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穿上衣服之后...

导读:曾经她是苏紫紫,她因为人体模特事件被卷入舆论漩涡,网友们辱骂她、父亲指责她。如今她找到了爱她的丈夫,是一个恬淡幸福的家庭主妇。可那些痛苦的经历并没有消失,她来到《奇葩来了》,在舞台上分享自己的故事,讲述自己是如何走出这巨大的人生阴影的...



我叫王嫣芸,姹紫嫣红的嫣,芸芸众生的芸。我十九岁的时候,做那些看起来很酷的行为的时候,别人会觉得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或者觉得我是一个很激进的人,但其实我不是。我想把这种大家塑造的形象和现实之间的差距,通过这个节目、通过不断的去讲述,去把它给缝合起来,因为这是一个能够看到更真实世界的过程。


我今年24岁,是一个家庭主妇。我今天来到这里,是想作为一个后知后觉的女权主义者,来表达一下我对世界的看法。为什么会说后知后觉呢,可能大家都知道苏紫紫嘛,当年我十九岁的时候以苏紫紫的名字在我们学校的一场作业展上面,就展出了大量我不穿衣服的照片。我跟我的老师说,我想去用这样的方式去讨论,如果当我们卸下所有的社会标签、甚至连衣服这样的标志都不要的时候,我们到底是谁。


展出不到三天之后就被强制性的大众舆论,变成了讨论女性身份的展览。在这个讨论当中,我就不停地会被问到,你作为一个名校的女生,你是不是觉得“一脱成名”有一点点丢脸?也会问我,你第一次脱下衣服有没有羞耻感?会问很多很细节的问题。在这种询问过程当中,我可能觉得我的身体有一点点被物化了的那种感受。


有一天,这种生气就变成了实际的行动,我就突然不穿衣服坐到记者对面去了。在我这个可能引发争辩的行为之后,就有大概几百万条的负面评论冲过来,甚至有官方报道,说你是一个婊子,是一个不要脸、伤风败俗的女生。甚至有的人说,你知道吗,你长的特别像一只廉价的“鸡”。


在我的价值观里边,(苏紫紫)其实更像一个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当别人在挑衅自己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就想打回去一拳。那种感觉,无论我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反驳了什么、反抗了什么,在我自己的成长里边,我更多的依然是那个跟着我的父亲去说我的妈妈是一个不好的女人,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离异的时候,因为我母亲她可能有婚外情,有出轨嘛,我父亲就一直在暗示,说你的妈妈不是一个特别好的人。在我大概到十四岁初二的时候吧,他就直接跟我说:“你很小的时候她就抱着你跟情人去约会,我觉得她肯定不止那一个情人,我觉得说不定她经常带着你去的那家发廊,就是她做一些不干净交易的那种窝点。”我作为一个女生,我其实是接受这样一种价值观的吧,因为我在这种价值观里面长大的。


在十八岁的时候我的母亲陪伴我去上大学,她没有好好地照顾我,我就发脾气了。我学着我父亲的口气说:“其实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嘛,你不就是一个婊子吗?”我真的还站起来打了她一个耳光。我的母亲蹲在地上哭,哭了特别特别久。但是我作为一个女儿,我没有上去帮她。因为我觉得你活该,你背叛我家庭那一刻,你就决定了你这辈子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在我父亲看到我在网上没有穿衣服的照片之后,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王嫣芸,你他妈的什么时候跟着你妈学的,变成这样一个廉价的女人?其实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跟我母亲有区别吗?有吗?其实并没有。可能唯一的区别在于我在受到攻击的时候,能非常清楚地说出来我不什么和我喜欢坚持的是什么,而我的母亲从小就没有接受过好的教育,她从小所有的教育(权利)都是给她两个弟弟,她初中毕业就没有上过学了。



我想,为什么我在后来会觉得我应该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因为我)会觉得无论是我还是跟我一样的女生、还是我的母亲,都需要一种更平等的对待;会觉得当我们在发生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只去看事情本身,不要一开始就把性别的因素加进来、甚至是站在性别的立场去攻击——我觉得这是一种更好的表达尊敬的方式。这可能是我一个后知后觉者所理解的女权主义。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