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琪罗的人体油画

在整个欧洲美术史上,像米开朗琪罗那样赋予人体以如此重大意义并毕一生的天才研究人体的表现手法是不多见的。在米开朗琪罗看来,艺术应该具有充分的悲剧式的英雄主义色彩,人的英雄主义精神不仅是从脸上、行动上,而是从人的体魄中体现出来。所以,在他的世界里,人体是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因为着衣是表现不出米开朗琪罗式悲剧精神的。

米开朗琪罗绝大部分作品都是描绘人体。在他的创作中,无论是雕像还是绘画,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雄强伟岸的体魄。对于他来说,细节的逼真是毫无意义的,重要的是人体的结构和气势。

《大卫》是米开朗琪罗年轻时的作品,它使年轻雕塑家一夜之间成为大师。题材是尽人皆知的,与众不同的是米开朗琪罗心目中的大卫不再是《圣经》中那个牧羊的少年,而是一个斗士和智者,国家的捍卫者和个人尊严的维护者。这样一个形象所具有的意义,少年裸体形象是容纳不了的,他只能是一个青年,一个体力、智力、意志、思想各方面都成熟了的青年。为此,米开朗琪罗选择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到雕像完成之后还有5.5米高,这在当时是一个少见的巨型雕像。《大卫》是米开朗琪罗精雕细刻、力求将逼真的技巧与强烈的高度英雄主义精神融合的作品。从此以后,他就不太关注细节了。因为雕像的巨大,人体任何一个部位的失真都会十分明显的,然而最挑剔的解剖学家也找不出此座雕像这方面的毛病。它太真实了,以至于我们看了都惊奇自己的身体变化是如此丰富。细节的酷似并没有变成琐碎的铺陈,聚满了力量的肌体,弯钩的手指,肩上的石器,转头时脖子上的肌肉,特别是那双威慑一切的眼睛,足以令观者肃然起敬。弱小的人在他面前都会油然生起勇气和力量。大卫,已成了力量和正义的象征。米开朗琪罗的人体雕塑还有一组命名为《暮》、《晨》、《昼》、《夜》的作品,两个年老的男人体,两个壮年的妇女。同样地蜷起身躯,同样的雄强有力,尽管是昏睡的情形,但力量却从体魄中自然生出。

米开朗琪罗认为雕塑高于绘画,认为好的绘画应该像雕塑。当他的伟名传遍意大利之后,教皇请他为西斯廷教堂作天顶画。开始米开朗琪罗以自己是雕塑家不是画家为由推托,但拗不过教皇。米开朗琪罗差不多在脚手架上躺了四年,绘制了数以百计比真人还大的人物形象,其中绝大部分是人体。画中的人体确实如同他的雕塑,一个个体魄强健,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这幅名为《创世纪》的天顶画再次震惊了意大利人,他们简直难以相信这是人可以完成的。在那众多的人体中,上帝创造亚当中的亚当形象被公认为是人体绘画中男人体的典范:亚当正从沉睡中苏醒,上帝的手指刚要触到他那无力的手上。简单的情节蕴含了无尽的哲理。后来,教皇又请米开朗琪罗画《最后的审判》壁画,米开朗琪罗一如既往地把人处理成为裸体,教堂的管事认为有伤雅观,建议米开朗琪罗让画中人穿点衣服。艺术家冷冷地说,他们本来就没有衣服穿。在这幅画里,耶稣也被画成裸体,只有米开朗琪罗才有这样的胆量。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