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古典主义人体绘画群

欧洲艺术的基本原则——写实——在古代希腊就已确定,在漫长的两千多年中,写实艺术的深度和广度获得全面展开,成为完整的欧洲艺术审美系统或创作与欣赏系统。到了19世纪,工业文明遍布欧洲外在的生活方式之后,其势力开始渗人人们的精神生活中,传统的写实艺术受到严峻的挑战。日益广泛的自由(法律上的各种自由权力和精神自由)更推动了人们对艺术求新求变的信心,各种艺术流派风起云涌。这些流派绝大部分仍是栖身于传统艺术范畴之内,在一定程度上是历史上某一时期艺术的再版。但_各种相互对立的艺术流派的出现,明确地否定了艺术一统的规范,申张了艺术的自由原则,确定了艺术独特形象的意义与价值。

19世纪的艺术是两千多年传统艺术的总结,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几大流派古已有之,现在只是更加明确。无规则的求新求异和流派纷呈表明新时代艺术特征已露端倪。

法国已完全取代意大利成为欧洲艺术的中心,各国艺术家云集巴黎。各种艺术流派从巴黎产生并散布到欧洲其他地方。流派不仅代表一个组织,同时又是一种思潮,一种创作上的美学追求,一种与众不同的艺术形象。

崇拜传统的思想在罗马人的时代就已产生,以后代代相传。希腊的雕塑,文艺复兴盛期的绘画,在17世纪以后被各国美术学院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经典。这股被称为古典主义的思潮不仅在美术界,而且在文学界、音乐界乃至舞蹈界都泛滥成灾。它是欧洲势力最大、影响最深远的文艺思潮。

法国是古典主义的中心。普桑是最早的古典主义大师,到了18世纪末19世纪初,作为对罗可可艺术的批判,古典主义又卷土重来,并且在大革命胜利以后巩固了自己在艺术界的统治地位。

古典主义以“美”为最高创作目的,这个“美”来自于希腊。因此,古典主义者都是爱好描绘人体的,罗可可艺术也描绘人体,古典主义也描绘人体,前者被称为色情,后者则被称为高雅与美,原因就在于描绘的方法不同。古典主义把人体的美看成是极端纯洁高尚的美,没有丝毫的杂念。古典主义人体画与性没有任何关系。

大卫是直接参加了法国大革命并在理论和实践中奉行艺术为政治服务的古典主义画家,这使他的古典主义染上了浓重的革命色彩。其代表作就是《马拉之死》。马拉是一个激进的革命家,大革命中被保皇派刺杀在浴缸里——马拉患皮肤病,只能坐在用药水泡成的浴缸里工作。这幅画逼真地描绘了马拉被刺死时的情景,特别是那胸前的伤口.和汩汩流出的鲜血,使画面笼罩着悲怆的气氛。大卫并没有把马拉的形象理想化,但他制造了令人肃然起敬的悲剧气氛;画面并没有激起人们愤怒与悲哀的因素,而是像悲剧中的一个定格,英雄虽然死了,但他的英名永存。并且,死得很“美”,很庄严肃穆。大卫的另一幅人体画名作是《萨宾妇女》。罗马人强抢萨宾妇女为妻,几年后萨宾人前来复仇,就在双方剑拨弩张之际,妇女们抱着孩子出现在两军正中,结果战争被制止了。在这幅画里,大卫一丝不苟地描绘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武器,却丝毫没有混乱的感觉,特别是前景人物的描绘使人感到这是在演戏而不是战斗。那些持矛的、举盾牌的、跪在地下的动作都是精心安排设计的。而且,那些身材修长、皮肤光滑如同女人的士兵尽管穿盔戴甲,却很难使人相信他们的战斗力。这是古典画家导演出的一幕战争剧场景,目的并不是要人们直接感受战争的真情实景,只是假借战争题材以体会古典主义那庄重完整的美。

大卫去世之后,安格尔成了古典主义阵营的领导人。与前辈不同的是,安格尔主要的是研究人体,特别是女人体。他把古典主义的精描细画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创造了一批肖像式的女人体,代表作是古典主义人体艺术典范之作的《泉》。这幅画创作于晚年,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谁胆敢像这样毫不掩饰地描绘正面的女人体全身立像,即使是提香、鲁本斯、罗可可画家们也没有这勇气。恐怕在19世纪,也只有安格尔的年龄和权威才能堵住反对者的口。这幅画的题材来自于文艺复兴时期法国的浮雕。画中的人物是法国而非古希腊的少女,人体也没有过分地美化。但少女那平静如水的面容和庄重的神态却是古典主义的精髓,以至于她是女人体艺术中最暴露却最缺乏感官刺激的作品。它是一幅真正的希腊精神作品——只向人们展示人体艺术美,一种最纯洁最自然的美。安格尔的《大宫女》展出时,有人指责这个女人多了几排脊椎骨,安格尔的学生声称这是美的需要。这幅画描绘了一个既有欧洲特征又有东方韵味的宫女回眸凝视的情景。尽管帏幕香炉等刻画得精细人微,但这幅画仍是一幅表现人体艺术美,特别是女人体修长柔软的作品。安格尔精心研究了女人体的各个部分,并力图通过作品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在《瓦尔品松的浴女》中,他精心描绘了女人体肥腴的背部。除了这些肖像式的女人体外,安格尔还创作了如《土耳其浴室》、《洛哲埃罗营救安吉利卡》等有一定情节和复杂场景的人体作品,但比起那些肖像式的作品来这些大型作品就逊色多了。

安格尔是在争论中度过自己晚年的,但直到去世仍维护了自己领导者的尊严。相形之下,布格罗就不幸得多。在差不多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他几乎被人遗忘,只是近年才有人重新评价他。与其他古典主义画家崇拜拉斐尔不同,布格罗倾心的是柯罗乔和他温柔恬静的女人体。特别是意大利的少女少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成为他的艺术永恒源泉。布格罗的画在构图上有意打破写实的原则,按照自己的幻想主观处理。如《蜂巢》一画,半裸的女神来自《米洛斯的维纳斯》,她露出平和恬美的笑意,身体抬起,双手高举,端庄文静却又平和亲切,有安格尔式的美,却没有安格尔式的庄严和冷漠。安格尔着力描绘的是女人体丰腴的柔软感;布格罗描绘的女人体丰满却不失苗条,肌肤细腻洁白如玉,色调单纯柔和,好像这些人体可以随风而飘。另一幅《俄瑞阿德斯》更是别出心裁,对角线的构图,一大群女人体形成人梯,并冉冉上升腾起,一丝不挂的人体相互缠结在一起,形成似梦如幻的情景。

英国的古典主义画家以莱顿和摩尔为代表。莱顿的代表作是《普赛克沐浴》。长条形的构图是欧洲画家中很少见的。人物是英国式的,修长苗条的身体,洁白的丝袍,高高的大理石柱,构成了画面的主要因素。人体是含蓄的,描绘也没有法国画家那么细腻。摩尔的代表作是《夏夜》,描绘一群希腊少女辗转难眠的情景。画面四个人都是裸露上身。第一个坐在床上,第二个坐在床边的木凳上,双手抱头与第一个说话,两个女人体一前一后,形成呼应。第三个还卧在床上,第四个坐着正束发带。与法国古典主义相比,英国古典主义轻松活泼得多。

俄国的古典主义代表是布留洛夫和伊凡诺夫。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俄国画家特别强调画面的真实感,有现实主义倾向。布留洛夫的《庞贝城的末日》前后构思了6年,正式制作也差不多用了一年的时间,描绘了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境内那惊心动魄的一幕。面对灭顶之灾,弱小的人类只有束手无策和惊慌失措。在这样严肃的主题性作品中,画家只是根据习惯添加了一些裸体人物,尽管裸体是按古典美描绘的,但吸引人的仍是人物神态和动作的逼真。伊凡诺夫的《基督显圣》和《庞贝城的末日》差不多,在这幅宗教画里描绘了几个赤身裸体的人。不过,画家的目的似乎不是描绘美的人体。与古典美相比,这些人太瘦了,使人以为这些人裸体是因为他们太贫穷没有衣服穿。在黑暗的沙俄时代,俄国画家不可能像法国画家那样冷静地描绘人体艺术美。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