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提切利的女人体油画

波提切利是文艺复兴时期最独特的画家之一。他的画风和后来被推崇为古典的模式完全不同,并且,他描绘的风景由于过多的装饰性一度被认为是写实技术不成熟所致,但那种装饰风格在他的画里却与人物融为一体。在人体绘画并不很流行的时代,波提切利却孜孜不倦地研究人体,并创作了大量的人体艺术杰作。描绘美神维纳斯诞生的绘画很多,只有波提切利画的最今人着迷。结实健壮苗条修长的维纳斯站在海上的贝壳中,海风吹起了她那浓密的金色长发,为了使长发不致飘散,她不得不按住,这可能也是画家有意的构思,回避了一个可能引起道德麻烦的问题,她的右手按在胸脯上。再看看她那忧郁的双眼和表情,似乎对于来到人间忧心忡忡。一幅本是充满欢乐的作品却打上了明显的忧郁烙印,这是波提切利式的忧郁。在画家的许多作品中,都有这个美丽的形象忧郁的面孔。有人说她是波提切利的情人,不幸红颜早逝的佛罗伦萨美女。据说这个美女出殡那天,棺材不盖,遗体四周布满鲜花,美女容颜如生,宛如睡在花丛中,佛罗伦萨人倾城出动,目的是最后一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是美女天生一副惹人怜爱的病态美,还是美人死后波提切利把忧郁转移到画上?尽管这画有层忧郁的色彩,但维纳斯那艳光四射洁净无瑕的人体足以使每一个观者留连忘返。相形之下,风神和森林神只是为美女做个陪衬。

《春》是波提切利根据一首同名诗而作,画中描绘了生机勃勃的森林和草地,但主要描绘的还是人。这幅画最动人之处是左侧的美惠三女神,她们都穿着薄如蜂翼的丝裙,优美的人体在裙里隐约可见,与那些一丝不挂的裸体相比平添一份妩媚和含蓄,这是人体艺术美的一个特殊表现方式。波提切利的人体绘画作品还有《诽镑》,画中赤裸的女人象征真理,以具体的形象隐喻抽象的观念,是西方美术文化的一个特征。

达?芬奇和拉斐尔

这是两个巨人式画家,但两人对人体画都不十分热衷,在他们的作品中,描绘人体的并不多,更不是他们的代表之作。《丽塔与鹅》是达?芬奇不多的人体作品中最出色的一幅。风流的宙斯爱上了人间的丽塔,他化为一个天鹅与丽塔相会,结果生下了两个儿子。达?芬奇把丽塔和他的两个儿子置身于意大利乡村风景中,场面开阔,描绘细腻。三个人全是裸体,那个肥硕的天鹅张着翅膀拥着笑逐颜开的丽塔。达?芬奇并没有把丽塔描绘成一个有惊人姿色的美女,相反,艺术家注重的是她的朴实和天真单纯,肌肤结实得宛如农妇,这与达?芬奇崇尚的朴素美是一致的,与其他画家笔下的女人体趣味有很大不同。两个儿子的眼睛是圆圆的,暗示了天鹅的特征。

拉斐尔以画圣母像闻名于世,一生画圣母而不知疲倦。对于人体,他缺乏足够的热情,只是在少数作品中不经意地画过一些人体形象,但很难说是完整的人体作品。如《巴尔苏斯山》中的阿波罗就是裸体的,《波尔哥宫的的火警》中出现了几个男性人体形象。与他那些温柔驯良纤细典雅的女性形象相比,《波尔哥宫的火警》中的男人体一个个显得强壮有力,这显然是受米开朗琪罗影响。拉斐尔人体画中被公认为画得最好的是《美惠三女神》。因为这三个女神的相貌气质最接近他画的圣母,不同之处是圣母总穿得严严实实的。三个女神却尽情地展示了她们秀丽雅致的人体自然美。拉斐尔那纤细的描绘方法确实极适应于描绘典雅秀丽的女性肉体。在拉斐尔的作品中,有一幅不太为人所知的人体肖像,一个女子的半身像,有人说她是画家的情人。在这幅画里,除了保留圣母的柔情和秀丽之外,还有清新明朗的气氛,这是圣母像所没有的,由此也可以肯定这是一幅以真人为模特的肖像画。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