她一直被尊奉为古典雕塑的典范,在数以千记的美神雕像中,她毫无争议地独占群芳之首。甚至,雕像不幸失去双臂不仅没有影响她的魔力,反而增添了意外的效果——人们可以专注于她那极简洁又极深奥的肌体——女人体,这里蕴藏了女性美的全部内容。许多雕塑家都试图为断臂女神加上双手,但习惯成自然的人们一律感到难以接受。可以想象,即使原作的两个手臂找到并装上去也会被人们视为不自然。雕像是半裸的,裙子下滑到臀部。女神强健的身躯足以令以苗条为美的现代女性害怕,反映了希腊人的女性美观念与今天已相去甚远。

从公元4世纪开始,希腊人体艺术风格发生明显的变化,单纯地展示人体艺术美——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人体——已不多见,代之而起的是情绪的渲染种悲剧的情绪。这与长期战争分不开。

《垂死的高卢人》和《杀妻以后自杀的高卢人》是这一风格早期作品。人体的健壮已变得不是唯一的视觉因素。人物的动态,整个作品的情绪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他们不再只是使人感到愉悦,而是要触及人的精神领域。那身负重伤却尽力支撑不愿倒地的高卢人无不令人顿生恻隐之心。那挺身而立、一手扶着亡妻一手高举刺刀刺向自己胸口的高卢人又实在令人敬仰不已。雕像所包含的信息已不再是健美的人体——尽管此时的人体仍是健美的,但已不再那么重要了,刻画也不那么细致。

渲染悲剧情绪的典范之作是《拉奥孔》。

雕像取材〒著名的《荷马史诗》。在希腊人攻破特洛伊城之后,祭司拉奥孔和他的两个儿子侥幸逃脱。支持希腊人的海神波塞冬因而令两条毒蛇咬死了三父子。罗马诗人维吉尔曾以这个故事写了著名的悲剧长诗。罗德斯岛的三个雕塑家一-阿格桑德洛斯、波留多罗斯和阿典诺多罗斯——联合创作了这个令人惊心动魄的雕像。满面胡须的老父亲站在中间,他紧紧地抓住蛇身,但蛇已咬住了他的腰。由于极度的疼痛,迫使他的身躯后仰,脸部肌肉也因痛苦而变了形。左右是两个小儿子,已被毒蛇紧紧缠住,其中一个已濒临死亡,另一个正徒劳地向父亲求救。尽管在这件作品中,人体依然被刻画得很健壮——年老的拉奥孔仍是一个体格强健的人,但这并不是主要的,令人感到震撼的是作品极强的悲剧情绪,观者无不颤抖,似乎毒蛇将要咬在自己身上。父亲拉奥孔是最精彩的部分,据权威人体专家论证,雕像准确无误地刻画了由于巨大疼痛造成的肌肉变形。因此,它的石膏模型就成了人体结构和造型训练的范本。不可理解的是雕塑家何以能如此准确地再现只有巨痛时才有的变形人体结构。

从美学的意义而言,《拉奥孔》完全背离了古代希腊人体艺术的审美原则,它把情绪拉进了审美判断之中,而这是古典艺术所没有的。所以,《拉奥孔》的出现就意味着雕塑领域希腊式人体艺术美的结束。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