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法国人体绘画

德国与法国是两个相邻的大国,其文化气质却是截然不同。德国人的禁欲主义和法国人的浪漫放荡早在15世纪的艺术中就表现出来。法国艺术在形式上是意大利式的,但在情趣上却是法兰西式的。没有宗教庄重美和神话美的限制,它更世俗更放纵,画家笔下的女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欲。没有哪儿的女人体像法国画家笔下的那样性感。这样的自由放纵虽然是真实的,但由于太真实而使人难以接受。

克鲁埃本是一个杰出的肖像画家,却为后世留下了一幅迷人的《贵妇出浴》。直接以现实生活而不冠以神话之名描绘女裸体在当时是不多见的。这是一个成熟的贵妇,那双细长的眼睛和微笑显示出贵族特有的高雅,丰腴细腻的肌肤被描绘得栩栩如生。身着谨服的女仆和艳丽赤身的贵妇形成鲜明对比,玉体更是光彩照人。克鲁埃的学生继承了老师的风格,形成了法兰西美术史上的克鲁埃画派。其人体代表作是《狄安娜出浴》。画中的裸体女神一个个雍容华贵,丰腴典雅。法兰西特有的贵族趣味已初露端悦。

一批意大利画家——他们是卢梭、阿巴德等人——在法国国王弗朗西斯一世的支持下,在枫丹白露国王行宫创作了一批有浓厚宫廷气息的绘画。虽然出自意大利人之手,其趣味却是法国独有的。在这批作品中,.人体画占了相当的部分。欣赏色彩明艳、形象活泼的裸体女神是法国宫廷高雅而浪漫的生活方式。代表作是《黛丝翠姐妹俩》。姐妹二人都是宫廷贵妇,两人同坐在浴缸里,面向观众,好像是在剧院的包厢;双肩丰润饱满,腰身苗条,皮肤细腻洁白,其中黑发的妹妹手指轻轻地捏着姐姐的乳头,具有明显的同性恋特征。尽管有明目张胆的色情意味,但却不失宫廷的高雅。另一幅《维纳斯梳妆》,富贵气息更浓,浴后的维纳斯坐在缸边,扭转腰身,回看镜中的丽影。枫丹白露画派的人体作品还有《猎神狄安娜》、《维纳斯与小爱神》等。其趣味与后来的罗可可艺术一脉相承。

神秘的西班牙绘画

16世纪的西班牙艺术本是一个空白,填补这个空白的是一个希腊籍的画家,他的名字是格列柯。当时欧洲画家主要有两类,大部分画家严格地遵守艺术摹仿自然的原则,少数画家如尼德兰画家则尽情地描绘传奇和幻想。只有格列柯,他的绘画表现

的是自己的个性种独特而孤寂的个性。这种忧郁的性格和

气质使他笔下的人物都有一张忧郁的面孔。甚至,他使用的色彩也是忧郁的。他研究过人体,也描绘了人体,但目的不是表现人体的自然美。《拉奥孔》是格列柯的代表性作品。在这幅画里,人体是被高度夸张扭曲了的,以指示肉体的巨大痛苦,如果是写实的人体,这种扭曲显然是不自然的。在格列柯的笔下,人体都是用粗犷的笔画出结构,没有精描细画,也没有肉体的圆滑与质感。格列柯画的大部分是男人体,如《复活》中的基督、圣徒,《圣莫里斯殉难》中的圣者,这些男人体无一例外都是瘦长的,接近中世纪的艺术趣味。有的也描绘了女人体。但是.他笔下的人体已基本上没有什么性特征,吸引人的是画面强烈的神秘的悲剧情绪和形象与笔触所独有的形式意味。从这上点而言,格列柯的艺术超前了三百年。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