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尔乔内与提香的人体油画

乔尔乔内是和拉斐尔一样英年早逝的天才。但是,他有拉斐尔的创造才能,却没有拉斐尔对艺术的虔诚。在那个崇尚及时行乐的环境里,他不愿意在画画上占用自己太多的时间。他是威尼斯人人皆知的浪子,特别是他那迷人的笛声很容易迷惑未成年的少女,他那天生不知忧愁的乐天性格更是招人喜欢。然而,在他不多的创作中,却显示了对人体的偏爱。显然,他曾受到古代艺术的熏陶,在他描绘的女人体中,仍保留了古典美的成分。《沉睡的维纳斯》是堪与《米洛斯的维纳斯》媲美的绘画杰作。艳光四射的美神赤裸着躺在田园中,如此这般地描绘女人体以前是很罕见的。她平静的面容显示了幸福快乐的安宁,无表情、无情节的画面把人们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那完美无瑕的身躯上。与波提切利笔下的美神相比,她更加结实,又不失女性肉体的柔软,似乎她那洁净的体内发出玛瑙般的光芒。远处是意大利常见的田园风光,朴素而宁静。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得力于画家对色彩的精妙处理。有人说画面似有悠悠的笛声,这是因为画家善笛的缘故。乔尔乔内的另一幅《田园合奏》也很闻名,描绘的是威尼斯人到乡下游乐时的情景。女人形象是希腊式的,那近乎雍肿的丰满肥胖的身躯却是威尼斯所独有的,与《沉睡的维纳斯》有很大的不同。

众多的画家和独特的地域风格,威尼斯应该产生一个拉斐尔式的画家。本来乔尔乔内是有能力负此重任的,但由于他去世太早,许多该做的工作还刚刚开始,尽管在世俗性和精妙的色彩方面乔尔乔内已有明显的风格,但他在相当程度上还保留了南方画家的特征。重视形体和明暗法渲染妨碍了色彩的自由发挥。这就像一本威尼斯绘画美学的书,乔尔乔内刚开了个头,提出了基本论点,但更独特而全面的论述却没有开始。真正完成这部对后世艺术产生重大影响的绘画美学是提香,乔尔乔内的师弟。

迷信的人也许会相信师兄的寿命移转到了师弟身上,那个时代像提香那样高寿的人是不多见的。天才,勤奋,再加上高寿,足以使提香创作大量的作品,这其中一个很大的缘故是威尼斯流行架上绘画,而少巨幅壁画。

提香跨越了威尼斯最繁荣的时代,况且他本人就是时代的幸运儿。及时行乐、追求刺激是他推崇的,是他描绘的,也是他享受的。他研究人体、描绘人体带有浓重的追求感官刺激的意味。他的几乎所有的人体作品,特别是女人体作品都带有诱惑性热情,与南方画家那庄严、完美的展示不同。

《天上的爱与人间的爱》是提香早期的代表作之一,两个女人(一个着衣,一个裸体)谁代表天上的爱,谁代表人间的爱至今众说纷纭。尽管这幅画有明显的乔尔乔内风格,但裸体女人明显的挑逗性则是提香的。《乌皮诺的维纳斯》是《沉睡的维纳斯》的模仿,却是典型的提香式模仿。静穆典雅的美被世俗真实代替,维纳斯从抽象的田园走进了威尼斯豪门宅院,满怀期待地斜躺在床上。这已不是古代的神,是身体健壮、思想解放、情欲旺盛的贵妇。抹大拉是《圣经》中一个从良的妓女,在提香的魔笔下却变成了一个健壮丰满充满性感的少妇。尽管画家描绘的是她装腔作势的忏悔,引人注意的却是她那丰满的身体,一幅宗教画没有些许宗教情绪。在《维纳斯的崇拜》、《安德罗斯的酒神节》、《巴库斯与阿里亚德妮》等人物众多的大型作品中,提香借用古代神话肆无忌惮地描绘了威尼斯人纵情声色纸醉金迷的生活。这是一群精力充沛精神彻底自由的享乐主义者,就是那些婴儿般的小爱神们也会相互拥抱和亲吻。把人体安排在如此狂欢作乐的人群中更强化了作品的感性特征。这是提香的独创,也是那个时代的标志。

提香的人体作品还有《维纳斯梳妆》、《狄安娜与阿克特翁》、《宁芙与牧羊人》、《达娜埃》等,全是借用神话的题材,描绘人间的情形和世俗味十足的凡人。


版权声明

人体迷(www.rentimi.com)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文章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

评论